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04前街的灭门惨案
    徐氏夫人原本坐在床上,听了顾星诺的话后,半跪在了床上,伸手就要抓顾大少的衣襟,尖声叫道:“我是你娘亲!”

    顾星诺往旁边一侧身,让徐氏夫人抓了一个空,道:“母亲,我跟星言一样,有一个问题要问你,若是没有星朗,我和星言你要拿哪一个去换回父亲?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双眼睁得很大,只是眼神空洞,看着顾星诺,似乎是听不懂顾星诺的话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顾星诺道:“这个地方安静,有吃有穿,下人们会尽心伺候你,你好生在这里修佛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府,”徐氏夫人突然就又激动起来,看着顾星诺的目光变得忿恨,道:“我生养你们,你们就是这么待我的?不怕天下人笑话你们吗?!”

    顾星诺一笑,道:“你回府做什么?等父亲?”

    “你,”徐氏夫人又伸手要抓顾星诺的衣襟,惊喜道:“将军回来了?他在哪里?你带我去见他,快点,快一点啊!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的样子,与疯子没有二样。

    顾星诺从床上拉起被子,盖在了徐氏夫人的身上,低语一句:“疯了也好,疯子不知道难过,无悲无喜,这样活着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星,星诺?”徐氏夫人喊。

    “多求求你的佛祖吧,”顾大少把徐氏夫人扶躺在了床上,道:“也许佛祖会让父亲回来呢?不过你要心诚,否则佛祖生气了,父亲不是就回不来了?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说:“星诺,你父亲就要回来了,所以我要回府去等他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摇头,道:“他若是回来,我不会不知道,母亲还是多求佛吧。”

    徐氏夫人盯着顾星诺看,像是在分辨顾星诺这话的真假。

    顾星诺替徐氏夫人将床帐放下,转身就出了门。他有满心的怒火,可是面对已经半疯的母亲,他又能说什么?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佛堂别院的门人看见一个人骑马到了别院门前,没等门人看清这位的脸,这人就又拨转马头,往街前走了。门人跑下台阶,盯着这人的背影看,觉得这个人像是他们顾府的三少爷,身形看着像,那马也像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?”门人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骑马的人停了一下马,随即就又打马扬鞭地走了。

    门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,三少爷怎么到了门前又走了呢?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站在廊下,跟两个为首的管事婆子道:“夫人被赵秋明囚在宫中时,受了惊吓,所以现在神智异于常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垂首站立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“她跟我说,我父亲会回来,”顾星朗叹道:“这可不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庭院里的花木一阵哗哗作响。两个婆子只觉得毛骨悚然,她们是多次听徐氏夫人喊将军,可她们都不敢细想,这会儿顾大少把话说破了,两个婆子想不害怕都难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会去请太医过来给夫人看诊,”顾星诺也不看这两个婆子,只看着院中的一棵香樟树,低声道:“夫人这样,你们要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忙给顾星诺跪下了,道: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侧耳听听房中的动静,这半天了,徐氏夫人倒是没有动静。不管这人是真疯还是装疯,顾大少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院落,心里想着,这里就是他母亲的终老之所了。

    两个婆子没听见顾星诺喊她们起身,跪在地上就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顾星诺看着院落,看了很长时间,最后冲两个婆子抬了抬手,让两个婆子起来的同时,说道:“夫人的事,不得外传,若是夫人的病情外露,我第一个要找的就是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差点又给顾星诺跪下,心里暗暗叫苦,这个活可真不好干。

    顾星诺迈步要往廊外走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一个侍卫冲了进来,跑到阶下,慌慌张张地跟顾大少说:“主子,街前的一户人家就在刚刚被灭门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顾星诺马上就是一惊,奉京城现在又不是赵秋明一党作乱的时候了,好端端的,怎么会有一户人家被人灭门的惨事发生?

    “是御史台的一个书办家,”侍卫道:“名字奴才没打听到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几步就下了台阶,回头又命了两个管事婆子一声:“你们伺候好夫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听见了身边有人家被灭门,骇得面无人色,声音发颤地应声说是。

    顾星诺出了佛堂别院,他站在后院里还不觉得,这会儿站在了大门前,才发现整条街已经乱了套。

    顾林带着几个侍卫从街前跑来,站在顾星诺的面前禀道:“主子,那家人都,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林几个人的脸色也是发白,显然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顾星诺打量一眼自己的侍卫长,道:“那家人的死状很惨?”按理说,小林子跟着他沙场没少上,不应该怕见死人才对。

    顾林小声道:“主子,杀人的人,唉,属下说不出来,您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跟着顾林,走到了街前的这户人家,不少人围在这户人家的大门前,但都是裹足不前,没人敢进去。

    “是更夫发现这家的门上有血,叫喊起来,这事才被人发生的,”顾林指着这户人家被血浸透了的大门,跟顾星诺说。

    更夫抱着打更用的铜锣蹲在地上,身子缩成了一团。他的一个同行才在这条街上不知道什么被人伤成重伤,险些把命丢了,今天他又遇见了灭门的惨事,这条街的风水是不是出了问题?还是有了什么脏东西?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顾星诺看一眼更夫,跨过门槛就进了这户人家。

    前院中倒着两具尸体,看着是这家下人的,只是这死状,饶是顾大少是上阵杀敌的将军,也锁了眉头。这两个人的尸体成了几截,头在东,脚在西,肚肠在地上堆成一堆,血将不大的前院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属下看过了,”顾林小声跟自家主子禀道:“这家人不是被利器所伤,像是被人硬把身体撕扯开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脚下踩着了什么东西,挪开脚细看,竟是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”顾林跟顾大少嘀咕:“这个凶手跟这个书办家有什么仇?要这样杀人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