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47公主说,我不会原谅她
    “这事别告诉小顾,”看着顾大将军良久之后,玉小小跟澄观国师和枫林少师道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为何要隐瞒?”枫林少师问。

    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,”玉小小说:“如果我爹真的能好,给小顾个惊喜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却说了一句:“莫问这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:“没错,那个死秃是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一眼虚掩着的房门,小声说道:“虽然死人可以被制成药人,但大将军这样的,我觉得不可能是死后变成药人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又一次嗅到了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摇头道:“不可能,顾大将军当年战死,尸体由他的亲信侍卫们收敛,很多人看到过他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了一句:“如果那个战死的人,本就是个假的呢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这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两军对阵,人员众多,想李代桃僵,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他的内脏要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“莫问跟我说过,”枫林少师说:“越强大的人,脏器就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那个死秃给我爹换了更为健康,功能更加强大的脏器?”玉小小问:“他有这个本事吗?”

    “死千人,总有一个是可以成功的,”枫林少师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澄观国师说:“国师你看见没有?他知道死秃在反人类,他就是什么也不说,死秃不坑他,他一定不会背叛死秃的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一笑,说:“公主早就说过我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玉小小说:“就是你坏的程度让人惊叹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”澄观国师念了一句佛。

    “佛祖也救不了他,”玉小小说了句:“这货就欠遇上莫问这样的死秃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们还是接着说顾大将军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说:“按你的意思,我爹当年没死,被莫问活捉了去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点头,道:“大将军这样,一定不可能是死后被制成的药人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小顾他妈带着小顾上永生寺,求莫问救活一个替死鬼,把小顾送到了莫问的手里,”玉小小说:“这也就是说,莫问花这么大的力气,他是想得到小顾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听完玉小小的话后就是一惊,这么说来,公主知道顾星朗的事了?

    枫林少师飞快地看着澄观国师一眼,将头点了点。

    “死秃就是个精神病,”玉小小说:“他想要小顾,把小顾抱走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当年顾言若离开永生寺,”澄观国师道:“之后,顾家就无人去过永生寺,哪怕莫问亲自开口相邀,顾家人也是一味地拒绝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他们不去,那死秃不会派人来抢吗?永生寺的人很能打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到顾星朗的同时,让顾家也消亡不是更好?”枫林少师道:“那时顾辰年纪已经大了,顾家的主心骨就是顾子扬,只要顾子扬一死,顾家老的老,小的小,想在奉天立足,异常艰难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倒吸了一口冷气,她还是低估了莫问的凶残程度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小声道:“不过他小看了言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顾他妈从头到尾就是被死秃在耍着玩吗?”玉小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被莫问耍着玩的人很多,不多徐氏这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沉默了半天,又问了一句:“就因为小顾是破军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皱眉道:“我听过这个说法,不过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,我不太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,”玉小小坐在了坐榻边上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看着玉小小,涩声道:“公主你知道驸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不等澄观国师把药人两个字说出来,玉小小就说道:“不过小顾的情况还在可控范围之内,所以他暂时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总要解决啊,”枫林少师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指着顾大将军说:“我能把我的这个爹救回来,那我就能救小顾,不就是开个脑袋的事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默了一下,说:“把脑袋打开是小事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爹的脑袋我就开过,”玉小小说:“现在看恢复得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不出声地嘀咕了一声:“怪物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是怪物?你给个大怪物当徒弟呢,小怪物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他说话不出声也不行?

    澄观国师在心里默念了一段佛经,才开口道:“再等等看吧,希望他们父子都能无恙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咂一下嘴,说:“我的这个爹要是真能痊愈,我给他再找一个好女人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,跟玉小小说:“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说我要给我的这个爹重新找一个真爱!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嘴角抽了一下,说:“那徐氏呢?”没听过儿媳妇作主,把婆婆休出家门的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自己的丈夫死没死都不知道,她也敢说自己对我爹是真爱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你爹是圣上,这个是你公公,麻烦你说话的时候分一下,你说话让我听着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?”玉小小说:“在我的认识里,太监的另一个称呼就是公公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瞪着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认真道:“你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过了半晌,把手一挥,放弃道:“算了,你接着说吧。”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“她还漠视小顾的生命,”玉小小接着道:“这个女人放弃了小顾,我不会原谅她的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公主,她只是中了莫问的奸计,那么多的人都分辨不出真假,你让她一个后宅妇人如何分辨得出来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行,这是个理由,那她把小顾交给莫问的事呢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她其实也可怜,公主你可以怪她,但尽量试着不要去恨她吧,不管怎么说,她是驸马的亲生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她才更不可原谅,”玉小小声音冰冷地道:“知道她最可恨的地方在哪里吗?小顾的命在她的心里,竟然是个可以交换的物品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