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68杀人的标记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福慧皇姑听玉小小向花春临道歉,马上就质问玉小小道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玉小小面瘫脸,这会儿连目光都很“冷酷”,贤宗就用一种你怎么可能不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皇妹。

    福慧皇姑气结。

    顾大少清了清嗓子,问花春临道:“这石头是?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忙就跟贤宗道:“圣上,臣门前石狮的基座上,被人刻了标记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贤宗这下子认真起来了。

    花春临让人将基座往前抬,指着基座快到底的一处地方,禀道: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看这标记,说:“这是什么?佛头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道:“是佛头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会不会是之前就有的?”

    花春临摇头,道:“这石狮是我命人新刻的,先前的那个因为年代太久,石狮面部开裂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你确定之前没有?”

    花春临说:“石狮送来的时候,我亲自看过,没有这个标记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会不会是哪个小孩子贪玩,随便刻着玩的呢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朗小声跟玉小小解释:“府门前有人看守,怎么会让小孩子在石狮上刻字玩耍?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是怎么回事呢?”玉小小问:“看门人怎么就不管用了呢?”

    在经受了玉小小的两回上门之后,花大公子已经是怕了这位,马上就跟玉小小承认错误道:“是门人无用,公主殿下,下官也是用人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家人,姑父你还自称什么下官呢?”玉小小不等花春临把用人无方这个词说完,就道:“你不用跟我客气啊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冷眼看着玉小小说:“你不是要跟我友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你,姑父是姑父,”玉小小说:“你俩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又被玉小小的逻辑噎住了,如果没有她,那她相公又算是这位哪门子的姑父呢?

    顾星诺和顾星朗这时都蹲下身,细看石头上的标记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自家小顾这么认真,暂时放过福慧皇姑了,声音极低地问枫林少师:“这是你们永生寺的什么特殊记号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摇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叹气道:“你说你在永生寺混这么多年,到底有何意义?”这位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玉小小道:“所以莫问做的很多事,我都是不知情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愣怔了一下,说:“你什么意思,你是在跟我说,你其实是个好人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至少我不是个十恶不赦的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不太明白文枫林在这个时候,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,不是十恶不赦,这位也不能算是好人吧?玉小小到了今天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永生寺的少师,前辈子会被残暴女帝抢到身边去,这人明明武功不错,为什么前辈子装作不会武?文皇夫的事,在玉小小看来,完全不科学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公主,我会改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改?你要做好人了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点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加油,做好人其实挺难的,没当坏人自在,你说到就要做到啊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轻笑了一声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挠头,这人的这辈子她还是看不明白,这是想跟大冬好好过日子了,所以这位要改邪归正,做个好人了?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看一眼跟枫林少师小声说话的玉小小,跟贤宗道:“圣上,这刀口很整齐,深浅一致,刻这佛头的人一定会武,要不就是常年雕刻的石匠。”

    哪个石匠会没事跑花府门前刻佛头去?

    贤宗问顾星诺:“刘府的门前,你们有发现这种标记吗?”

    顾星诺摇头,道:“刘府的门前没有镇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去好好找找,”贤宗道:“若是有,那就给朕全城找这种标记,让百姓们自己找,有就告之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,”顾星诺领旨道。

    “将这个标记拓下来,”贤宗又道:“言若你亲自去一趟刘府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内侍卫跑上前,拿了纸笔,蹲在基座前开始拓画。

    顾星诺跟贤宗道:“看来选目标和下手的是两伙人,不然他们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贤宗摇头道:“朕说怎么抓住了人,审问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结果,原来那帮人只是听命行事的,真正主事的人并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抓住这个人,臣相信一定可以从这人的嘴里,问出不少东西来,”顾星诺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这个人,”枫林少师开口道:“我就不会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完成任务,这个人敢走吗?”顾星诺问枫林少师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你确定选目标的是一个人吗?不会是一伙人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一个,还是一伙,”顾星朗道:“他们若是就此收手,奉京城这么大,我们很难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先放一放,”贤宗道:“言若先去查这个标记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拿着拓好的佛头,带着人往城南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爹,幸好我把石狮子扔了啊,不然姑父怎么可能发现上面有标记呢?这标记标得这么低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嗯,朕记你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圣上,这石狮上的标记是臣妹的相公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花春临就劝:“皇姑,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玉小小说:“这个账要算清楚,姑,我要不扔,我姑父怎么能发现标记呢?”

    福慧皇姑说:“那我不让你拆房,你会扔石狮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找你讨要财产,你也不会让我拆房啊,”玉小小说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t./r278rmv

    皇姑这下子被玉小小逼到悬崖边了,发狠道:“我若是不成亲,公主你会送出这份贺礼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成亲还是我牵得线呢,这个你要怎么算?”翻旧账谁不会翻?

    福慧皇姑这下子没词了,皇姑的脸皮还没有厚到,当众说她与花春临早就相爱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做人要讲道理,”玉小小教育自家姑道:“在这一点上,我姑父就比你强。”

    花大公子站着就头晕了一下,能不能别再给他拉仇恨了?福慧的心眼可从就不大啊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,(梅果各种求呀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