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91除了儿子,我一无所有
    花春临哪敢进到后宫的宫室里?可是在玉小小的手上,花大公子就是挣扎了也没用,他还是被玉小小拖着往前走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“公主!”眼看着自己要被玉小小拖上台阶了,花大公子急得大喊了玉小小一声。

    台阶正对着宫室门这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,福慧皇姑从宫室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,”花春临还试图挣扎,但随即他就看见了站在廊下的人,花大公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花春临的衣袖松开,跑到了福慧皇姑的跟前,说:“姑,我把人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“嗯”了一声,这货有本事把她一个大活人愣是弄成了一个“死人”,那这货把花春临带她这里来,简直就是小事一桩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小声跟福慧皇姑说:“姑,我帮你打听过了,阿花……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,”玉小小说:“你先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无奈道:“行,你说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阿花前头的那个老婆死了,他们有一个女儿,已经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喃喃道:“竟然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说:“这就是你和阿花的缘份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好女人,”福慧皇姑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好人也有死的时候,人又不是你杀的,你伤心什么呢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公主啊,有些事你不懂。”她与花春临之间的事,她落过的泪,割破的手腕,咒骂过的话,恨过的人,这些过往,福慧皇姑想不出言语来跟玉小小述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打量福慧皇姑一眼,说:“姑,衣服换过了,脸上还抹了粉,啧,还喷了香水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……

    “姑,想要你就得去争取,”玉小小头往花春临那里歪歪,说:“他那媳妇死了很多年了,他都没有再找一个女人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心里有你呗,”玉小小把手一拍,说:“不然他找哪个女人不是找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咬了咬嘴唇。

    “福,福慧?”花春临这时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颤声看着福慧皇姑问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冲花春临呵呵了一声,说:“是啊,阿花,你觉得我姑怎么样?”

    花春临仍是半信半疑道:“我怎么会看见福慧呢?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的表现跟玉小小想象中的不同,这位看见旧情人,不是应该冲过来拥抱亲吻,然后干柴遇上烈火的,上床去来一发吗?怎么这位这会儿看起来像在梦游一样?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玉小小问福慧皇姑:“高兴疯了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叹气道:“外头的人都当我是死人了,我这会儿活生生地站这里,你觉得他会是个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公主,你和驸马去大碗菜馆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什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玉小小瞪着自己的姑,这位用得着这么急着卸磨杀驴吗?!

    花春临这时走上了台阶,走到了福慧皇姑和玉小小的跟前。当然,花大公子这会儿看不见玉小小,眼里只剩一下福慧皇姑了。

    “花将军,”福慧皇姑喊了花春临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,真的没死?”花春临问。

    福慧皇姑看着花春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没死?”花春临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的天,玉小小把花春临的手一拉,往她姑的心口上一放,说:“死不死的,你摸摸不就知道了?那,心还跳着吧?”

    手掌是能感觉到心脏的跳动,花春临“啊”地一叹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说:“阿花,你现在是不是想说,我听到你死讯的时候,痛不欲生,可你竟然没死,把我浪费的感情还给我!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…

    花大公子……

    突然心里就没啥想法了,有木有?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自己松了手后,花春临仍按在她姑心口上的手,说:“那你们谈谈吧,我就不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你快点滚吧!

    福慧皇姑在心里冲玉小小大喊。

    玉小小不可能听到福慧皇姑的心里话,想想又跟花春临说:“阿花,你是汉子,所以感情这事上,你得主动点。”

    花春临看着玉小小,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,他要怎么主动?

    “床在那里,”玉小小指着宫室门跟花春临说。

    花大公子一口气没上来,呛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福慧皇姑僵硬着身体,把玉小小往台阶下推,恳求道:“玲珑,你就放过姑姑一回吧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姑,这事你不懂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都生了,我还有什么不懂的?!”福慧皇姑终于承受不住了,冲玉小小叫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翻眼看看天,是啊,她姑儿子都生了,男女这事,她姑还有什么不懂的?“你早说啊,”玉小小跟福慧皇姑抱怨道:“我白为你操一回心,不为你,我这会儿已经坐大碗菜馆开吃了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拿了个绣花的钱袋出来,往玉小小的手上一拍,说:“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回见,”玉小小跟花春临说。

    花春临下意识地接了一句:“公主走好。”

    “懂礼貌,”玉小小又跟福慧皇姑唠叨:“我就喜欢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你不走就把钱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拿着钱包跑走了,开什么玩笑,钱到手上了,还要她再还回去?

    福慧皇姑和花春临看着玉小小跑走了,两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,随后两个人又都陷入了沉默之中。 分手妻约 t./rjjji

    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,福慧皇姑也没有回身。

    花春临站在了福慧皇姑的身后,低声道:“我,末将不知道公主你还活……,公主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背对着花春临道:“公主?现在我奉天只有一位公主殿下,那就是玲珑,福慧公主死在朱雀了。”

    花春临双手揪一下外衫,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在朱雀争一争的,”福慧皇姑婆小声道:“我想着,我要活得比你好,我要当朱雀的太后,然后谢谢你当年弃我。只可惜我这个人无用,我得不到厉啸远的宠爱,也当不了太后,除了儿子,我到了今天仍是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