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15怜香惜玉和辣手摧花
    贤宗在几次三番咳嗽都被玉小小无视了以后,不得不开口道:“说说吧,你是怎么抓到那几个贼人的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玉小小要说话。

    贤宗把手一抬,说:“别跟朕说那个女贼偷了你的钱,朕不是傻子,不会信你这鬼话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她真是先看见钱包再抓人的啊!

    “说,”贤宗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这会儿站在御书房里的人,她爹,她家小顾,她家顾大哥,都是自家人,好像实话实说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呃,赵北城不进来?”玉小小先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他进来做什么?朕这会儿又没开始审人犯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”玉小小说:“这一次是我揍错人了,爹你看你是不是帮我把医药费赔给人家?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自己的女婿和女婿他哥,然后张着大嘴看玉小小,说:“朕昨天晚上没睡,这会儿精神不好,你把话再跟父皇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打错人了,还把人打得有点惨,爹你帮我赔个医药费吧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等等,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抓这七个人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走路上,哦,那街叫宣井街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”贤宗说:“你跟朕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想去买炸包子吃的,然后我就看见那个妹子拿着的钱包了,这个钱包跟我和小顾用的一模一样,我就想这个妹子一定是偷了我的钱,所以我就上去揍她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瞪着玉小小,说:“钱包?你跟朕说钱包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这个钱包跟嬷嬷做给我和小顾的一模一样啊,父皇,你说这妹子,不会是嬷嬷流落在江湖的女儿吧?要不然,她怎么会有这个钱包的呢?还是说,有人的手艺跟嬷嬷一样?”

    不光是贤宗头晕,顾大少和顾三少的脑袋都晕,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公主殿下连王嬷嬷可能还有个女儿的事都想出来了,这种脑子,让他们怎么跟的上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钱包里没有这么多钱,我的钱最多买半锅包子吃,这包里的钱够买好几锅的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拍坐榻的扶手,叫道:“你能不说包子了吗?!”

    玉小小冲贤宗翻白眼,说:“包子又惹到你了?”

    贤宗怒道:“那你就不要指望朕替你赔药钱!”

    玉小小眨巴眼睛,退而求其次地说:“那当我借你的,行不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借?你的钱呢?”打死圣上,圣上也不相信他闺女是个穷人啊。

    顾星诺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开口说话了,这都说到哪里去了?这就不是包子的事,好不好?“圣上,”顾大少跟贤宗说:“这伙凶徒您看要在哪里审?”

    “啥,啥?”玉小小一惊,她都说她揍错人了,这怎么还是凶徒呢?

    贤宗要说话,又一想自己跟这闺女说话费劲,就跟顾星诺说:“你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任务很艰巨,但顾大少硬着头皮也要上啊。

    等听明白自己抓到的是一帮子杀人狂,玉小小震惊的同时,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自豪道:“妥妥的救世主人品!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能矜持点吗?”除了他家的这个,贤宗就没见有哪家闺女,能这么自卖自夸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哈哈了一声,说:“上回我想吃葱油饼,我抓到了赵奸妃,今天我想吃炸包子,我抓到了灭门案的凶手,这人品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除了顾星朗还在想,要怎么跟媳妇解释这个钱包的问题外,贤宗和顾大少都心塞,他们绞尽脑汁,熬一晚上不睡觉,抵不上人看个油炸包子的工夫。

    “这下没事了,”玉小小说:“我不用赔人医药费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带上你的小顾,赶紧给朕滚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想问问灭门案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贤宗说:“你去吃包子吧,灭门案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这话说的,我这么嫉恶如仇的人,怎么会不问这个案子呢?话说,这帮混蛋为什么要杀人全家?”

    贤宗和顾大少对望了一眼,当着顾星朗的面,有些话他们不能说啊。

    “哎,不对,”玉小小这个时候发现不对了,看着顾星朗说:“为什么这个凶徒会用跟我们一样的钱包呢?我不相信嬷嬷跟她们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自个儿的老丈人和大哥,总觉得他说了实话以后,下场甚忧。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出面帮女婿的忙了,说:“王嬷嬷的女红是在宫里学的,宫人们都会做的东西,能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玉小小记得王嬷嬷不是这么跟她说的,再说了,这又不是机械化大生产,手工的东西总是有差别的,这怎么能是宫人出品,分毫不差呢?

    贤宗板着脸说:“什么是不是?朕说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歪脑袋看顾星朗,说:“我还是感觉这事不对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有点紧张,这事好像瞒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怎么把这伙凶徒一网打尽吧,”贤宗冲玉小小道:“别的事,你们两个私下解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思路又被贤宗带着走了,说:“那爹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审那七个凶徒,逼他们供出同伙的藏身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你不要去做,”玉小小说一句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“熊熊他们都说那个小女人长得挺好看的,”玉小小说:“你这么怜香惜玉,就不要去辣手摧花了。”

    大少、三少把头一低,当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贤宗憋屈了半天,问玉小小:“你能多读点书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我又用错成语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没说话,贤宗就拍着扶手道:“滚蛋吧,朕还有正事要忙,你们两个,”贤宗想了想,把手一挥,放弃道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很重要,”玉小小站着不走,说:“一定要知道这是情杀还是仇杀。” ~~..

    “滚!”贤宗冲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“星朗,”顾大少冲顾星朗使眼色。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告退。

    玉小小出了御书房就跟顾星朗嘀咕:“人都是我抓的,我爹竟然过河拆桥!他要不要这么无情无义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