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42少师眼中的奉天人
    玉小小认为她爹要是想当药人,然后再死而复生,那她不如让她爹现在就永远长眠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贤宗整个人都不怎么在状态,坐那儿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:“人死了还能再活过来,莫问还是有点本事的啊,顾子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药人,就是头发短了点,人瘦了点,莫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莫问,”玉小小挥拳就要打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直在旁边提防着他媳妇揍亲爹呢,一看玉小小要动手,伸手就把玉小小拦腰一抱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也是出手如电,拎着贤宗的后衣领子,把贤宗往后一拽。

    顾三少和国师的动作已经是尽他们的最大努力,做到最快了,可就是这样,玉小小一拳把桌子捶成渣了,飞起的一根木头,砸在了贤宗的脑门上,皇帝陛下当场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你要当药人,我成全你啊!”玉小小被顾星朗抱着,双腿离地了,还挥着拳头跟贤宗嚷嚷。

    贤宗舌头舔一下嘴唇,有点咸,伸手摸一下,再看看自己的手,好嘛,一手血。

    “太,太医,”澄观国师冲屋外喊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跟圣上有话好好说,”顾星朗抱着玉小小往后退,他不担心老丈人会发飙,他就担心他媳妇要杀爹。

    “他要当药人!”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是开玩笑,一定是开玩笑的,你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了,他闺女终于是让他见到血了!“玉玲珑!”贤宗想拍桌子,发现桌子已经不见了,只得改指着玉小小,怒声道:“你要造反?!”

    玉小小回喊道:“你当我是赵秋明?”

    “赵秋明没让朕见血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他就是个傻逼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造反,分分钟就成功,你要试试吗?!”

    贤宗手捂着心口要昏迷,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养这么个闺女?作孽吗?!

    “公主!”顾星朗抬手就把玉小小的嘴捂住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人们都听见圣上和公主在对喊造反,禁军们看将军,暗卫们看首领,他们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暗卫首领离门站得最近,这会儿面无表情,就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,公主真要造反,他们这帮人想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几个禁军的将军看暗卫首领木桩子似地站那里,几位将军相互交换一下眼神,决定自己也装木桩子吧,那对父女的事,旁人真心管不了。

    有暗卫悄声跟暗卫首领说:“国师喊太医了。”

    暗卫首领说:“太医很快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这暗卫担心道:“圣上伤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不孝女!”屋里这时传出了贤宗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暗卫首领抹了一把脸,说了句:“圣上没事。”中气这么足,圣上能有什么事?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在屋里,拖了张茶几到跟前,把一个黑瓷瓶“啪”的一声,往茶几上一放。

    贤宗抹着脸上的血,警惕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面瘫着脸说:“你要做药人,我这里就有蛊虫,只要你不后悔,我马上就让你变药人。”

    贤宗倒抽了一口气,往后退步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却是几步就走到了茶几前,看着黑瓷瓶说道:“这里面是蛊虫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吧?!”贤宗问,带个药人回来就算了,这货还把蛊虫装身上?

    枫林少师伸手,但到底没敢碰这只瓷瓶,跟玉小小说:“你带蛊虫在身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回是顾星朗开口了,说:“没有这些蛊虫,我父亲就成白骨了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将手背在了身后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倒是一针见血,问玉小小和顾星朗道:“你们要这样用蛊虫养着大将军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和小顾没想好,到底要怎么办,等大哥和二哥回来,我们一起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列祖列宗啊!

    贤宗上前几步,想起来瓷瓶里装着的是能让人变成药人的蛊虫后,皇帝陛下又往后退了两步,跟玉小小说:“没想好,你就养个药人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他不是药人!”

    “不是药人,你用蛊虫养着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顾星朗,这是她家小顾拿命换回来的人,要是死了,她不甘心啊!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别看顾小三,朕现在就问你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圣上,您还是坐下,等太医来包扎伤口吧。”流了一脸血,这位竟然还能站着没事人一样的说话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流血总比没命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不说你想死了再活吗?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

    澄观国师看着贤宗说:“圣上,您现在身体无恙,又在壮年,您为何要求死而复生呢?”

    “他脑子有坑!”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贤宗-_-,他就是有感而发一下,谁知道这一句话就让他见了血呢?

    “你也冷静一下,”枫林少师劝玉小小。

    贤宗一脸血地看着闺女,说:“谁给你的胆子跟朕动手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候说:“圣上,公主没动手。”

    贤宗指自己的脑袋,那这脑袋是他自己撞的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只是拍了桌子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?

    太医这个时候赶了来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跟神情惊愕的两个太医说:“桌子坏了,将圣上碰伤,你们快些给圣上看伤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没事人一样去看顾大将军了。

    贤宗看看这帮人,悲从心中来,他当的什么皇帝啊?这一个个当着他的面睁眼说瞎话的,说好的欺君是死罪呢?

    顾星朗把瓷瓶拿起来,放到了玉小小的手里,小声道:“收好,这东西不能拿出来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才把瓷瓶又装兜里了。 一嫁大叔桃花开 t./rjbypt

    贤宗的脑袋上多了几圈纱布,整个人顿时憔悴了不少。

    睿亲王和豫亲王不一会儿也到了,比起贤宗的憔悴,两位王爷红光满面,气色看起来都挺好,一点也不像是刚遭了一场难的样子,

    豫亲王一看贤宗的脑袋,就一脸关切地问道:“圣上,您这头怎么伤了?”

    贤宗眼珠转转,说了句:“朕力擒赵秋明,受了点小伤,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,”枫林少师掩嘴咳了一声,奉天这帮人,其实都是很不要脸的货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