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55我穷,所以我没钱
    “这个人现在在哪里?”花春临问这个俘虏道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顾大少却是猛地一转身,快步走进了玉小小和顾星朗所在的偏房里,开口就跟玉小小道:“公主,看来要麻烦你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能听见院中的对话,这位也乐于做一个传声筒,所以院中的审问都说了些什么,屋里的人都知道。顾星朗听了顾星诺的话,就道:“那个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顾星诺摇头,道:“光猜是猜不出来的,我们这里一封街,这帮凶徒的同伙一定会把这个人换地方隐藏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行,我走一趟。小顾,再过半柱香的时间,他们要是不过敏,你就给他们打针,要是过敏,就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清楚这个时候自己不可能跟着玉小小去,便点了点头,叮嘱了玉小小一声:“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,”玉小小答应了顾星朗一声,跟顾星诺往屋外走。

    一个侍卫看着这二位走出去了,小心翼翼地问了顾星朗一声:“驸马,什么叫收到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看看躺在床榻上的侍卫长,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:“就是知道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……,那为什么公主不直接说知道了呢?不过这个问题,没人敢再开口问驸马爷了,因为公主殿下离开后,驸马爷顿时就有了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势。(o(╯□╰)o)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了院中,将愿意投诚的俘虏提着衣领子拎在了手里,说:“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俘虏这会儿只有点头的份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也叮嘱了玉小小一声:“公主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小心的,”玉小小说着话,手里拎着一个身高七尺多的大汉直接窜上了院墙,一个纵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顾星诺在玉小小走了后,才问花春临道:“他们把人藏在了哪里?”

    花春临说:“朝天街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街名,顾星诺的眉头马上就是紧锁,朝天街靠近帝宫,住在那里的人家没有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花春临小声道:“既然赵秋明可以是莫问的爪牙,那奉京城再多出几个莫问的爪牙,这一点也不奇怪。相爷,那个宅院是谁的府邸?”

    顾星诺摇头。

    花春临见顾星诺摇头,便不再问了,顾星诺长年在望乡关领兵,不熟悉京城的情况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带人去朝天街,”顾星诺看一眼身后的偏房,跟花春临道:“你让星朗守着伤患即可,其他的事,等我和公主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……,这是还怕他把驸马爷累着吗?

    顾星诺在花府外点齐了一队兵马,骑马带着这队兵马,急匆匆往朝天街赶去。

    小庄送了顾大少走,跑回偏房,跟顾星朗小声道:“驸马,大少爷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一下头,屋中的血腥味,让他这会儿又隐隐有些难受,暗自运一下清心咒的功法,疼痛感,让顾三少的大脑得已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玉小小拎着俘虏到了朝天街后街的一座挺大的宅院里,侧耳听听这宅院里的动静,玉小小跟俘虏说:“你没耍我吧?这里头没人。”

    俘虏手往后宅指,说:“公主,去后宅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看啥啊看?里头没人。”

    俘虏这个时候有点钻牛角尖了,找不到他们带来的人,那玲珑公主和顾星诺都不会放过他啊,“公主,”俘虏跟玉小小说:“你不去看上一眼,怎知后宅无人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这位还不死心,身形一晃,将这位带到了后宅,说:“这下子你死心了吗?”

    后宅的一处院门口,倒着两个使粗婆子的尸体,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躺在地上,都是被人一刀割破了咽喉而亡。

    俘虏跑进这个院门,然后呆住,他面前一排五间房全都房门大开,里面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进来,说了一句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俘虏喃喃自语道:“怎,怎么会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俘虏又拎在了手上,说:“怎么就不会呢?你的同伙发现你们没能按时回来,知道事情不对,就带着那个人走了呗。”

    俘虏看玉小小话说得很轻巧,突然也不知道是从来哪里来的胆子,冲玉小小怒道:“你就不着急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了句:“我怎么不看急?咋地,非得我哭给你看,才能证明我在着急吗?”

    俘虏……,这是着急的样子吗?!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这俘虏,说:“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,我是不会把你怎么地的,你想想怎么跟我大哥说吧,我大哥这人是很狠毒的。”

    俘虏……,这位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?

    玉小小拎着俘虏站在了朝天街上,扭头往北看看,说:“看,那是我爹家,也不知道我爹这会儿睡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俘虏这会儿很想死,公主这是在跟他唠嗑吗?这会儿天都快亮了,贤宗陛下不起床准备上早朝吗?啊呸!想到这里,俘虏呸了自己一口,活命了吗?他就操心皇帝起床上早朝的事?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又自言自语地嘀咕:“这街上怎么连个卖早点的摊子都没有?天了噜,我要上哪里去吃早饭?”

    俘虏还是很想去死。

    玉小小摸摸自己的衣兜,问俘虏:“我没带钱出来,你身上带钱了吗?”

    俘虏摇头说:“没带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出来混竟然不带钱在身上?”

    俘虏……,他是在去杀人的,他为什么要带钱在身上?!

    玉小小咂了咂嘴,目光有些同情地看着俘虏说:“你不会是因为找不到工作,穷得快饿死了,才跑去跟莫问混的吧?啧,我就说嘛,正常人只要有活路,谁会傻逼兮兮地跟着莫问那个死秃混?”

    俘虏实在是忍不下去了,跟玉小小说:“我不穷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的钱呢?”[^^].首发

    俘虏说:“那公主你的钱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穷,所以我没钱啊。”

    俘虏(#‵′

    玉小小追问:“你说你不穷,你的钱呢?”

    俘虏只得道:“在刚才的宅院里,我的钱都放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拎着俘虏转身又往刚才的宅院走了,说:“我去,这重要的事,我不问,你是不是就准备一辈子不说了?钱是能随便抛弃的玩意儿吗?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