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92圣上说,这里没有外人
    花春临又往前走了一步,几乎就要贴着福慧皇姑的后背,花大公子低声喊了一声:“福慧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站着没动,事实上,从宫室里走出来,已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,再往前走一步,皇姑没有这个勇气,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院门的左门柱后头,玉小小和贤宗探头探脑地往院子里看,顾星朗一脸无奈地站在这二位的身后。贤宗不放心闺女,(主要是怕他妹子受不住他闺女的折腾),想着自己的话在玉小小这会儿不管用,贤宗命令顾星朗跟着他来福临殿,然后在福临宫大门外遇见了拿着个钱袋子往外跑的玉小小,顾星朗也没闹明白,这父女俩是怎么说,事情就成现在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不上手抱呢?”玉小小跟贤宗小声道:“光喊一声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”贤宗道:“矜持,你懂什么叫矜持吗?”

    “呸,”玉小小说:“我姑现在要的是一个男人,矜持能为她找来汉子?”

    “呸,”贤宗说:“不会说人话你就不要说,你姑姑不是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怎么看你跟没事人一样呢?你可把我姑害惨了,我姑这么多年的青春,你要怎么赔偿?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怎么感觉自己罪大恶极呢?

    玉小小又伸头往院子里看,着急道:“怎么又不说话了呢?看来我还是走早了,这二位会不会谈情说爱?”

    贤宗把玉小小往身后扒拉,说:“你会?边儿去,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,福慧皇姑和花大公子仍在默默无言中。

    玉小小不愿意动的时候,贤宗就是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,也不可能把她扒拉到一边去,玉小小扒在门边上说:“爹,要不你出去直接下道旨,让他俩成亲吧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当这事很简单?”还他出去下道旨?福慧现在就是个“死人”!他为福慧赐婚,以什么名义赐婚?让人知道福慧没死,他不是打朱雀新君厉洛的脸吗?跟莫问死嗑,他再得罪个朱雀?作死没有这么个作法的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却不明白她爹的痛苦,说:“这事很难?我姑没男人,阿花没女人,他俩不能在一起?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贤宗伸手拽顾星朗,说:“你跟她说。”他现在不想跟这个闺女说话!

    顾星朗言简意赅地说了句:“公主,皇姑是诈死回京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她把这茬给忘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,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探头看看院子里还是不说话的两个人,问贤宗和顾星朗:“他们这是伤心的说不出话来,还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不知道。”他看中女人,想什么时候上床就什么时候上床,对于女人的心思,贤宗陛下从来就没有在乎过。

    顾星朗也冲玉小小摇头,长辈在情爱这方面的心思,他一个晚辈能说什么?就是知道,他也不能说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俩太糟心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了自个儿的闺女一眼,心想你更让人糟心,你知道不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得放大招。”

    顾三少一听媳妇这话,就知道事情要坏!

    贤宗不知道他闺女说的这个大招是什么,很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什么大招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自己的小药瓶又拿出来了,说:“直接让他俩生米做成熟饭!”

    贤宗的眼睛瞪得差点脱眶,指着玉小小手里的小药瓶打摆子,说:“这,这是……”这不是他想的那玩意儿吧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改良版神药,半颗就见效,我去给他俩投喂去。”

    哎哟我天!

    贤宗伸手就把要进院的玉小小抱住了,列祖列宗啊,他怎么养出这么个玩意儿出来?!这是要他的命啊!

    玉小小被贤宗拦腰抱住了,也还是往院子里走,身上再挂十个贤宗,也不影响她放大招的脚步啊。

    “顾小三!”贤宗看自己拦不住这个货,扯着嗓子喊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站在后头扎着手,这一闹,他们还偷窥什么啊?

    院中的福慧皇姑和花春临听见贤宗叫唤,忙就分开站了,中间至少相隔了十米远。

    玉小小恨得就拿手拍她爹的脑袋,这一叫唤,他们的行踪不就败露了?

    “公主!”顾星朗看玉小小抬手要拍贤宗的脑袋了,忙跑上前拦着玉小小不让拍,说:“我们有话好好说,圣上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这货也不会说人话啊,什么叫他不是故意的?难不成他还成心想帮着他闺女给他妹子下药?这还能不能好了?

    福慧皇姑又一次看见玉小小,心情已经麻木了,问了句:“公主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姑,你这也太磨叽了,我帮……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的嘴捂上了,下药什么的,还是不要说了吧,真把皇姑逼死了怎么办?

    贤宗站直了身子,整了整衣冠,顿时就又是一国之君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皇兄,您这是又有何事?”

    贤宗一本正经地说:“朕不放心玲珑,所以朕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气乐了,不放心玲珑?她死,这个货也死不了啊!

    贤宗看看福慧皇姑,又看看站在一旁的花春临,对福慧皇姑,贤宗是心中有愧的,扭头看看已经被女婿按着暂时闭嘴的闺女,贤宗就想,去***矜持吧,去***礼法教化吧,他帮他妹再续前缘怎么了?想到这里,贤宗很光棍地问福慧皇姑道:“福慧,你老实告诉朕,你真的想再嫁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……,玉玲珑为什么能混蛋成这样,看看这个当老子的答案就有了! 分手妻约 t./rjjji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花春临,花大公子脸上的神情平静,只是紧紧揪着衣衫的双手,暴露了这位内心的紧张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被贤宗这话惊傻了,没有外人?那他,那他算是皇家人了?

    “天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嘀咕:“我爹做事还是很爷们的啊,旨都没下,阿花就已经成我们自家人了,多好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想了想,他还是没什么话可说,自从他做了玉家的女婿,玉家的事在顾三少看来,基本上就没正常过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