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22红肉和人皮
    顾星朗听玉小小的话听不真切,但也知道坐他身上,掐着他脖子的是个人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神智渐渐清明之后,顾星朗默默运行了一下清心咒的功法,随即一股让顾星朗难以承受的剧疼,袭遍全身,让顾星朗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被顾星朗叫得跳了起来,她用的劲太大,把她家小顾打坏了,还是摇坏了?

    这痛苦断骨抽筋吸髓一般,顾星朗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,冷汗湿透了衣衫,汗水沾上成粉沫状的血肉,顿时就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玉小小倒不会认为顾星朗身上有伤,但就是这样,玉小小也无措了,蹲在顾星朗的身旁使劲回想,她刚才打顾星朗哪里了?

    疼痛来得快,去得也快,让顾星朗生不如死的疼痛消退之后,顾星朗在地上躺平了身子,看着玉小小,低声喊道:“小小?”

    “哎,在呢,”玉小小忙把头伸到顾星朗的面前,说:“你这会儿不想杀人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喘息了几声,想把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抹去,突然看见了自己结着血块的手,顾星朗一愣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的头搬到了自己的膝上,问顾星朗:“小顾,你刚才是哪里疼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试着又运了一下清心咒的功法,这一回他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顾?”玉小小又摇顾星朗的脖子。

    顾星朗冲玉小小摆了摆手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家一共几口人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大哥家四口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二哥家呢?”

    “三口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圣上的名讳能直接叫的吗?

    玉小小追问:“我爹的名字叫啥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只得道:“玉宁生。”

    艾玛,玉小小这下子放心了,她家小顾没再疯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枕在玉小小的膝上躺了一会儿,才慢慢坐起身来,然后顾星朗就看见了被玉小小扔在地上的,全身上下都是红肉的初秋,顾三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指着初秋说:“这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初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谁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初秋,就是我爹的那个喷嚏,最开始她叫青玉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呆住了,惊道:“她还没死?”

    玉小小坐在地上,手托着下巴,说:“她估计是药人的一种,给我点时间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她身上的虫呢?”初秋的身上全是红肉,如果有线虫的话,一目了然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暂时还没发现她身上的蛊虫在哪里,所以我说她是药人的一种嘛,新类别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又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年轻人,说:“他又是谁?”年轻人背对着顾星朗,顾星朗倒是没能看出这位的怪异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怪物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愕然道:“什,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起身,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拖到了顾星朗的面前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这年轻没有脸皮的脸,问玉小小:“他的脸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,”玉小小说:“反正他的这身皮像是穿上去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顾星朗根本都听不懂,什么叫皮是穿上去的?画皮鬼吗?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扯年轻人挂在锁骨上的皮肤,这皮肤如同死物一般,很轻易地就被玉小小弄到了锁骨以下。

    顾星朗突然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身上背着的布包扔到了地上,说:“你看看他做的好事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不明所以,伸手解开了布包,包里的东西,顾星朗看着不太敢猜。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把其中一件物件展开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顾星朗看清了,这是一张完整的成年男子的人皮,低头看看还在布包里放着的东西,这个被玉小小叠得方方正正的东西,无疑也是人皮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幸好底下人少,不然情况更惨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眼前的人皮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小子干的,”玉小小指年轻人,“这玩意儿我也要研究一下,他有神智,跟药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他现在?”

    “哦,被我弄晕了,”玉小小抠了抠自己的鼻子,揍不晕,她还有放雷电这个大招啊。

    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,小夫妻俩一起扭头看。

    顾星诺带着枫林少师和天星子快步走了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”玉小小冲顾星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老道在后头说:“无量天尊啊,公主看着还挺乐呵?!”

    地牢里尸体横躺,血流遍地的惨状,顾大少和枫林少师看着还行,老道就完全受不了,拿巾帕捂着口鼻,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才好。

    顾星诺到了跟前,先就把玉小小和顾星朗上下打量了一番,玉小小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,顾星朗就身上到处是血了,“你受伤了?”顾大少急声问顾星朗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皮?”枫林少师看着铺在地上的人皮问道。

    老道顿时就是一哆嗦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指躺那儿死了一样的年轻人,说:“是他干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顾星朗干的,这个事实让顾大少心里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走到了这年轻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先看看这个初秋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抬眼看了看同样是昏迷不醒的初秋,不在意地说了一句:“这个女人还没死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她现在是死不了,她是药人吗?” 妖孽王爷小刁妃:t./r278rmv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枫林少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算是?”玉小小说: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只知道她在蛊虫池中泡过,定期会服用虫尸,至于她算不算是药人,你说她是她就是,说不是,也有不是的理由,毕竟她的体内没有蛊虫。”

    蛊虫池里泡过,那就是浸泡过虫液了,玉小小琢磨着枫林少师的话,这跟她提取虫液原理一样啊,想到这里,玉小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从地上蹦了起来,大声道:“虫液是不是不能沾?”

    她要是把她的那个爹还有山北,变成了初秋这个模样,那她死几回才能恕这个罪啊?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