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16三少说,我没有胡乱杀人
    顾星朗和玉小小走得离御书房远了一些后,才开口问玉小小:“那七个人被送去慎刑司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说:“我们别管那帮杀人犯了,小顾,我还是觉得那个钱包可疑,你说我们要不要查查这个钱包?”

    顾星朗觉得自己还是早认罪早解脱吧,让他媳妇去查,天知道他媳妇能查出什么来啊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“那个钱包是我的,”拿定主意后,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顾星朗,皱眉道:“你出门身上带两个钱包?”

    顾星朗-_-,为什么他媳妇的想法永远跟正常人的不一样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带两个钱包在身上,你不嫌重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带到了路边的树萌下,小声道:“你抓到的那个女人,我昨天夜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紧锁了眉头,说了句:“这事看来大发了,你跟我说说,什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他在水关桥头遇见那女子三人的事,跟玉小小说了一遍,“我想给她些钱,只是没等我从袋中拿出银两,那老妇就将钱袋从我手中拿了过去,她冲我磕头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连钱带钱包一起送出去了?”玉小小打断了顾星朗的话,瞪眼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认错道:“是我的错,我当时没看出那三人不对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竟然送出去几锅包子!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听着他真的很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玉小小摸摸自己的兜,说:“哎,那个钱包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忙把收进衣兜的钱袋子交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掂着钱袋,几锅包子出门转了一圈,又回到她的怀抱了,这才不至于让她心塞至死啊。“那个小女子很漂亮吧?”玉小小掂着钱袋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马上就道:“那时桥上没有灯光,我没看清她的长相,就看见她想投水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撇嘴道:“给你看见,她就不是自杀了啊!真心想死的人,一定会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寻死的!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被骗了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少年这么痛快地就承认错误了,这让她还怎么教育呢?

    顾星朗打量玉小小一眼,说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面瘫着脸说:“几锅包子要是回不来了,我一定会生气!”

    顾星朗想提醒玉小小,那钱袋里的钱十几锅包子都能买了,可是想想他媳妇的秉性,顾三少把这句提醒又咽回去了,他还是不要作死吧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对了,那个女人是怎么骗取你的同情心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她说她夫君早亡,唯一的儿子重病无钱医治,卖了家产凑到的诊金,又被贼人偷去,绝望之下她……”顾三少话说到这里,被玉小小瞪得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她儿子病了,也就是说她儿子还没有死,她儿子没死,她死什么?正常人不是应该咬牙活着照顾儿子的吗?小顾,这种一听就是骗人的话,也能把你骗到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她丢了诊金,无颜再活着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呵呵呵了,说:“她说丢了就是丢了吗?那她怎么白天不死,非要晚上死?真丢了钱,她可以卖身救子啊,可以想办法找个活先求老板预支工钱啊,再不行,她可以拿个碗上街要饭去啊,真有个儿子要救,那个女人能想着死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不吭声了,他是犯蠢了,看见那女子三人可怜,他真没多想。

    玉小小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算了,那么一个小妖精,是很具有欺骗性的,还有两个老的帮着骗,女人,小孩,老人,这三种人总是能让人生出同情心来的。光听你说,我就能知道,那个小妖精的演技一流,她是不是哭得很可怜?让你的心都碎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嘟囔:“她长什么样,跟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是咩?”玉小小说:“那要是个丑八怪,你能回家瞒着这事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顾三少又不说话了,现在他多说多错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往树下一坐,说:“这妖精的事我们一会儿再说,现在我不明白,这些人怎么会杀刘书办全家的同时,分出人手跑到水关桥欺骗你的同情心去呢?这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大哥说这个他们要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认识这个刘书办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说:“我跟刘书办没有打过交道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坐在地上沉思,顾星朗跟这个刘书办素昧平生,刘府被灭门,一女两老水关桥装可怜骗钱这两件事,看起来没有关联,可时间上又太巧合,杀人犯和诈骗犯还是一个团伙的,这两件事之间又怎么可能没有关联呢?

    “小小,”顾星朗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让我思考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了玉小小的身边,低声道:“我发疯的时候,会随意杀人,那老妇人硬拿了我的钱袋,你说他们是不是想嫁祸于我?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思路被顾星朗打开了,再仔细一想,玉小小又摇头,说:“凭一个钱袋就把你弄成杀人狂魔了?那这帮人也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这帮人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手托着下巴,看着对面的绿地发了一会儿呆,说:“想栽赃,那个女人就应该把钱包扔到凶案现场去,她带在身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下意识地摸摸腰间,想起自己的玉香囊来了,说:“那伙人不是没有丢东西在刘府,我的香囊被他们放在了刘府里。”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个玉球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头道:“大哥昨天晚上来府里找我,那只香囊被他找到了,碎成了几片。大哥昨晚在王大人之前就去了刘府,他在刘府捡到的香囊,他是特意去府里问我话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脑门子一拍,说:“这事怎么听着很复杂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手覆在了玉小小的手背上,看着玉小小颤声道:“小小,我没有胡乱杀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摸了摸顾星朗的脸,说:“我知道你没杀人啊,你现在疯癫的时候是有记忆的,要是真杀人全家了,你昨天晚上还能陪我吃烤红薯,跟我滚床单吗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