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54俘虏说,我们带了一个人到奉京来
    “是,”顾大少点头,跟花大公子承认道:“不是事先知道,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,这一支禁卫军,就藏身在前街的一处宅院里,为了不引起这帮凶徒的注意,他们是乔装分批进入的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花春临的情绪一时之间难以自控。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这些人迟迟不动,所以我把除了这一处宅院以外的兵马都撤走了,我低估了这帮凶徒的本事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?”花春临这会儿说话的声音里听不出怒气来了,花大公子看着顾大少道:“人死了,你跟我说抱歉有何用?你为何事先不告诉我?如果我事先知道,我至少可以多调一些侍卫来府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皇姑的命,圣上是最看重的,”顾大少低声说道:“想要你和皇姑的性命,那这些凶徒得先杀死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在屋里跟花府的侍卫们说:“我大哥就是这样的汉子!”

    顾大少带着禁卫军们冲进花府,这是花府侍卫们都亲眼看见的事,所以侍卫们对玉小小夸顾大少的话没有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花春临跟侍卫们就是截然相反的心境了,在花大公子听来,顾星诺这话告诉了他两件事,一是,这事圣上是知道的,那这事就是圣上同意的事,二是就算事先有隐瞒,但他顾星诺也带兵赶到了,并没有置他们的性命于不顾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”顾星诺接着跟花春临道:“你要从何处调侍卫?跟知交好友借吗?这种暗中进行的事,怎么能让太多的人知道?”

    花春临这一回更是被顾星诺弄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心中难受,可以请国师为他们做一场超度的法事,”顾大少又道:“我去灵前给他们磕头认错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在房里问侍卫们:“打不过,这个也是错吗?”

    侍卫们……,求别闹!现在除了天地君亲师,还有什么人能让顾相爷下跪磕头了?

    花春临这时看着顾星诺一笑,道:“弃武从文之后,相爷的口才越发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请国师,”顾星诺道:“国师为他们超度那天,我一定会到场。”

    花春临摇头道:“不必了,他们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在房里说:“姑父,你是说不用让国师给他们超度,还是说我大哥不用去磕头?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o(╯□╰)o,怎么什么事里都有公主殿下呢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姑父,要是超度对他们好,你就让国师来办这事好了,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你这么说澄观国师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“公主啊,”这个时候顾大少不得不扭头看关着的房门道:“侍卫们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血都止住了,我在等小庄的拿药来啊,早知道他到现在不来,不如我自己跑一趟了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了花春临一眼,转身推门进了屋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手里的一个沾血的布团扔地上,见顾星朗进屋了,就说:“小庄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!”玉小小叹气。

    一个侍卫大着胆子说:“公主,就是飞也不能这么快从驸马都尉府到花府跑一个来回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这侍卫,说“算了,我就不跟你说我可以这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侍卫……,那您就不要说啊!

    顾星朗小声道:“你不能拿小庄跟你比,再等等,他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这不是担心他在路上再遇上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今晚事情闹这么大,就是还有凶徒藏身城中,他们今天晚上也不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事闹大了啊?也对,这特么的又血流成河了!”

    顾星朗道:“外面有兵马司的人到了,这条街已经被围上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小声嘟囔:“早来一步噻。”

    花府侍卫们集体沉默中,好像公主殿下不来,来再多的人也是送死啊!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小庄扛了药箱来,玉小小带着顾星朗在房里又是一阵忙活,在玉小小的指导下,顾三少现在替人打针的技术已经很熟练了。

    顾星诺跟花春临走到了三个俘虏的面前,顾大少看看这三位,说道:“一个时辰到了,你们想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三个俘虏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房里边给侍卫长做青霉素的皮试,边喊:“不说就扒皮,我这里缺好几张人皮呢!”

    顾大少……,他跟这位真不是事先约好的。

    三个俘虏听见了玉小小的话,身子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顾大少低声道:“你们想好了?”

    先前那个被吓尿的俘虏道:“我不知道其他的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那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跪在中间的俘虏吼这个贪生怕死的同伴道,如果他们背叛了永生寺,他们将面对什么?这个混蛋怕被玉玲珑剥皮,就不怕被莫问弄得不人不鬼吗?

    顾大少指着这个俘虏命禁卫军道:“将他拖下去,一会儿让公主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禁卫军拖着这位就往一旁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清楚!”这个俘虏被拖行着,仍是冲两个同伴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他的舌头没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顾林跑上去,拿了匕首就将这个俘虏的舌头割了一半下来,又将止血粉胡乱地洒在伤口上,不让这人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顾大少指着最先开口的这个俘虏道:“知道什么,你就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俘虏低头看地。

    顾林将手里的半截舌头扔在了这俘虏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俘虏的身体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再问你一遍,”顾大少说:“你说是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公主能保住我的命吗?”这个俘虏抬头看着顾大少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房里说了一个字:“能!” 分手妻约 t./rjjji

    顾大少看着这个俘虏笑道:“现在你能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一个人,”这个俘虏低声道:“是上头让我们带到奉京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这个俘虏说:“他不能说话,手也不能动,上头命我们最后办完差事离开奉京时,要将他的头扔在奉京的帝宫门前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和花春临互看了一眼,莫问这是又想干什么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