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40无皮人的身份
    玉小小扒开苏易的眼睛看,然后跟顾星朗说了一句:“白内障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”

    顾星朗能看出苏易的瞳孔浑浊,但白内障这个词,顾三少没有听过,“能治吗?”顾星朗问玉小小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能治。”白内障手术,这个在末世也不算是什么大的外科手术。

    福伯一听玉小小这话,马上就给玉小小跪下了,张嘴要谢玉小小,可是眼泪先流了出来。福伯一直伺候在苏易的身边,知道这些年大公子过得苦,瘫在床上,无法寻死,活着又是在受罪,如果双眼再盲,连福伯自己都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,大公子还活着作甚?

    苏易听了玉小小的话后,身体一僵,但随即就跟玉小小道:“公主莫要哄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哄不哄你,我们看结果,你现在心灵扭曲,我不跟你吵架。”

    苏易……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要怎么治他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动个手术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松开了按着苏易的手,说:“你要给他开刀?”

    福伯一听顾星朗说刀,吓了一跳,忙就问玉小小说:“还,还要动刀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福伯你这话问得新鲜,不用刀,我拿手戳他的眼睛啊。”

    福伯看着玉小小说不出话来,手比刀要好一点吧?

    “你休息两天,”玉小小跟苏易说:“等休息好了,我们先忙眼睛,至于其他的病,我们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易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跟福伯说:“你们把他照顾得很好,他瘫痪这么多年,没有生褥疮,这个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福伯泣泪道:“公主殿下,我家主人的这个病还能治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慢慢来吧,”玉小小也不说能不能治,只是跟福伯说:“先治眼睛,他的旧伤,我回头再看。”

    福伯给玉小小磕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上前把福伯从地上拉了起来,说了句:“不用客气,你知道厨房在哪里吧?你们想吃什么,就去厨房要,我爹刚派了两个御厨给我,他们什么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福伯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公主殿下说到御厨会两眼放光,但福伯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掉脸又跟苏易说:“苏大哥你要听福伯的话,你反正也打不过我,所以你就不要逼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易现在就不想跟面前这两个货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床榻前,扒着苏易的眼睛,又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顾星朗在一旁就吩咐福伯道:“你们安心在这里住下,奉京城这段时间不太平,所以你们不要随意出门,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好了。”

    福伯连声应是,又恭声谢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冲福伯摇了摇手,看着床榻这里,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福伯跟这二位接触了,感觉公主殿下虽然说话不太着调,但跟驸马爷比起来,公主是好相与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大当家这时陪枫林少师站在地下室里,面前的两个无皮人这个时候都不动弹了,枫林少师是袍袖一甩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?不是,”大当家追着枫林少师跑,说:“少师,你不问他们话吗?”就这么走了,这算怎么回事?和着他站这儿,就是陪小娘泡听怪物嚎叫的?

    枫林少师直到走出了地下室,才跟大当家道:“后抓进来的那个,我在永生寺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是吗?他谁啊?”

    “经阁的阁主,”枫林少师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经阁?藏经书的地方?”大当家问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点头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少师,那怪物现在这个样子,也看不出原来的长相来,你确定你没认错人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认得他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嘀咕了一句:“这样也行?我家公主看骨头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大当家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您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顾星朗说昨夜水关桥头,是一家三口缠着他,”枫林少师说:“一老一小两个妇人都死了,公主从宣华街抓回来的人里,没有老者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那,那还跑了一个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那这个无皮的人就是那个老者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把枫林少师的话想了想,说:“对,少师说的对,这个应该就是那个老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经阁的阁主是个年纪跟澄观相仿的人,”枫林少师低声道。

    大当家愣了一下,随即一拍巴掌,说:“他是披人皮的怪物啊,他当经阁阁主的时候,一定是披着另一张人皮。对了,少师,他们这皮不会烂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快十年没有见过他了,”枫林少师说:“他在经阁深居简出,也不接待访客,所以寺中的人无事不会去打扰他,经常见他的人只有莫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身上的皮会烂,”大当家跟枫林少师说:“不然他不会躲着不敢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是躲着不敢见人?”顾星诺说着话,独自一人走进了院门。

    大当家忙给顾大少行礼。

    顾星诺走到了两人的面前,低声问道:“知道那两个人的身份了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少师认出公主后逮着的那个,是他们永生寺经阁的阁主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另一个我没有听过他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经阁的阁主,我在永生寺时,听过他讲经,没有见过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冷笑道:“听他满口的佛家教义,满口的善恶有报,慈悲为怀,没想到他自己却是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叹了一句:“是啊,谁能想到呢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我们跟怪物能有什么道理可讲?大少爷,那两个在下面什么话都没说,光嚎了有两个多时辰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问枫林少师:“这是何故?”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也许是因为他们现在无人皮可穿,所以时间一长就疼痛难忍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惊道:“那怎么办?我们还得给这两个怪物找人皮去?死人皮行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就发现,跟着玉小小的人可能真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顾星诺对大当家这样的人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,问道:“公主和星朗呢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看苏大公子去了,也不知道公主能不能治苏大公子的病,我看苏大公子也不是个脾气好的人,那人都不知道笑的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