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95娘娘你这是何苦呢?
    贤宗问花妃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花妃娘娘道:“圣上,公主武艺高强,臣妾的这个弟弟就算是武将出身,也不是她的对手啊,圣上!”

    贤宗没想到他身边的人里,脑子长草的人这么多,他闺女吃饱了撑着的去逮着花春临揍?有这空那货不如去多吃几家馆子啊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小庄为自家公主不值,他家公主好心好意地凑和花大公子跟皇姑的姻缘,花妃一点也不领情啊,小庄往前迈步,想拼死为他家公主说句公道话。真当他家公主好说话,什么屎盆子都敢往他家公主的头上扣?

    小卫一把就将小庄拉住了,冲小庄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别说话。”花妃要作死,就让这娘娘作死好了。

    花妃看贤宗不说话,更着急了,不会玉玲珑已经跟圣上说了什么,她大弟的命已经没有了吧?!“圣上,”花妃跟贤宗大声道:“您不能什么事都听公主的啊,圣上!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花妃,目光很冷,说了句:“朕看你的身子也不像有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花妃一噎,她的身体是没大病,只是为了能有借口让娘家人上京进宫见她,她买通了太医把她的病情夸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,”贤宗道:“你回香云宫去,宫里的事不要过问了,好生养病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贤宗这话,神情都是一凛,花妃娘娘好容易才重掌了凤印,圣上一句话的工夫就又丢了。

    花妃愕然,脑中空了那么一下后,冲贤宗道:“圣上!臣妾的大弟到底犯了何事?”

    花妃是贤宗身边年纪最大的宫妃,所以花妃明白,帝王恩宠什么的,她想都不要想,对于玉子清来说,花家才是最重要的,只要花家不倒,手里还是握着西南那一块的兵权,那玉子清的日后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送她回去,”贤宗冲左右一挥手,转身就进书阁,现在他跟花妃哪怕再说个半句话都是多的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花妃见贤宗进览书阁去了,扑伏在地上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小庄轻声跟小卫说:“她到底在哭什么?不想让皇姑嫁给她弟?”

    小卫看了小庄一眼,这位跟着公主,脾气见涨,饭量见涨,就是脑子没见涨。

    几个在览书阁伺候的宫嬷嬷走到了花妃的跟前,为首的嬷嬷跟花妃道:“娘娘,您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花妃冲览书阁里喊:“圣上!”

    贤宗穿过书阁的前庭花园,径直往楼中走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嬷嬷摇了摇头,命手下道:“送娘娘回香云殿。”

    两个嬷嬷上前,从地上拖起花妃就走。

    花妃哭喊,只是贤宗不理睬,这帝宫之中,又有谁敢理睬她?

    贤宗坐在书阁里生了一会儿闷气,然后就下了一道圣旨,将为花妃诊病的几个太医下狱,给他好好的审,他这帝宫里心里装着两个主子的人,是不是也太多了一点?贤宗陛下是越想越生气,最后在书阁里砸了几个杯子,又下了一道旨,花妃病情严重,移宫养病,诸人无旨不得打扰。

    宫中人听了这道圣旨,就明白继赵妃被拉到刑场砍头之后,花妃也完了。移宫养病?说得好听,这其实就是丢了一宫宫主之位,被圣上打入冷宫,不见天日了啊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顾大少进宫面圣了。

    小卫跑去接顾大少,走在路上,就把刚刚发生的事,跟顾大少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顾大少听了小卫的话后,心里很复杂,说公主这是心机太重吧,她真没想害花妃,可你说没害吧,花妃都被打入冷宫了,这要怎么说呢?无心插柳柳成荫吗?顾大少掩嘴咳了一声,跟小卫说了一句实话:“不知为何,我想笑。”

    小卫……

    “咦?大哥?”两个人正往览书阁走着,斜剌里传来了玉小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星诺和小卫一起扭头,就看见玉小小和顾星朗一人扛着一袋东西,往他们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跑到了顾星诺的跟前,说:“大哥,你怎么进宫来了?你不是应该在家里休息几天的吗?”

    顾星诺笑道:“我回京了,怎么能不进宫见圣上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你找我爹有事?”

    顾星诺点头道:“是啊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跟我爹谈吧,”玉小小打断了顾大少的话,说:“其实你跟我爹谈国事,他不一定能懂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…

    顾三少和小卫……

    总是这么看低圣上,你老子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?

    顾星诺又咳了两声,指指小夫妻俩扛着的大包,说:“这是什么?我看着像是星朗的衣服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我和小顾摘了不少槐花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觉得自己听错了,问顾星朗说:“槐花?你们摘槐花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想吃槐花饼子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瞪圆了眼睛,公主想吃槐花饼子,你就在宫里摘花啊?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把那棵槐树扛走的,”玉小小这个时候说了句:“小顾拦着没让,那树上还有不少花呢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深吸了一口气,为了吃口槐花饼子,他弟妹要拔树!“你们刚才就一直在摘花?”顾大少问面前的这个两货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笑了笑,花妃真心很憋屈,有没有?

    “卫啊,你叫嬷嬷快点回家,”玉小小跟小卫说:“今天不去大碗菜馆了,我们做槐花饼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小卫应了一声,主子的事,他一个小侍卫真心管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也来,”玉小小又邀请顾大少。

    顾星诺把头点点,话是说不出来了,但笑还是能笑的。

    顾星朗就说:“那大哥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宫里的事,你们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对看了一眼,顾星朗小声道:“福慧皇姑好事将近了。” 百度嫂索|- —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呢?”顾星诺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又,又出事了?不能吧,我和小顾就摘了点花的工夫啊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顾大少冲这二位挥了挥手,说:“有话我们一会儿再说,你们去,”看看这二位扛着的大包,顾大少抽着嘴角说:“你们去弄槐花饼子吧。”

    同情敌人是很愚蠢的行为,但顾大少这会儿就是很同情花妃,娘娘你这是何苦呢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