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49圣上说,朕不如玲珑
    一个太监蹲下身,将塞在初秋嘴里的布团拿出来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初秋的尖叫声,响彻了整个慎刑司地牢。

    贤宗被这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弄得往后退了好几步,这声音在贤宗听来,完全就不是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蹲下了身,用手抬起了初秋的下巴。

    初秋大张着嘴尖叫,脸上的肌肉活动,已经结了血块的伤口又一次崩裂开来,血淌了澄观国师一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,”贤宗命众人道。

    太监总管带着众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贤宗蹲在了澄观国师的身旁,小声问道:“她是药人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的手指在初秋的左脸颊上一划拉。

    贤宗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块肉从初秋的脸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叹了一声:“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罪过?”贤宗又用手帕捂着口鼻了,他晕血啊!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莫问给她服过药。”

    贤宗身子一跳,但到底没有弃国师而去,但手一抖,手帕子掉地上了,皇帝陛下瞪大了眼看着国师说:“她,她真是药人?朕,朕这是,这是跟个药人睡过了?!”

    这话在澄观国师听来,真心伤耳。

    看澄观国师不说话,贤宗把嘴一捂,说:“朕找个地方去吐一下。”跟药人睡过了,他会不会也变成药人?贤宗这会儿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看贤宗哆哆嗦嗦地起身要走,才道:“圣上放心,她不是药人。”

    贤宗松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又能活了。

    “她替莫问办差,”澄观国师站起了身,拿了自己的一块巾帕擦手上的血迹,跟贤宗道:“莫问自是要确保这女子不会背叛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毒药?”贤宗问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这女子已经无大用了,”澄观国师把沾了血迹的巾帕往地上一扔,道:“是杀是留,圣上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无大用了?”贤宗说:“玲珑还说留着她,让她去指认莫问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一笑,道:“没有药,这女子就会痛苦不堪,直到自残而死,这些绳锁到了最后是捆不住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还想给这秋氏寻找解药?”澄观国师不等贤宗把话说完,就问贤宗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,”贤宗忙就否认,他救这女人?那他闺女那里,谁能救他?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,无可救药,”澄观国师低头看着初秋说道:“圣上尽快下决定吧,不想她再受折磨,就尽快将她处死。”

    “咕噜,”贤宗吞咽了一口唾液,这就是所谓的我佛慈悲吗?还是从永生寺出来的货,其实都一样的凶残?

    初秋这时一头撞向了墙壁。

    贤宗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四肢被绑,初秋这一撞没能用上多少力量,所以没能撞死在墙上,可是脸能挨着墙后,初秋将脸贴在墙上蹭了起来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方才轻轻一碰,初秋脸上的肉都往下掉,这样大力地一蹭,墙根下瞬间便堆积起了碎肉。

    “她,”贤宗手指着初秋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她这会儿或许是脸上发痒,”澄观国师道:“圣上没见她这会儿感觉很舒服吗?”

    这女人叫得地牢顶都要掀了,这女人还感觉很舒服呢?贤宗看着澄观国师,问了句:“国师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圣上真要与莫问为敌了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现在还有能跟莫问合好的可能吗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点一下头,转身往地牢外走。

    “国师这是何意啊?”贤宗问。

    在初秋持续不断的尖叫声中,澄观国师也没办法小声说话,跟贤宗大声道:“贫僧只是有些不放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是不是被国师怀疑加鄙视了?

    “圣上不想秋氏现在就死,那我们就走吧,”澄观国师跟贤宗说:“秋氏无药,活不了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贤宗回头又看了初秋一眼,初秋的脸上已经现了白骨,狰狞可怖,看着这张脸,贤宗突然就想不起当初初见这女人时,这女人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剌耳的尖叫声中,赵秋明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间囚室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贤宗听见赵秋明的声音,脸色顿时就一沉。

    “圣上,”赵秋明在囚室里大声喊叫道:“圣上,罪臣是迫不得已啊,圣上!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见贤宗站着不动,便劝道:“圣上,我们还是出去吧。赵秋明此人已经无信用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”赵秋明说:“若是莫问以公主的性命相迫,圣上会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贤宗迈步就走到了关着赵秋明的囚室前,冷声道:“莫问是玲珑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“圣上啊,”囚室里传出赵秋明以头撞地的声响,赵相爷哽咽道:“罪臣只求圣上能明了罪臣的处境,罪臣罪该万死,不敢求圣上的饶恕,罪臣只求圣上不要株连罪臣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贤宗哼的一笑,道:“你起兵作乱之时,怕是没想过要放过朕的族人吧?”

    赵秋明在囚室里连连磕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朕不是莫问,”贤宗道:“玲珑也为你说情,说此事与赵北城和你的三女无关,所以这一次朕不诛你的九族。”

    “罪臣谢圣上,谢公主,”囚室里又传来一声额头大力撞地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唉,”贤宗叹道:“是朕有眼无珠啊。”

    囚室里传出赵秋明的痛哭声。

    贤宗转身往外走,路过关着初秋的囚室时,也没有再侧头去看仍在痛苦尖叫的初秋一眼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跟在贤宗的身边,亦是无言。

    眼看着快走到这段地道的尽头了,贤宗突然跟澄观国师道:“朕不如玲珑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?”澄观国师疑惑道。

    贤宗哈得一笑,走出了地道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t./r278rmv

    地牢外,一场春雨不期而至,只是春雨不润路,细雨纷飞,地面却是不湿。

    贤宗背着手站在廊下,看了一会儿飘雨的天空,突然一指慎刑司的太监总管,道:“将这奴才给朕拿下。”

    不等这太监总管反应,两个大内侍卫就上前,将这太监反扭了双臂,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太监总管惊慌喊道:“圣上?”

    “赵秋明如今必死无疑,你却还愿为他做事,”贤宗神色平常地看着这太监总管道:“看来你对他倒是忠心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