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90嬷嬷说,造化弄人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看小庄,说:“当然是好事啊,我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公主殿下话还没说完,王嬷嬷就一巴掌拍在了大圆桌上,这一巴掌,把顾星朗都给吓了一跳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玉小小眨一下眼睛,把嘴里的米糕咽下肚去了,说:“嬷嬷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嬷嬷坐在了玉小小的身旁,说:“公主,你老实告奴婢,你去找花大公子,是不是皇姑让你去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瞪大了眼睛,这事嬷嬷都知道?

    王嬷嬷追问道: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嬷嬷,你这么厉害,道长没活路了啊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……,这怎么又扯上老道了呢?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问王嬷嬷道:“嬷嬷,是不是皇姑与花春临之间有什么过往?”

    王嬷嬷还没来说话呢,玉小小就高兴道:“他们是旧情人?”

    王嬷嬷-_-,看见没有,她家公主就在这种事上脑子灵光!

    “那我还折腾什么?”玉小小起身就要走,说:“我这就带阿花见我姑去!”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就把媳妇拽住了,说:“你先听嬷嬷怎么说,你知道他们是旧情人,还是怨侣啊?”

    “怨侣?”玉小小被顾星朗说的又有点发懵了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嬷嬷,皇姑跟花大公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嬷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庄倒了一杯茶,放到了王嬷嬷的跟前,说:“嬷嬷你说,我们听着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看看自己跟前的这几位,见顾星朗和小卫都把耳朵竖起来听了,王嬷嬷顿觉他们这帮人是不能好了!

    玉小小看王嬷嬷光叹气不说话,就问:“要不然嬷嬷你是想先吃点糕点吗?”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当年皇姑跟花大公子是有婚约的,连婚期都定下了,只可惜公主被圣上送去朱雀和亲,花大公子在皇姑尚未离京之时,就先行成亲了,新娘子是圣上指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小庄结巴道:“这,还,还有这事呢?”

    王嬷嬷叹道:“造化弄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王嬷嬷的话想了想,不确定道:“那他们算是旧情人,还是怨侣?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算是旧情人吧?”为了江山,这个怎么算谁对谁错?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小顾,我怎么觉得我爹又作孽了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默,这要他怎么说?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姑看见阿花第一眼就傻了啊,”玉小小又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阿花是谁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就是花大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的脸扭曲了。

    小卫感叹了一句:“姓花真糟心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事我心里有谱了,我姑单身,阿花死了老婆,这就是缘份啊!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花大公子的夫人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很多年了,”玉小小说:“不过他有个闺女,已经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公主,你连这事都打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起身说:“那当然,我姑的事我怎么能不用心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见媳妇又站起身了,忙就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玉小小理所当然地说:“带阿花去看我姑啊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公主,你不能胡闹,这事得由圣上作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因为圣上是皇帝啊。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因为圣上是兄长啊,兄长为父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小顾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手一摊,说:“我没意见。”他就是有意见,说出来他媳妇能听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爹上一回作主,我姑就痛失所爱,这一回再让我爹作主,我姑说不定就痛失生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四人……,这挨得上吗?你到底有多不待见你的父皇?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我来吧,”玉小小拍拍自己的小胸脯。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公主,他是花妃的弟弟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知道啊,这跟花妃娘娘有什么关系?我姑又不跟她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看顾星朗,这中间的利害关系,驸马爷你是不是应该跟公主说一说?这个时候他们踩花氏一族还来不及呢,他们还送花家一位皇姑?

    顾星朗明白王嬷嬷的意思,他早就想到这一点了,只是看着玉小小,这种权利阴谋的话,顾星朗愣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着,”玉小小说了一句,转身就往屋外跑了。

    公主殿下瞬间消失了,王嬷嬷跟顾星朗急道:“驸马,这事真的能做?”

    顾星朗就说:“嬷嬷,这是公主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庄挠着头说:“是啊嬷嬷,公主要做的事,这事能做也好,不能做也好,反正我们也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个时候又感性了一回,小声道:“皇姑这些年过得不易,若是真能跟花春临再继前缘也是一桩美事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无语了,公主去当红娘去了,驸马爷这里要成人之美,和着到了最后,就她是坏人?

    小卫手里捏了一块米糕,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说:“可是现在世人都道福慧皇姑已死,花大公子知道皇姑没死的事吗?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好像不知道!

    看见玉小小又跑自己的跟前来了,贤宗崩溃了,拍着坐榻扶手冲玉小小怒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!你能不能消失?!”

    贤宗歇斯底里的样子,把花春临吓得马上就要下跪。

    玉小小却看都没看自己的昏君爹一眼,把花春临的衣袖一拉,说:“阿花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花春临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已经被玉小小拉着出了览书阁了。

    贤宗……,这货竟然就这么着把人带走了?能不能给他一点尊重?到底能不能?!“玉玲珑!”贤宗怒声吼叫。

    人们现在听见圣上怒吼公主殿下的名字,都没啥感觉了,圣上就是再生气,能拿公主殿下怎么地呢?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花春临被玉小小带进了位于帝宫东南角的福临宫里。

    花大公子看看自己身处的小花园,简直是难以置信,他竟然到了后宫里!“公主,”花大公子实在是压不住心头的怒火,冷声问玉小小:“公主殿下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不解道:“我杀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花春临说:“那公主把末将带入后宫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玉小小仍是一拉花春临的衣袖,说:“我说了我带你见一个人啊,走,我们进屋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,打赏,票票,收藏还有留言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