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78观棋不语真君子
    “公主将潇儿和泞儿救了出来,”赵北城让周氏夫人看自己抱着的两个小侄子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周氏夫人背过身去,将流出的眼泪抹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好的结果了,”赵北城跟周氏夫人说。三岁不到的小孩,只要大人不教,就不会恨,所以赵北城才敢厚着脸皮去求这个恩典,至于赵家的其他人,赵北城不敢,也根本没有想过要救。

    周氏夫人点点头,眼见偌大的一个家,落到了这样的地步,周氏夫人忍不住还是落泪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吧,”赵北城转身面向了周氏夫人,小声道:“日子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周氏夫人应了一声,跟在了赵北城身后。

    小客栈简陋的大堂里只点着一盏油灯,照亮巴掌大点的地方,整个大堂还是黑黢黢的一片。

    赵北城走着走着突然回头看身后的周氏夫人,这个女人不管是富贵还是落魄,都是跟在自己的身后,不曾离去。

    周氏夫人见赵北城看自己,便摸一下自己的脸,说:“相公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北城看着周氏夫人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氏夫人一愣,随后笑了起来,小声道:“我只是等在这里,何谈辛苦?”

    赵北城还是赵家大公子时,身边女人无数,花天酒地的日子没少过,如今再想想那时的日子,赵北城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周氏夫人叹了一口气,道:“相公,我们回房去吧,这样的日子妾身过得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落难,”赵北城低头看着周氏夫人道:“我也不知道要看看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周氏夫人轻轻拉一下赵北城的手,轻声道:“那我宁愿你永远不要看见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赵北城先是不懂周氏夫人的话,随即想明白后,赵北城眼中一热,几乎落下泪来。这女人宁愿一世不得爱,只希望他不要受磨难?

    “走吧,”周氏夫人这一回走在了赵北城的身边,说:“明日我们还要去送父亲他们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赵北城慢慢地带着周氏夫人走进客栈无光的后院里,脚下是泥地,空气里充斥着牲畜棚散出的膻臭味,环境恶劣,但赵北城心中平静,他做错过很多事,但上天待他不薄,给了他一个好女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路跑回家,先去厨房拿了两个馒头几口啃了,这才找顾星朗一路找到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这时后花园凉亭中的两个人“撕杀”正酣,棋局正在难解难分之时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见玉小小回来,忙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顾星朗,你这个时候走,就算逃跑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伸头看看棋盘,知道这是围棋,就是啥也没看懂。玉小小说:“小顾,你先别管我,你先把文枫林打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很快就要败了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这最多就是和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在顾星朗的身边坐下了,说:“我家小顾说你要输,那你指定要输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玉小小笑了笑,说:“那要是和棋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就这么没有追求吗?下棋跟干架一样,总要弄个输赢出来的啊。你要不想弄死我家小顾,你就不要下棋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为什么事情到了这货的嘴里,就能变得血腥起来呢?

    “小顾,上,”玉小小拉顾星朗的手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下子只得更加认真了,他不能在媳妇的面前丢份啊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公主,观棋不语真君子,你可不能偏帮驸马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个你放心吧,我连看都看不懂这玩意儿,我要怎么帮忙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险些把手里的白子落错了位置,惊讶道:“你不会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要忧国忧民呢,哪有空学下棋?吃饱了撑得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所以他们这些会下棋的人都是吃饱了撑得?啊,不对,这货还说自己忧国忧民来着,要不要这么恬不知耻啊?

    “跟我透个底,”玉小小在枫林少师心中神兽狂奔的时候,耳语着问顾星朗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盘上的棋局,小声道:“基本上是和局,不过我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“叭唧”一口亲在顾星朗的脸上,给顾星朗加油道:“你一定行的!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身子一僵,随即就是一笑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玉小小一口亲在顾星朗的脸上,枫林少师吓了一跳,这二位当着他的面,就一点顾及也没有吗?

    玉小小催枫林少师说:“少师,现在该你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落子,”顾星朗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落子,”玉小小说:“你快点落子啊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玉小小,目光微动,在棋盘上落了一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这二位下棋,没一会儿就看得头昏脑涨了,觉得自己撺掇她家小顾争这个胜利太作死了,有坐这儿下棋的工夫,他们都能来一发去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夜深露重了,玉小小把茶水喝完了,瓜果吃完了,顾星朗和枫林少师的这一盘棋还是没有分出胜负来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捏着黑子,看着棋盘,想了半天也没有落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打呵欠,想着看这二位的架式,她是不是再去找点吃的来?

    “兵行险招,”枫林少师跟顾星朗道:“你这样能有几份胜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不试一下,怎么知道行不行?你的棋路很怪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吗?怪在哪里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这棋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玉小小打断了枫林少师的话,说:“就当我没问吧,你说了我也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听闻公主你琴棋书画皆通的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真傻,谣言你也信?”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高调承认自己不学无术的,啥也不会,这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吗?!

    大冬这个时候跟着一个管事嬷嬷,走过了蜿蜒曲折的游廊,走到了凉亭下。

    管事嬷嬷冲凉亭里的三人行礼,道:“公主,奴婢把大冬姑娘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大冬,跟玉小小说:“是二嫂命人把她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扭头看向了亭外,看见大冬的脸后,愣住了,手中的黑子掉在了棋盘上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