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01公主说,讨厌一个人需
    “王嬷嬷随七殿下进宫去了,”站在玉小小面前的小丫鬟,被玉小小这会儿全身冒杀气的气势骇到,战战兢兢地道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你退下吧,“这个时候,顾星朗只得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小丫鬟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把身上扛着的大包往地上一放,说了句:“那什么,我去看看我媳妇去,”说着话,大当家也跑了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“二当家招呼兄弟们道:”把花送到厨房去。“

    前海盗们跟着二当家跑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还站在自己跟前的顾三少,小庄和小卫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让厨房做吧,就是一个饼子嘛,能有多难?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乌云压顶,跟顾星朗说:“那个货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往房里走,小声道:“那是七殿下,不喜欢,小小你也忍耐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哼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媳妇还真就承认自己不喜欢七殿下这个弟弟了?这个仇是什么时候结下的?就因为七殿下的一泡尿?在顾三少的认知中,他媳妇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被顾星朗拉着,一路踢飞了石子无数。

    顾星朗终于忍不问道:“七殿下做错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眼看自家小顾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现在还是个学步孩童,做不了什么错事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了句:“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顾三少( ̄△ ̄;),为什么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呢?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小顾,”玉小小气哼哼地跟顾星朗道:“你以后离这个小白眼狼也远点,今天他能冲我尿尿,明天他就能冲我下刀,放火烧了我们的家也是迟早的事!那个小兔崽子……”

    顾星朗抚额,说:“你等等,七殿下为什么要冲我们挥刀纵火?我们没得罪他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得罪他,他不是也冲我尿尿吗?”玉小小认真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也很认真地跟玉小小解释:“小孩子憋不住尿,小小你做姐姐的不应该跟七殿下计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不往别人的食物上尿呢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不是凑巧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玉小小摇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故意的,”玉小小说道:“看见我不幸福,他就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这都哪跟哪儿啊?顾星朗头又疼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那个小兔崽子了,我们去看看爹去,”玉小小在岔道上左拐,往顾大将军住着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顾星朗跟着玉小小进了顾大将军的卧房,看见枫林少师坐在床榻前,脸色就是一沉,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看进屋的这二位,笑道:“驸马,我要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莫名其,说:“我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知道疼了,”枫林少师指着床榻上的顾大将军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玉小小跑到了床榻前。

    顾星朗却还站在原处想,知道疼了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在顾大将军的脸上掐了一把,动作幅度虽然不大,但顾大将军的眉头果然是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在慢慢醒来?”枫林少师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顾星朗听了枫林少师的这句问,全身一颤,忙也快步走到了床榻前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捏一下顾大将军手上的虎口,这一回顾大将军的嘴微微一咧,明显是吃疼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巴掌拍在了枫林少师的手上,说:“试一下就完了,你还老让我爹疼啊?和着这不是你爹,你不心疼是不是?”说着话,玉小小在顾大将军的脸上又掐了一把,跟顾星朗说:“小顾你看,咱爹真得有痛觉了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说好的心疼呢?

    顾星朗张了张嘴,半天才道:“父亲是不是要醒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”玉小小实话实说道:“不过咱爹在一天天好转,说不定有一天真的会醒哦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半跪在了床前,喊了顾大将军一声:“父亲?”

    这一回顾大将军没有反应,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玉小小说:“为什么他跟一般的药人不同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为什么?因为他是小顾的亲爹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再一次无语了,跟这个货说话很让人痛苦有木有?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就又安慰顾星朗:“小顾,我们再等等,咱爹只要不死,那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起身道:“你们陪大将军吧,我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一起看着顾大将军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摇摇头,走出了顾大将军的卧房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枫林少师走了后,推了推顾星朗,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文枫林不对劲?”

    顾星朗愣了一下,警觉道:“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往床沿上一坐,小声道:“他那身衣服是新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枫林少师穿新衣还是穿旧衣,跟他有关系吗?

    “那是大冬做的哦,”玉小小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的,我看见大冬做衣服的,就是他身上那件,”玉小小挑挑眉头,跟顾星朗探讨道:“你说,少师这是什么个意思?他是看上大冬了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半跪在床前想了想,一般来说,男女之间非亲非故的,不应该私下有来往,枫林少师这都穿上大冬做的衣服了,这二位之间怕是真有些什么了吧?

    想到自己给自家姑找到了真爱,又把大冬和文枫林撮合到一块儿了,玉小小得意了,拍着小胸膛跟顾星朗表功道:“我这是妥妥的救世主的人品!”

    顾三少默,说媒拉纤跟救世人于危难之间,到底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玉小小得意完了,把手搭在了顾星朗的肩头,说了句:“下面就是我们俩的事了。” 嫂索** 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直截了当地说了两个字:“生娃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下意识地就去看顾大将军,总觉着这话当着他爹的面说不好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拉到了床沿上坐着,说:“在这事上,小顾你得努力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星朗要努力什么?”顾二少推开了卧房门,和本该陪着姜家兄弟逛奉京城的顾大少并肩站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r5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