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19皮下没有毛细血管的年轻人
    墙壁被玉小小击出了一个深洞,而藏身在这片黑暗之中的人,右手五指弯曲成爪状,欺身到了玉小小的跟前,抓向了玉小小的咽喉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玉小小也不躲,反手一掌击向这人的面门,这人见玉小小一掌袭来,弯曲成爪的手往上翻,跟玉小小硬碰硬,生生挡住了玉小小这一击。

    错身之时,玉小小也看清了这人的长相,这是七个人犯里年纪最轻的那一个,看着就是个跟班跑腿的小角色,没想到竟有这样的本事,“你是故意被我抓的?”玉小小喝问这人道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往后退了几米,跟玉小小隔着一个不人不鬼的初秋站着,白皙的脸上神情怪异,疯狂中还带着渴望。

    初秋在地上团团转了一圈,嘴中发出近似于兽类的呜咽声,看看年轻人,最后还是面对了玉小小。

    “哈,”年轻人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初秋如同得到了出击的指令一般,身子从地上直起,扑向了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将初秋踹向了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避开了向自己飞来的初秋,初秋撞在年轻人身后的墙上,墙体开裂,初秋的身体深陷进墙中,身上的肉掉落了一地,却不见有血流出。

    年轻人看初秋两击不中,脸上的神情变得狠厉起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指指自己身后无皮的尸体,冷声问这个年轻人道:“他们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着玉小小的双眼转眼间便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血红的双眼,玉小小眉头拧得更紧了,问道:“莫问是你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年轻人冲向玉小小,

    玉小小原地飞身而起,避开了这个年轻人的一击,年轻人的拳头落在了牢房的铁栅栏上,将十来根成年男子胳膊粗细的实心铁栅栏挡腰打断。

    年轻人拳头走空,回身看向玉小小,脸上的神情仍是狠厉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玉小小突然就感觉自己在这年轻人的眼里,可能就是一块鲜肉,这特么的也是个药人?玉小小心里有了疑问。

    年轻人仍是不声不响地挥拳攻向了玉小小,血红一片的瞳孔中,没有倒映出任何景象,如同一个死物。

    玉小小心下一动,落到了从初秋身上掉落的一块碎肉前,将这块碎肉踢向了这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抓住了这块两个巴掌大的碎肉,手一握,偌大的一块人肉就成了肉屑,只是这肉颜色鲜红,却不见有一滴血。年轻人垂下了手,看着玉小小的神情狠厉中又带上了疯狂。

    “嗜血,”玉小小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年轻人再次冲向玉小小。

    这一回玉小小没有再留力了,一掌击出去,年轻人躲避不及,被玉小小击中了胸膛,年轻人整个人飞起,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不等这年轻人起身,玉小小就到了这年轻人的近前,手中的匕首往下一划,将年轻人脸上的肉割了一块下来。

    血瞬间将年轻人的脸和整个前身染红,年轻人却只看着玉小小,没有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没有那股中药味,也没有线虫的身影,玉小小往后退了一步,这个人不是药人?

    年轻人从地上站起,虽然不说话,但这人显然是有神智的,见识到了玉小小的厉害,这年轻人靠墙站着,没有再急于进攻。

    初秋这时从墙壁里脱身,身上的肉又在挣扎中,被砖石蹭剐掉不少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一眼蜷缩在年轻人脚下的初秋,发现虽然身上又有不少处白骨祼露在外,但初秋方才掉了肉的大腿处,竟然长出新肉来了!

    玉小小面瘫着脸看着初秋,没有皮肤了,这女人还能活,身上肉掉了,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生长出来,更主要的是,这女人身上的血好像不存在了,这特么的又是什么怪物?丧尸也好,药人也好,血干了也有体液啊,初秋这算是哪一种生物?

    年轻人这时握了一下拳,骨节发出了很响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这个年轻人的脸上,被她割去了一块皮肉的地方,看着看着又感觉不对了,从切口处看,这皮肤不像是长在这人身上的,皮肤与肉之间有太多的空隙,并且她看不见有毛细血管的存在,正常人的皮肤与皮下组织之间,怎么可能没有毛细血管呢?

    “你,”玉小小拧着眉头打量面前的年轻人,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,玉小小往四下里看了看,那两具尸体都被拨了皮了,现在身体在,人皮去哪里了?

    初秋呜咽了一声,拿一团烂肉的脸去蹭年轻人的腿。

    玉小小手中的匕首突然就又扬起,寒光一闪,将年轻人整个脸部的皮肤都削去了。

    再遭重创的年轻人终于怒吼出声,这声音听着倒还是人声,只是出奇的愤怒。

    玉小小却是瞪眼看着这年轻人的颈部,脸上的皮肤被削去之后,这年轻人颈部的皮肤如同失去了支撑一般,整个垮塌到了锁骨以下,这皮肤绝不是长在这人身上的!

    御书房里,慎刑司的管事太监战战兢兢地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事情不对?”贤宗道:“公主有说事情到底是哪里不对吗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道:“公主说,公主说她在地牢里听不到动静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听不到动静?地牢里的人都死了?”

    管事太监摇头道:“奴才不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言不发地冲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快!”贤宗看顾星朗跑出去了,不用想,皇帝陛下也知道他这女婿要干什么去,忙就喊道:“把驸马给朕拦下来!”

    门外的大内侍卫急声跟贤宗禀道:“圣上,驸马跑走了!”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贤宗这下子坐不住了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顾大少这个时候看一眼坐在躺椅上的苏大公子,跟贤宗道:“圣上,臣去慎刑司看一看,请您在御书房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着顾星诺,他倒不担心他闺女会出事,他就担心他女婿要是受了什么剌激,发起疯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千斤之躯不坐危堂,”顾大少低声劝贤宗道:“圣上,请您务必不要亲赴险地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才复又坐下了,看着顾星诺带着慎刑司的管事太监快步走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