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09顾大少的坦白
    “我离他们不是很近,”赵北城显然不想跟顾星诺说他的事,低头说道:“除了他们大声说的那几句话,其他的话我都没有听清,不过我看见,顾星朗给了他们钱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”

    顾星诺摇头苦笑道:“他就是这么个人,见不得人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第一次知道,顾三公子还是个菩萨心肠的人,”赵北城冷笑了一声,道:“我只是不明白,那三个人拦住他,只是想骗他的钱?”

    顾星诺手指点点桌案,问赵北城道:“你看见那三个人往哪里去了吗?”

    赵北城道:“他们的轻功很高,我只看见他们往南走了。”

    南?佛堂别院所在的那条街也在城南,顾星诺看着桌案前的灯烛出了一会儿神,随后就又问赵北城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赵北城说:“快有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个时辰之前,顾星朗人在水关桥,那佛堂别院的门人看见的那个顾星朗又是谁?心中还是千头万绪的理不出一个头绪来,但顾大少的心不慌了,刘书办一家不是顾星朗杀的,这一点对顾大少来说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赵北城说:“我干完了活,就往你们顾府来了,本来我想去驸马都尉府的,不过我想这事还是跟你说的好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你怎么会?”这位怎么会有心关心他的小弟呢?

    赵北城说:“公主对我有再造之恩,所以我不想看着顾星朗被骗,”话说到这里,赵北城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顾星诺说道:“这事我觉得不是骗钱这么简单,你们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点头,寻问道:“如果再见,你能认出那三人的长相吗?”

    赵北城说:“能,那个小妇人长相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微蹙一下眉头,说:“公主的长相远胜寻常女子。”

    赵北城……,他没说那小女人比公主长得好啊!

    顾星诺站起身,绕过书桌,走到了赵北城的跟前,冲赵北城深鞠一躬,谢道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赵北城受了顾星诺这一礼,站起身来道:“总之你们自己小心,我话说完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没提要给赵北城钱的事,这个时候说钱,无疑是对赵北城的一个侮辱,想谢一个人,有的时候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送赵北城出了府后,顾星诺又回到书房,开始把今晚的事,串在一起仔细想。顾星朗离开驸马都尉府往城北的菜市去,门人在位于城南的佛堂别院前看见的,那个假装顾星朗的人是谁?顾星朗的玉香囊又怎么会在那只断手中?顾星朗的那半块手指甲,如不出意外,就是在水关桥头,被那小妇人,或者那对老夫妻所伤,这三人为什么要伤顾星朗?这三人跟杀刘书办全家的凶手,是不是一伙的?如果是一伙的,这伙人是什么人?

    手指无意识地点着桌案,顾星诺嘴里自言自语着药人两个字,如果让人相信,顾星朗是会随意杀人的药人,那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?人都畏死,真到人人自危的时候,顾家也好,公主也好,圣上也罢,他们谁能再护着顾星朗?

    众叛亲离。

    最后,顾星诺的脑子里出现了这四个字,突然之间,如同练武之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,顾大少明白藏在暗处的对手想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狠狠地一拳砸在桌案上,顾星诺想发怒,却又强自冷静了,现在不是他发怒的时候,这伙人今天杀了刘书办一家人,接下来这伙人会去杀谁?只要皇家和他们顾家护着顾星朗一天,这伙人就一定不会停手。

    顾星诺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?”一个守在书房门外的侍卫看见顾星诺,忙就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备马,”顾星诺低声道。

    这个侍卫忙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站在院中,看一眼满天的星斗,顾星诺快步出了书房的庭院。

    管家在大门前候着,看见顾星诺带着人过来,忙就问道:“大少爷,您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顾星诺翻身上马,说了一句:“进宫。”

    管家和顾府的下人们面面相觑,这个时候他们的大少爷进宫?这是又出事了?

    贤宗在御书房跟户部尚书谈钱粮之事,正谈得头昏脑涨的时候,听太监来报顾星诺求见,贤宗就皱眉头,他这还没拜相呢,顾星诺就已经忙成这样了?“宣,”贤宗冲门外道。

    顾星诺走进御书房,看一眼因为睡眠不足,眼下一片青黑的户部尚书,奏请贤宗道:“圣上,臣有要事,想单独面圣。”

    贤宗跟户部尚书说:“那爱卿先下去用些吃食,事情我们一会儿再议。”

    户部尚书……,他还不能回家?谁要吃东西啊?他都快两宿没合眼了,他现在想睡觉!

    户部尚书退下之后,贤宗跟顾大少说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顾星诺低声道:“此事臣想只跟圣上一人说。”

    贤宗一愣。

    顾星诺看圣上不开窍,只得又道:“臣斗胆请圣上屏退暗卫。”

    贤宗相信顾家的这个老大不是办事没谱的人,说了句:“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从暗处闪出几个暗卫,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贤宗招手让顾星诺到他的跟前,身子前倾地问道:“你别告诉朕,莫问杀到奉京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……

    贤宗打量着顾星诺的神情,说:“莫问没来?” 一嫁大叔桃花开 t./rjbypt

    顾星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贤宗这下子放心了,决心跟莫问玩命是一回事,怕不怕又是另一回事,贤宗自认为他这会儿还没有跟莫问面对面较劲的本事。

    顾星诺往贤宗的面前一跪,跟贤宗道:“圣上,臣死罪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心刚放下来,顾大少这一请罪,又把贤宗陛下吓了一跳,道:“你做什么对不起朕的事了?”总不至于,这个货也学赵秋明要造反吧?

    顾星诺这一次没有再隐瞒,把顾星朗的事一五一十的,全都跟贤宗说了。当发现没法再护着顾星朗的时候,顾星诺选择了向贤宗坦白,圣上一定会知道的事,与其血流成河之后,让圣上从别人的口中知道真相,顾大少宁愿自己跟贤宗说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