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28公主说,我要暴虐成性一回
    贤宗站御书房门口,从老道身上找回自信的时候,玉小小和顾星朗已经跟着老妇人在奉京城的街头遛圈了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老妇人在街上毫无方向感地,跌跌撞撞地走着,嘴里还是念着怪物两个字,路人遇见这位,都是纷纷避开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后头跟顾星朗嘀咕:“我给她穿件衣服是正确的吧?不然她会吓哭小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娃这时看着披头散发的老妇人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没见过这么会拆台的货!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走,说:“她一直在说话,她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是能听见老妇人说话的,这老太太反过来倒过去就是两个字,怪物。“她在说饿了,”玉小小随口跟顾星朗扯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玉小小,说:“小小,你是不是饿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要不我们买点什么吃?”

    老妇人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玉小小拉着顾星朗去买了两碗辣糊汤。

    顾星朗捧着辣糊汤,看着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老妇人,低声道:“我看她是真的疯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又买了一个油饼,外带一个烤红薯,说了句:“什么叫碰动气呢?就是没结果正常,有结果叫幸运。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啥事,就算是被这老太太当狗遛了,我们也没啥损失,不是?”

    当狗遛了?顾三少简直是无力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几口啃了烤红薯,转个身一包豌豆糕又拿手上了。

    老妇人一路漫无目地的走,顾三少就一路漫无目地的跟着,至于公主殿下,那就是一路的吃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近黄昏了,同一条街,玉小小和顾星朗跟着老妇人走第四回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身遭的街景,说:“这里会是那帮凶徒的藏身地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手里拿着一个火烧在吃,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建议道:“那我们是不是回去?”总不能真被人当狗遛吧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等我吃完这个火烧。”

    公主殿下吃完了火烧,又买了糯米藕吃,吃了糥米藕,又买了两碗糖芋苗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这么个吃甜法,你不齁的慌?”

    “那一会儿我买咸的好了,”玉小小想都不想地就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无奈了,只得陪着媳妇继续遛大街。

    等他们第六次跟着老妇人走上这条宣华街的时候,玉小小把手里的空油纸包扔了,擦了擦嘴,跟顾星朗说:“半饱,一会儿我们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媳妇的肚子,这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填饱呢?

    在宣华街上巡街的,是一队大理寺的衙役,又一次看见公主和驸马后,衙役们都是神情古怪,这二位这是第几回来了?有这么遛犯人的吗?

    “你的三点钟方向,”玉小小没在意衙役们的神情,突然就跟顾星朗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拍一下自己的脑门,又傻b了!“看你的右手边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小声道:“看得动作不要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瞥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边,这会儿刚近黄昏,街上的行人还挺多,顾星朗看见的还是人群,不知道玉小小在说谁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边低头买蚕豆,一边跟顾星朗说:“那个帽子上沾了片绿叶子的人,这就是传说中的绿帽子吗?呵呵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眯了眯眼,还真给他看见一个帽子上沾了一片绿叶的男子,看叶子的形状,应该是片月季的叶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条街的两百五十米处有一家福来当铺,当铺的院墙那里有长出来的月季,这汉子刚才站在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这条街走了六回,这汉子换了六处地方站着,最开始戴帽子,第二次没戴帽子,第三次他脱了外衣,第四次装咳嗽,拿袖子蒙脸,第五次他换了个发型,第六次他帽子又戴上了。小样的,”玉小小很不屑地道:“以为换个样子我就认不出他来了?姐是看骨头的!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媳妇这是什么眼神?他从这条街上来来回回这么多遍,他就没看出有这么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一次两次他是在逛街看热闹了,这么长时间,我们都第六次来了,他还在我们附近出现,这货一定是在监视我们,”玉小小又总结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眼睛看着别处,问道:“只有他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一个,其他的人我都观察过了,没有问题,”玉小小往嘴里扔了一颗铁蚕豆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街上热闹喧闹的人群,他媳妇把一条街的人都观察过了?!“小小你,”顾三少又有点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是侦察的一种手段,先用排除法,把无害的都排除掉,再用,这会儿是我们说这个的时候吗?”玉小小突然反应过来了,他们是来抓杀人犯的啊,她跟她家小顾扯什么侦察?

    顾星朗“呃”了一声,他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顾着重点吧,”玉小小把铁蚕豆嚼得嘎吧响,说:“我们现在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,一是我们现在就抓人,把这个货拎牢里打到他说,二是我们跟踪这货,可这样一来,我们今天什么时候吃晚饭就不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抚额,这个时候了他媳妇还记挂着吃晚饭!“第二种吧,”顾三少拍板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叹口气,这种吃饭不能准时准点的糟心日子,她到底要过到哪一天去?(您从睁眼吃到闭眼睡觉,还要怎么个准时准点,啊喂啊!)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办完事我们就回家,回家我们就吃饭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我是说,那个犯妇怎么办?”他们跟踪那个男子去了,老妇人怎么办?

    玉小小活动了一下手腕,说:“那就只有我牺牲一下我的形象了,一会儿我成了泼妇后,你记得要尽力阻拦我。”

    泼妇?顾星朗把玉小小的手一拉,声音有些发飘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玉小小说了句:“我要暴虐成性一回。”

    顾三少……,完全听不明白,他媳妇到底想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?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