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66被赶出门的公主和驸马
    贤宗出了小客栈,看看空荡荡的街道,心情沉郁,跟顾星诺道:“洪奇辉这个人朕记得,这人跟赵秋明一度不和,没想到啊,他也是莫问的人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

    顾星诺道:“圣上,现在把他揪出来,总比战火燃起后,被这人所害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战火,”贤宗念一遍顾大少的这个用词,转身上了车,现在再说他不想打仗,那就是废话了啊!

    “起驾,”有太监在贤宗安坐车中之后,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行人前呼后拥着贤宗的车驾,往街前走去。

    周谦在贤宗走后,命手下道:“把洪家人的尸体拖出去,四个门分一分。”

    本也是生在富贵中的洪家人尸体,不多时便被兵卒们剥去外衣,只留了贴身的内衫,用长绳捆了,拖在马后,还没有被拖行出这条小街,这些尸体就都血肉模糊,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贤宗坐在车驾中,听自己的一个大内侍卫统领说洪家人尸体的事,贤宗听得很是心不在蔫,他下令悬尸示众,为的是吓唬活人,他对死人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大内侍卫统领说:“有女眷的衣衫被拖行得尽数破烂,引了很多人去看。”

    贤宗听了大内侍卫统领这话,才有了一点兴趣,说:“死人的尸体有什么可看的?活人的不看,看死人的?”

    大内侍卫统领……,这个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贤宗用手撩起车窗帘,这会儿车外又是车水马龙,繁华热闹的街景了,这让贤宗的心情好了起来,跟大内侍卫统领说:“找个地方停下,朕要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大内侍卫统领听了贤宗这话,脑仁疼,现在城里不知道哪里还藏着怪物呢,圣上还要逛大街?“圣上,”统领跪在车中给贤宗磕头,劝道:“城中这会儿不安全,奴才求圣上回宫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有顾言若跟着朕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大内侍卫统领想说实话,又不敢说,顾相爷武艺是高强不错,可对上无皮的怪物,顾相爷能派上用场?相爷又不是公主!

    “如今你也要管朕了?”看自己的大内侍卫统领还要劝,贤宗把脸一沉,冷声道:“你怕了那些怪物?”

    大内侍卫统领看着贤宗,他是真的怕啊!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,”贤宗冲大内侍卫统领把手一挥。

    当玉小小不在跟前的时候,一般来说,贤宗陛下想干什么事,那基本上都是能干成的。

    车驾拐进一个巷口,不多时,贤宗就带着顾星诺,还有披风兜帽低垂的枫林少师走出了这个巷口。暗卫们把这三位团团的护在中间,统领带着自己的手下,还有一队禁卫军不远不近地,提心吊胆地跟在后面,

    贤宗在这条街上也没有走上几步,就看见了一个自己认识的人,“站住,”贤宗冲这位道。

    在福慧皇姑身边伺候的太监看见了贤宗,腿一软就要下跪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给朕站好了。”

    太监颤巍巍地站那儿,颤声道:“奴,奴才,奴才见过圣上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一站下来说话,统领忙就带人上前,将贤宗跟路人们隔开。

    贤宗看着这太监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太监一听贤宗的这句问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说:“圣上,皇姑晕过去了,奴才奉主子之命,来请圣手药堂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皇姑晕了?花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太监这一回不敢说话了,吱唔了半天,说了句:“奴才,奴才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”贤宗说:“那皇姑还要你伺候什么?”

    太监吓得身子一缩。

    贤宗道:“说!”

    “皇姑跟公主说事情,”太监这一回语速飞快地道:“然后皇姑就昏迷了过去,奴才,奴才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一边一个站在自己身边的顾大少和枫林少师,这太监不知道,他们是应该知道的,福慧皇姑一定是被公主殿下气晕的啊。

    顾大少果断装死,枫林少师笑了笑,想说话,少师又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。

    贤宗很有兴致地道:“我们去花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这个时候突然明白,为什么圣上一定要出宫来了,看洪奇辉是假,看公主的热闹是真吧?

    枫林少师隐在兜帽下的嘴角一抽,显然少师的想法跟顾大少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爹?”玉小小的声音,从大内侍卫们的人墙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贤宗几个人一起扭头看,就看见玉小小手里拿着一串糖人,跟顾星朗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大内侍卫们不敢拦这二位,让开了一条道理。

    玉小小咬着糖人站在贤宗的面前。

    贤宗看看被闺女啃得只剩下一小半的糖人,说:“你买的是什么糖人?”贤宗也是见过世面的,他就没见过有一大块实心的糖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就是糖人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问你选的是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,公主没选花样,就要了一个实心的圆块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还,还能这么买糖人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实心的份量才多啊,吃糖要花样干什么?爹,你不会卖糖人的时候,被老板坑了吧?”她的这个爹啊,玉小小摇头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摇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玉小小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别朕呵呵。”

    于是玉小小说:“那我们就一切尽在不言中吧。”智商这玩意儿,不能强求,对不对?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去你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啊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慢慢逛,我和小顾去前头逛逛,再见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等等,朕听说你把你姑姑气晕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斜眼看一旁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小太监这会儿恨不得自己凭空消失算了。[^^].首发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出宫的时候,父皇是怎么交待你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怎么不说她把我和小顾赶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贤宗张口结舌了一下,看向了顾星朗,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闺女欺负别人,贤宗能看得很乐呵,听说闺女被人欺负了,贤宗的心里就开始不大舒服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含糊道:“也没有什么,公主跟皇姑口角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贤宗瞪眼道:“口角几句,福慧就把你们赶出家门了?”贤宗陛下还没见着福慧皇姑人呢,就已经开始护短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