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896公主说,文枫林做事靠谱过吗?
    顾星诺把枫林少师的话稍想了一下,便道:“经脉逆转,这个不会害到星朗的性命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枫林少师方才就被景陌逼问过了,这会儿顾大少又问,枫林少师只得把自己答复景陌的原话再说一遍,道:“这对一般人来说当然危险,不过对星朗,我想应该没有危险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”

    景陌这个时候又想起一件事来,问枫林少师说:“之前有人修练过这种功法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有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那此人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答非所问地道:“此功法一共十层,据说练至最后一层可让人长生不老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听这个长生不老就炸毛了,冲枫林少师摆手道:“你够了,长生不老他妹吧,你就告诉我们,那位前辈现在是死是活吧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练这个清心咒红练死的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转眼珠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吼了一嗓子:“老实交待!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口胡!

    玉小小捏拳头,前辈练死了,那她家小顾这个后辈还有活路吗?她就知道文枫林从来就是个坑货啊!

    枫林少师在屋里的几位跟自己翻脸之前,说了一句:“那个人修练到第九层,眼看着第十层功法要大成的时候,走火入魔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捏着拳头说:“你这还是我家小顾要死的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别说话,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你就练哦?文枫林做事靠谱过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下子不乐意了,说:“公主,你这不是信我?”

    玉小小:“呵呵。”文枫林就属于那种谁信谁死的货!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那个人就是莫问的师父寻源,寻源死后莫问就成了永生寺的主持,寻源是怎么死的,无人看见,都是莫问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景陌和顾大少,顾二少面面相觑,寻源大师的名号他们都听过,这人存在于很多史集之中,只是这位大师是怎么死的,他们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拧着眉头道:“我的天,这个大师不会是被莫问杀的吧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这个除了莫问,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二少这时道:“那你的意思就是,我们赌一场,赌寻源大师是被莫问所害,所以星朗练这个功法会没事?”

    景陌看着枫林少师,声音很平和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咄咄逼人的,景陌说:“既然这功法这么好,为什么你自己不修练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对啊,这种好事你为什么要让给我家小顾呢?”

    景陌的不信任,枫林少师完全不在意,只是玉小小的话,让枫林少师有些受伤,但少师还是道:“我试过,我练不了,经脉逆转太过痛苦,我想这个世上除了星朗,大概也没有人可以练习这个功法了。”

    顾二少铁青着脸说:“这又是何故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顾星朗说:“也许是因为他正中着毒,像他这样中着奇毒的,世上有几人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里,顾星朗是不知道真相,玉小小和顾二少是属于脑子里弯弯绕绕比较少,所以还想不明白,但景陌和顾星诺那都是人精,这二位想枫林少师的话,一想就想明白了。因为顾星朗是药人,还是一个平日里神智正常的药人,所以这个名叫清心咒的功法,顾星朗能练,其他人就算捧着这个武学瑰宝,也只能是干看着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寻源……”景陌话说了一半,没有再说下去,如果现在只有顾星朗能练清心咒,那百十年前,传奇一般存在的寻源大师岂不也是一个药人?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这个我不知道,想知道答案只有去问莫问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什么都是问莫问,你听听你师父的名字,莫问!不要问,我们还问啥啊?”

    屋里的几位……,这个时候您能说说正经话吗?

    顾星朗就着雨水洗了一把脸,抿一下嘴唇,有血水进入他的嘴中,甜如蜜糖一般。顾星朗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这口血水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掂脚摸摸顾星朗的脸,说:“这一回你又把莫问的人干掉了,莫问一定会哭的!少师,被我家小顾干掉的boss,不是,我是说厉害角色是谁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他是莫问的近侍僧长,莫问去苗地时留他在永生寺主持大局,没想到会是他带人到奉天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这一回永生寺的人全都被解决了?”

    顾二少说:“差不多了吧?”这都抓了多少了?莫问总不能派一支军队来他们奉天吧?

    顾星诺和景陌,枫林少师三人都只是摇头,敌在暗处,有些事情不到结束,你永远下不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再有也不怕,”玉小小这时候又说道:“反正他们想杀人时,遇上我家小顾,呵呵,他们一定会死啊。小顾,这些莫问的小伙伴,你随便杀吧,想怎么杀就怎么杀,让莫问去哭泣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被玉小小弄得,没什么忧伤的情绪了,遇上莫问的人就疯癫,顺着他媳妇的思路想下去,好像真不是什么坏事啊。

    门前的大衣箱里传来了敲击声,显然里面的人已经被关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景陌就站在大衣箱旁,踢了一脚衣箱,景陌说:“那三个无皮的怪物在里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哦对了,无欢呢?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多谢公主还能想起他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的。”(你这种话说了谁信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“去看看无欢国师吧,”顾星诺说了一句。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“走,”玉小小拉顾星朗的手。

    对门的房间里,两个分量不重的小板凳漂在水里,不少碎尸块被水带进屋,所以虽然积水已经不再是血水,但房间里还是散发着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玉小小将三个无皮人从衣箱里拎了出来,往床榻前一放,说:“事情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,你们看看无欢这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
    三个无皮人看着在床上昏睡的无欢,一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景陌忙就道:“摇头,你们是在说,国师无药可救了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