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66小顾别怕,有我在呢
    玉小小替顾星朗包扎了伤口,又自认为很心灵鸡汤,其实听在顾星朗耳中就是胡言乱语地说了一通,趁着顾星朗分神的档口,从顾星朗的伤口里刮了一点肉下来,动作飞快地装进了一个小陶罐里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要想知道顾星朗的体内是不是有大量的蛊虫存在,那看看顾星朗的肌肉组织里,有没有虫卵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管玉小小处理伤口的动作有多迅速,但皮开肉绽,顾星朗多多少少都会感觉到疼痛,可是现在,顾三少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什么疼痛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包裹顾星朗伤口的纱布打了一个结,说:“行了,这几天你别想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我真不是药人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还想怎么地?把肚子再剖开来看看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事不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要是药人,你不咬死我?求别瞎想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玉小小,他是没有想咬死玉小小的心思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刚刚说莫问,你确定是莫问害你得疯病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反问道:“你不是说过,我着了莫问的道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是,你杀了个奶娘,伤个更夫,回来就问我你是不是被莫问变成了药人,这是什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抚额一叹,说:“父亲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把话题跳转得这么大,这样真的好吗,少年?

    顾星朗起身往床榻前走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着顾星朗走,说:“你别话说了一半不说啊,大嫂喊你回家干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了床榻边上,说:“二哥命人把阮氏送去东门驿馆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下子高兴了,二哥威武啊!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二哥因为父亲的事,将母亲送去佛堂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顾星朗说母亲,玉小小原本还有笑意的眼睛,又变得漠然了,说:“她活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就将玉小小拉到了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玉小小顺势就把顾星朗的头往怀里一抱,说:“咱爹只要不死,那就有希望,小顾,咱们得乐观点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没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奶奶怎么样了?她知道多软又甜的真面目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笑,说:“她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?”玉小小说:“她怎么会这么固执呢?要我去跟她谈谈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的神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顾星朗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,然后露出了玉小小喜欢的那种笑容,他媳妇竟然还想去跟祖母谈,这二位说话一向是驴头不对马嘴,要怎么谈?顾星朗想像一下这场面,就想笑,虽说老太太不喜欢公主,可公主也真没让老太太欺负到,老太太气了个半死,他媳妇还觉得她们关系很好呢。

    玉小小误会了顾星朗的这个笑,说:“行,我明天去找奶奶谈谈人生好了,小顾你放心,我一定不动手,我会跟奶奶摆事实说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叹了口气,说:“二哥把我们赶出家门了,说大哥回来之前,我们不可以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又傻眼了,她和小顾做什么了,就被二哥赶出家门了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等大哥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个家缺了大哥,好像就不能玩耍了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二哥要带二嫂和旭儿去望乡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去过日子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早就该带二嫂和小旭儿去望乡关啊,”玉小小说:“二嫂在京城又不干活,他们夫妻俩个为毛要长期分居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一个嫁入侯门的妇人要干什么活?

    “那大哥为什么不带大嫂和小旬儿他们走呢?”玉小小又问了顾星朗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驻守边关的大将,家人不在京城,皇帝陛下怎么能安睡?顾家的女眷们,说到底就是顾家压在奉京城的人质,只是这话,顾星朗看着玉小小,笑道:“大嫂要管家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把家搬到望乡关去不就行了?”搬个家而已,这是一件很难的事?

    “大哥大嫂的事,我们就不要管了,”顾星朗抱着玉小小,手在媳妇的屁股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玉小小觉得自己得找时间跟大嫂谈谈了,她不能让大哥常年守空床。

    “去睡吧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就这么一脸血的去睡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跟顾大将军说:“父亲,儿子跟公主去休息了,明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知道顾大将军听不到,但玉小小也跟顾大将军说了句:“爹,晚安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抱起玉小小就走。

    门外的哑巴太监,看见这二位这样出来,脸部肌肉僵硬,慌忙就把头一低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若有事,你就来报我。”

    哑巴太监冲顾星朗点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抱着玉小小往他们自己的卧房走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在回房的路上遇上了两拔寻夜的人,人们看见驸马横抱着公主走路,都是吓得纷纷低头,不敢直视这二位。

    顾星朗现在对周围的环境有一种麻木感,没心思在意旁人的眼光,想抱玉小小,他就抱了。至于玉小小,对于一个天生没节操没下限的货,男女大防这些的,对这位有意义吗?

    顾星朗抱着玉小小回了房,将房门踢上,就抱着玉小小往床上一倒。

    玉小小用手替顾星朗擦着脸上的血。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亲吻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你不洗脸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喊了一声:“小小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抱住了顾星朗的脖子,她看得出来,她家小顾这会儿是想来一发的。

    顾星朗向玉小小索求,急切且狂烈,母子之情在今晚荡然无存之后,顾星朗急于用另一种情感来添补心中的这片空白。哥哥们有自己的家,而他只有他的公主。 医妃狠凶猛:http://t.cn/RAjbWDR

    木床发现剧烈的吱哑作响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被顾星朗弄得有些失神,不时轻哼出声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在卧房门外站了一下,随即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顾星朗喊着玉小小的名字,沉沦在只有他和玉小小的天地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抱着顾星朗,在顾星朗的耳边小声说:“小顾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