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52圣上想,朕得弄死莫问
    “恬儿就怕表哥为难,”阮恬在被中瑟瑟发抖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老夫人把阮恬半抱在了怀里,想到这个傻丫头白天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,老夫人就心疼,她的这个侄孙女儿,何时受过这样的罪?

    “公主为什么不喜欢恬儿?”阮恬哭着问。

    老夫人摇头道:“不说她。”

    阮恬委委屈屈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我这里把伤养好,”老夫人又跟阮恬说:“你回家后也不要怕,有我这把老骨头在,总要给你这丫头寻一门好亲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,”阮恬叫了老夫人一声。

    老夫人将阮恬脸上的眼泪擦了擦,小声道:“你的心事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听老夫人这话,阮恬的身体顿时就是一抖。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,”老夫人说:“你与那个混小子一起长大,心里有他,这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阮恬仰头看着老夫人,突然就又哭了起来,说:“姑奶奶,恬儿是不是太不知羞了?”

    老夫人还是伸手替阮恬擦着眼泪,叹气道:“你今日也见到公主了,她容不下你,星朗又是个耳根软的,恬儿啊,姑奶奶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。”

    阮恬马上就跟老夫人哭道:“表哥不是火坑。”

    “伺候公主的人还没有回京,”老夫人说:“所以你今日没见到那些人,你这丫头要是落到她们那帮人的手上,半日你都活不过。”

    阮恬在老夫人的怀里呜呜直哭,她害怕,第一次面对皇权就差一点丢了性命,只是想着顾星朗,阮小姐又不甘心,她想了顾星朗这些年,如今好容易她可以再住在顾府里了,就这么放弃吗?“表哥的日子是不是不好过?”阮小姐问老夫人道。

    老夫人被阮恬问得心中一疼,恨道:“这就是他的命!”

    阮恬把头低下,等她的断骨长好,这不是还有时间吗?再试一试吧,阮小姐跟自己说,玲珑公主模样很好,只是举止粗鄙,她的表哥怎么会喜欢一个这样粗鄙无礼的女人?

    “睡吧,”老夫人哄阮恬道:“多睡觉,伤口才能好的快。”

    阮恬听话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徐氏夫人的房中,孙氏夫人守在婆婆的床前,回府之后孙氏夫人还没得着空休息一下,这会儿实在撑不住,打起了嗑睡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徐氏夫人大声喊叫着,从昏睡中醒来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的嗑睡被徐氏夫人的这声喊给喊没了,见徐氏夫人自己坐起身来了,忙就道“母亲您醒了?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坐在床榻上,睁着眼,可人却还像是在梦中,四下里看着,嘴中低声道:“将军回来了,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氏夫人被徐氏夫人的样子吓住了,她婆婆嘴里喊着的将军是谁?

    徐氏夫人冲着门外喊了一声:“将军?”

    门外烛光闪烁,人影绰绰,只是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这时却想明白过来了,虽然这一府的男人都是将军,可她婆婆不会喊老爷子将军,也不会喊三个儿子作将军,能被她婆婆喊作将军的人,只有她那个死去多年的公公。“母亲,”孙氏夫人轻轻推了推徐氏夫人,小声道:“您是不是做梦了?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看向了自己的长媳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看着徐氏夫人笑道:“母亲,您醒了吗?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的目光渐渐地又变回了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更是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母亲,这一天都过去了,要用些饭食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三弟呢?”徐氏夫人问道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知道徐氏夫人可能会不高兴,但脸上还是带着笑道:“圣上赐了公主和三弟一处宅子,他们小夫妻俩去新宅那里了,儿媳听说那宅子很不错,是老瑞亲王的宅子。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语调平淡地道:“他搬出去住了?”

    孙氏夫人笑道:“母亲,三弟是尚公主的人,搬出去是迟早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,”徐氏夫人命孙氏夫人道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说:“母亲,这么晚了,您还要去哪里?大夫说您是累着了,要好生歇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佛堂,”徐氏夫人也不看就坐在自己跟前的孙氏夫人,看着门外道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只得伺候徐氏夫人穿衣下床,又喊丫鬟婆子进来,帮着她搀扶徐氏夫人去佛堂。

    进了佛堂,徐氏夫人见佛堂窗明几净,香炉里的香也燃着,点一下头,跟孙氏夫人道: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孙氏夫人说:“母亲,还是先用些粥饭再礼佛吧。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跪在了佛前。

    看看已经不准备再理睬自己的婆婆,孙氏夫人只得是带着丫鬟婆子们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佛堂里就自己一个人呆着后,徐氏夫人扑倒在了观音像前,急声问道:“菩萨,我梦见我家将军了,是不是我跟将军再见的日子近了?”

    观音大士面带微笑,满目的慈悲。

    徐氏夫人跪拜在佛前,神情已经是癫狂。

    顾星朗和玉小小相拥着躺在暖被中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明天不知道大碗菜馆开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好了,”顾星朗说:“不开门,我们就去别处找烤鸭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在顾星朗的怀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相拥而眠,不管明天又会面对何事,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,好像日子就总能过下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春雨仍是下个不停,却又更显得屋中寂静。

    贤宗却在这时,又一次站在了慎刑司的地牢里。

    囚室的门大开着,初秋躺在地上扭动挣扎,嘴仍是大张着,却叫不出声来了。 -~*笔♣阁?++

    贤宗拿染了香的手帕死死地捂着口鼻,看着眼前这个通体血红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,这是她自己弄的,”新上任的慎刑司总管太监,脸色惨白地跟贤宗禀告道,显然初秋将自己全身皮肤撕挠掉的惨状,将这位见多了刑讯的大太监也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还活着!”贤宗不相信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啊,”总管太监说:“她,她还能动!”

    这就是永生寺,贤宗看着地上似是求死不能的初秋想着,这就是永生寺的手段!他得弄死莫问,不管是为着谁,为苍生也好,为玲珑也好,为自己也好,他得弄死莫问,恶鬼就应该呆在地底下,他不能让一个恶鬼活在人间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