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78大哥你这么壕,大嫂她造吗?
    “圣上是真的喜欢五殿下的画,”小卫为贤宗说了一句公道话:“圣上收藏了五殿下的一幅画,我记得圣上经常看这幅画的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

    归宁的目光有点亮度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嗤了一声,指指自己的小胸脯,说:“那画我看过的,很丰满的一个美人,这里露着哦。归宁,我那时候就想找你问问,这位波霸是谁?”

    归宁呆愣道:“波霸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啊!”玉小小用手比较了一下在场的男人们都知道的形状。

    归宁的脸瞬间涨红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要不你指望我爹看你画的看什么啊?他能看你画的花草?别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连小卫都怀疑贤宗盯着那副美人图看的真正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,”归宁嘴唇哆嗦了半天,问玉小小道:“你一定要辱我至此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玉小小奇怪道:“我一没骂你,二没揍你,我什么时候辱你了?喂喂,好歹是我把你从永生寺那帮人手里救回来的啊,报恩什么的我就不要求了,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尊重?”

    归宁心里有小人在掀桌,我们两个到底是谁不尊重谁?!玉玲珑你是个混蛋啊!

    “公主,”顾大少冲玉小小摇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冲归宁撇了撇嘴,对于面瘫来说,玉小小今天脸上的表现已经很多了,“最后说一句,也许你的画是人体夸张的画法,要不是,那你对人类的身体就是一种侮辱了。”

    被说别的,归宁能忍,可是说他的画不好,那归五皇子是不能忍的,五殿下问玉小小道:“我怎么侮辱人体了?”

    “你画的那人四肢长度不对啊,”玉小小说:“你画猴子能这么画,反正除了生物学家,也没人关心猴子的四肢是个什么比例,可你画的是人啊,你懂人体学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画的人是猴子?”归宁问了玉小小一句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算了吧,猴子能长出那种胸来吗?你折腾人也就算了,放过猴子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问了一句:“到底是什么样的画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下次我带你去我爹那里看,不过看了那画后,你不可以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一回没说胸,可顾星朗秒懂她的意思,当即就摇头道:“我就是问问,我不爱看画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要紧,你去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很坚定地道:“我不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下子满意了,说:“那也行,一会儿你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媳妇这话,顾星朗马上就看自家大哥、二哥和小卫。

    两个当哥哥的和小卫倒是希望自己这一次还是不懂公主殿下的话,见顾星朗看自己了,这仨位只能当自己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问归宁:“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画吧?”

    归宁大声道:“我知道!我就画过一幅这样露,”胸这个字眼,归五皇子没好意思说出口,顿了一下说:“就这样的画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呢,你不画成这样,我爹也不会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归宁说:“你能不说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艺术家,也得接受一下不同的意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艺术家!”归宁说:“这个艺术家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呃,”玉小小说:“画家,写文章什么的,这样的人统称艺术家,你文艺到今天了,不知道艺术家是什么?艺术家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归五皇子在这个时候终于崩溃了,有被人说得一钱不值的艺术家吗?!“我作画坏了你的事吗?”归宁冲玉小小大声道,这是多大的仇,让这货这么说他的画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又不看画,你能坏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归宁说:“那你为什么这么看轻我的画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去,你画画就是让人看的,我不小心看到了,我还不能说一下感受了?你说你当皇子这么霸道多好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小心?”归宁说话的声音已经是吼叫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真心不小心,我爹还跟我说,你那画不值钱,一袋米都换不来。”

    顾家兄弟…

    小卫……

    圣上那是怕你抢画啊,归宁的画,能换一个库房的米面吧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归宁手指着玉小小,身体发抖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说啊,你要怎么地?”

    归宁说:“你不能看轻我的画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”玉小小说:“这种事还能强迫的?我不逼你回家造反,你也别逼我违心说喜欢你的画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争位,你要怎样?”归宁这句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不逼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愿意,”归宁说:“我也不逼你!”

    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,说:“那行,那我砸锅卖铁买你一幅画好了,我把画供起来。”

    归宁问:“你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真,”玉小小说:“比珍珠还真!”这货都违心地回去造反去了,那她装作喜欢一幅画,这事做起来,她不亏啊。

    “行!”归宁这一声行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小卫跟顾家兄弟三人嘀咕:“他不会是被气疯了吧?”这人为了公主殿下的一声好,就去造反去了?他家公主总共就读完了一本三字经,他家公主看画能看出个什么好坏来?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看着归宁道:“五殿下,此事事关重大,您还是再想想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归宁说:“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摸摸自己的衣兜,然后跟顾星朗说:“难得他这么汉子,小顾,我们也拿出一点诚意来,给他订金,我身上的钱刚才都买香蕉了。”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顾星朗摸摸自己的兜,他兜里也没有多少钱了,不然刚才那串香蕉他也不会让玉小小拿钱,“要给他多少?”顾星朗问玉小小,不行的话,他得回房去拿钱去。

    顾大少怕玉小小再说出一袋米的话来,不等玉小小说话,直接拿了五百两的银票给归宁,说:“五殿下,这是订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一眼,一百两的银票,一共五张,公主殿下顿时就被自家顾大哥壕出了一脸血,五百两啊!这能买多少大米回来?!

    “公主,”顾星诺手指点点玉小小,摇了摇头,说:“你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大哥你这么壕,大嫂她造吗?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