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18还活着的初秋
    慎刑司的人看见玉小小如从天而降一般,突然就出现在慎刑司的前门庭院里,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,没人敢上前,也没人敢说话,人们一起看着站那儿的玉小小发憷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玉小小见众人看着她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就自我检讨了一下,是不是她翻墙的行为,把这里的人吓到了?“要我从门那里再走一遍吗?”玉小小问站在她周围的人们。

    听见玉小小说话了,一个慎刑司的管事太监梦醒了一般,跑到了玉小小的跟前,跪下就给玉小小行礼。

    玉小小不等这位把问安的话说完,就道:“行了,起来吧,我们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从地上爬起来,恭恭敬敬地问玉小小说:“公主您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刚才送过来的七个人呢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说:“回公主的话,那七个人犯已经下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自己为自己壮了壮胆子,问玉小小说:“公主,您有圣上的旨意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愣,说:“到你这里,还要我爹的圣旨?”

    众人……,为什么世人都知道的事,公主殿下不知道?

    管事太监看着玉小小,不敢让玉小小走,也不敢就这么放玉小小进去。

    玉小小耸耸肩膀,说了句:“不要紧,我回头补一道圣旨给你,带路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听着玉小小的话,就感觉新鲜,圣旨还能回头补的?

    玉小小看管事太监还是不放行,就面瘫着脸说了一句实话:“你想拦也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给玉小小带路了,让公主殿下再一脚把慎刑司地牢的大门踹飞,圣上不会拿公主怎么地,但一定会要了他的命。“公主,”管事太监一边给玉小小带路,一边恳求玉小小道:“您无旨入慎刑司,这要让圣上知道了,圣上一定会要了奴才的脑袋,还望公主您在圣上面前,为奴才美言几句啊!”

    玉小小不在意地道:“没事儿,我罩着你,我爹要杀你,那他得先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这下子放心了,圣上这辈子估计也没办法杀了长公主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进了慎刑司的地牢,马上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和霉腐混合在一起的味道。

    管事太监怕玉小小不习惯这种气味,很殷情地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这牢里的味道不好,奴才给您去准备香巾吧?”

    在末世活过的人,怎么可能会受不了地牢的味道呢?玉小小说句:“是有点难闻,不过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深吸一口地牢里的空气,然后再次对玉小小表示敬仰,就这恶臭味,还叫还行呢?

    玉小小跟着管事太监往地牢的深处走,侧耳听听地牢里的动静,问管事太监说:“你们还没有开始审他们吗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说:“回公主的话,方才圣上下了圣旨,要严加审问这七名人犯,这会儿奴才们已经在审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这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呢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说:“公主,刑室在地下三层,公主站在这里恐怕听不见刑室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的听力很好,就是地下五层的动静我也能听见,你们这里的审讯,不会是只跟犯人谈谈人生吧?这么温柔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……,什么叫跟犯人谈谈人生?他为什么听不懂公主的话呢?

    玉小小站下来,仔细听听脚下的动静,一点动静也没有,没人在下面谈人生。“你先出去吧,”玉小小跟管事太监说:“事情不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威名,就呆在帝宫里的管事太监不可能没听过,当即这位就被玉小小吓住了,颤声道:“公,公主,奴才这里出什么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快点出去吧,”玉小小跟管事太监道:“没我的话,你们不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说:“奴才不能丢下公主您一个人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玉小小不耐烦了,说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跟敌人战斗的时候,我还得顺带保护你的安全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不敢再说话了,拔腿就往台阶那里跑,他得去喊援兵去啊!

    管事太监跑走之后,玉小小往地牢深处走去,推开第三层地牢的大门时,一股甜到发腻的人血味扑面而来,玉小小拧起了眉头,闪身就进了这道厚重的黄铜门。

    挂在墙壁上的油灯亮着,光线昏黄,光晕也很小,只能照亮巴掌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台阶的拐角处,一具尸体倒在台阶上,全身上下的皮肤都不见了,鲜红的肌肉上覆着厚厚一层黄色的脂肪,血管经脉没有了皮肤的保护后,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玉小小挠一下头,看这人的骨架,这不是她抓到的那七个杀人犯,这应该是慎刑司的人。

    再往下走,一具同样被人撕了皮的尸体倒在台阶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哒哒,哒哒哒,……”牙齿剧烈咬合的声音,从台阶下的背光处传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站在狭窄的台阶上,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心里却怒火中烧,这七个人是她抓到的,现在倒在地上这两个死者,就是她害死的。

    一个同样没有了皮肤,肌肉也腐烂化脓的人形生物,从背光地里飞快地爬到了台阶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初秋,”玉小小看一眼这人的骨架,认出了这位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形生物听到初秋这个名字,咬合牙齿的动作一停,抬头看向了玉小小。

    “你变成这样了,”玉小小往台阶下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“

    初秋冲玉小小尖叫,整个口腔里都是脓液,顺着牙床祼露的嘴滴落在身前的地上。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听着初秋完全脱离人类物种范围的尖叫声,玉小小还是若无其事,有的丧尸形象比初秋还要惨淡,她看得太多了,这会儿玉小小心里头就一个想法,莫问这个死秃害人啊!

    初秋往台阶上爬,动作极其迅速,转眼间就到了玉小小的脚下。

    玉小小的动作比初秋的更快,抬腿就将初秋踹飞。

    初秋跌在了地牢的地上,大腿上的一块肌肉掉在了地上,现出了白骨。

    玉小小飞身下了台阶,瞧着是要上前结果了初秋的性命,只是公主殿下人到了初秋的跟前后,抬手一掌击向自己的左侧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