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79三少说,我就喜欢你
    玉小小看看从枫林少师手中掉落,掉在棋盘上的棋子,突然之间,玉小小就感觉自己悟了一些什么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大冬,最后一叹,道:“她不是二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她是大冬,二秋的双胞胎姐姐,你觉得这妹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没明白玉小小的意思,说:“什么怎么样?”

    顾星朗能明白媳妇想干什么,抚额道:“公主,少师是出家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头发都长起来了,他还出啥家啊?二秋是他真爱,小顾你忘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头发半长的枫林少师,问枫林少师说:“你回永生寺的时候,这头发得剃掉吧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点头,说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撇嘴说:“那也是暂时的啊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公主,你喊这个大冬妹子?她看上去年纪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重点,”玉小小说:“你对这个妹子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会儿有些明白玉小小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说不定她的耳垂上也有纹身呢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摇头道:“我听说苗地女子可以多夫,男子不可以多妻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没纹身也没关系,你就说说你的感觉吧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又看向了大冬。

    大冬这会儿完全就听不懂亭中三人的对话,低头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摇头道:“长相一样,可她不是二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试着跟她处处?”玉小小建议道:“她是个老实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枫林少师小声笑道:“驸马说的对,我是个出家人,日后就是不在永生寺,我也会找一处寺院潜心修佛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跟管事嬷嬷道:“带她下去休息吧,这位姑娘身份特殊,不要怠慢了她。”

    管事嬷嬷应了一声是,示意大冬跟自己走。

    大冬却在这时鼓足了勇气,问玉小小道:“公主,你知道我妹妹的下落?”

    玉小小手一指枫林少师说:“问你妹夫吧。”

    “妹夫?”大冬惊道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

    顾星朗冷道:“二秋做过什么,你心中清楚,犯下欺君之罪的人,你觉得她现在会在哪里?”

    大冬脸色一白,说:“她,她死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冲管事嬷嬷挥一下手。

    管事嬷嬷拉了大冬一把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大冬游魂一样地跟着管事嬷嬷走了。

    “她跟二秋不一样,”枫林少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跟你说,大冬比二秋好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将棋盘上的棋子一推,说道:“这棋明日再下吧,我累了,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枫林少师头也不回地走了,玉小小问顾星朗说:“他这是发脾气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玉小小起身,道:“想起二秋,他又难过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冬长得不漂亮吗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走下了凉亭,小声道:“情爱之事,哪能只看长相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顾星朗,说:“我喜欢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笑,说:“回房吧,你不是买饺子去了吗?饺子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顿时就又感觉肉疼了,说:“别提饺子了,我连钱包都没能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玉小小,他不相信还有人能打劫他媳妇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赵北城的事跟顾星朗说了一遍,摇头道:“周家妹子人真心不错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关心的不是周家妹子好不好,问玉小小:“圣上饶过赵北城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听顾星朗这么一问,想起来赵北城跟她小顾有仇来了,看看顾星朗的脸色,说:“你还想找赵北城报仇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什么时候说要报仇了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知道他住在哪里,我陪你去打断他一条腿?”

    顾星朗没好气地说:“他当初害我残了双腿呢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说他以后要去种地,咱们给他一条活路,就打断他一条腿吧,不行,你明天去刑场砍了赵秋明的脑袋好了,反正二哥是监斩官,随便你怎么虐那个奸相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在玉小小的头上敲了一下,说:“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?赵秋明都要死了,我要虐他干什么?我只是怕赵北城对圣上有怨恨之心,日后他会对圣上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暗卫和禁军们真是饭桶吗?”玉小小满不在乎地道:“走,去看看咱爹,然后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没说好,雨点从天而降,落在了两个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玉小小抬头看看天,喊了一句:“没完没了吗?!”她回京这些天了,就没见过几天太阳!

    顾星朗笑着拉玉小小走,说:“天下雨你也要生气?屋里还有一盒米糕,你要不要吃?”

    “吃,”玉小小点头,说:“自带技能,光吃不长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笑着叹气,不自觉地看一眼玉小小的小胸脯。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也看看自己的小胸,撇嘴道:“看着我这里,你是不是觉得又软又甜好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个公主抱,把玉小小抱在了手里,说:“我没表妹,别乱给我认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玉小小咂嘴说:“没有奶奶,哪有你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用嘴堵住了玉小小的嘴,亲完了在玉小小的嘴唇上咬了一下,说:“我不喜欢她,我就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玉小小满意了,说:“行,我们去滚床单吧。”

    春雨落下时,帝宫慎刑司的牢房里,赵妃听见牢房门响,忙就在脸上挂上了悲凄的神情,哽咽着喊了一声:“圣上?”

    牢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灯光照进牢房里。

    赵妃被灯光剌得眯缝着眼,看见来人是花妃后,心下再次绝望。

    花妃打量赵妃一眼,冷笑道:“你觉得圣上还会来看你?”

    “你,”赵妃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让她接旨,”花妃却不想听这个昔日争宠的对手再说话,命左右道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http://t.cn/R278rmV

    两个嬷嬷上前,将赵妃按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贤宗的这道圣旨,将初秋说成了是由赵秋明送进宫中,由赵妃引荐的人。

    赵妃这会儿再听这道圣旨,神情木然,不觉害怕,也不觉愤怒。

    花妃看着赵妃的样子,掩嘴一笑,道:“没想到你这么大胆,连皇嗣之事都敢偷梁换柱,赵氏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赵妃看着花妃冷道:“我只恨我父亲攻下帝宫之时,没有将你们这些女人通通杀死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