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65三少说,没有虫
    玉小小被顾星朗问傻了,二哥说漏嘴了,还是二哥在她家小顾的面前坦白从宽了?

    “小小?”顾星朗抱着玉小小的力道很大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顾星朗,短短的几秒种,公主殿下的脑子里至少闪过了十七八个念头,知道真相才能更好的面对,这是玉小小接受的教育,可是看着顾星朗的脸,苍白的皮肤,凝结的血块,干涸的嘴唇,她家小顾这会儿好像是个易碎的玻璃制品,轻轻一碰就会坏掉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了摇头,说:“你不要骗我。”他莫明其的疯病,看着活人的厌恶感,嗜血,好杀,对比一下那些以人为食的药人,他跟药人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玉小小摸摸顾星朗脸上的血,说:“你又疯癫了?去杀人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你告诉我,我是不是被莫问制成了药人?”

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头一低,她家小顾知道真相了,她还怎么把这事忽悠过去?还是,玉小小又抬头顾星朗,她把小顾敲晕了,先把今天晚上过过去再说?

    看玉小小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张面瘫脸,顾三少心里又疑惑了,如果他真是药人,他的公主会这么无动于衷吗?(你媳妇地球毁灭了,也会是这张脸的,面瘫是病,无药可药可救啊!o(╯□╰)o)

    “谁说你是药人的?”玉小小这时候反守为攻道: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是谁说的重要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当然重要,骂你是药人,我能不揍死这混蛋吗?说吧,这个混蛋是谁?”如果这个人是二哥,那就当她没骂过,如果这个人不是二哥,哼哼,玉小小在心里决定,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混蛋的!

    “我,”顾星朗想说我听见了二哥和母亲的对话,我什么都知道了,可是话到了嘴边,顾三少又羞于启齿了,说自己的母亲以子换夫?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亲生母亲,玉小小会怎么看他?会怎么看他们的这个家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怎么了?你倒是说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松开了玉小小,坐在了身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的天,小顾你有话就说啊,大嫂喊你回家,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杀了阮氏的奶娘,伤了一个更夫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挠头,表妹的奶娘跟更夫挨得上吗?“那什么,”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你是撞破他们的奸情了,所以你站在道德的高度上,替奶娘的丈夫出手教训这对奸夫哪啥妇的?”(要原谅公主,公主殿下从来就不具备高大上的思维能力╮(╯▽╰)╭)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嫂喊你回家就为了这事啊?我去,大嫂威武!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想又说:“不过偷会个情人,要闹到送命的地步吗?小顾,你出手也太狠了点,这个奶娘跟更夫滚床单的时候,被你们抓了个现行,还死不承认,所以你才下手杀她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我跟你说,女人找情人,百分之九十的原因,是因为她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玉小小,原本他愤怒,痛苦,无措,还惊惶不安,现在被玉小小这么一通胡说八道,顾三少没啥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又软又甜不是好人,”玉小小这个时候又得出了一个结论,跟顾星朗说:“她奶娘这么寂寞,她就应该为她奶娘找个真爱,这才叫有责任感。你看我,我就一直在给嬷嬷找真爱呢。哦对了,嬷嬷以后找到了真爱,我事先跟你声明啊,那是真爱,不是偷情。”别最后她的奶娘找个老伴想过日子了,被她家这位再当那啥妇给宰了,那她就得找地方去死去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有些艰难地开口道:“不是奸情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说:“不是奸情?那你怎么不早说,害我说这半天的话?”

    顾星朗-_-,你给我机会说话了吗?

    “不是奸情,那是因为什么?”玉小小抱着膀子看着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犯病了,就杀了她,伤了更夫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以前她家小顾疯癫完了会昏迷,现在不但不昏了,还能自己回家,她家小顾体内的蛊虫进化了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你跟我实话,我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有疯病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干嘛怀疑自己是药人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看自己的手,想到那些被剖开身体的药人,顾三少突然就将佩刀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瞪眼,这是说着话又疯癫了?

    顾星朗拿刀就把自己的左臂划开了一个口子,从胳膊肘一直划到手腕。

    “小顾!”玉小小伸手就把顾星朗手里的刀夺了下来。

    血从伤口里涌出,滴在地上,鲜红一片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没有虫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也仔细看顾星朗的伤口,的确是正常的人体。

    “小小?”顾星朗突然又无措了,抬头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的刀往地上一扔,说:“英雄请按着伤口,我去拿药箱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

    伤口被顾星朗弄得太大,血自然也就流得多,卧房的空气里很快就有了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床榻上躺着的顾大将军这时张了张嘴,双手也微微活动了一下,只是玉小小顾着翻药箱,顾星朗看着自己的伤口发呆,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玉小小从药箱里翻出纱布和伤药。

    顾星朗却在这时道:“血腥味怎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头,他是不舒服,闻着自己血的味道,他的头好像又开始疼了。 ~~..

    玉小小把屋里的窗户都推开,夜风吹进屋中,屋中的血腥气很快就淡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不是舒服点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闭着眼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再看顾星朗的伤口,发现纵贯了顾星朗半个臂膀的伤口已经开始血液凝固了,这比正常人血液凝固的速度要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