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02是药人又如何?你仍是顾星朗
    顾星朗洗了澡到无欢这里来时,玉小小已经把无欢伤口处理好了,坐在床边上啃苹果,看见顾星朗进屋,冲顾星朗挥了挥手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顾星朗走到床前,看见无欢的样子就是一愣,无欢这会儿看上去气色比方才好了不止一点两点,“这,”顾三少说:“这是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铜铃很神奇啊,”玉小小说:“无欢大哥恢复的速度远胜那只大黑狗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也觉得是,就点头道:“是比那只狗快。”

    无欢……,虽然知道这两个货没有恶意,但能不要拿他跟狗比吗?

    玉小小塞了个苹果给顾星朗,说:“坐下来吃吧,你陪无欢大哥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了床前的圆凳上,应付性地咬了一口苹果,他也吃不出酸甜来,只当是解渴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抬腿碰一下顾星朗,头朝无欢那里歪了歪,说:“无欢大哥说听我说话头疼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嘴角抽了一下,天知道他媳妇又跟无欢说了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你跟无欢大哥聊聊,”玉小小把苹果核也嚼巴嚼巴咽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只得喊了无欢一声:“无欢国师。”

    无欢这会儿精神头看着好了不少,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力气了,看着顾星朗道:“你若不嫌弃,就跟公主一样,喊我一声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转了转手里的苹果,神情郑重地喊了无欢一声:“无欢大哥。”

    无欢半张完好脸上,笑容欣慰,低声道:“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有一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说:“那是,我家小顾再怎么也比文枫林那个混蛋强,对不?”

    无欢说:“我们不要说他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看来文枫林跪求原谅的路遍布荆棘啊,无欢连这位的名字都不愿意听。

    “无欢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顾星朗问无欢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”无欢说:“把你的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愣。

    无欢说:“我听公主说,你在练清心咒?”

    顾星朗将手碗放在了无欢伸在被外的手里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无欢勉强凝神,把顾星朗的脉把了足足两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吃了一个苹果,还喝了一壶茶,吃了半碟点心,见无欢终于放开了顾星朗的脉门,玉小小忙就问:“咋样啊?”

    无欢说:“你运这功法的时候不疼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无欢想了想,突然又看向顾星朗被玉小小扣掉一块肉的右手,发现顾星朗的这只手上没有缠着纱布了,便问:“公主跟我说你的手伤了,怎么不上药?”

    顾星朗将右手举给无欢看,说:“只是破了点皮,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半举着的右手手心里,横着一道浅浅的伤疤,看着像是陈年早已愈合的旧伤,哪里像是刚少了一块肉的伤口?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的手拉在自己的手里,摸了摸,说:“什么时候好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不以为意地道:“回来的路上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看无欢,说:“情况咋样?”

    无欢国师注视着顾星朗的眼睛,顾星朗之前的疯狂,这会儿在这双眼睛里全无痕迹,“如果不觉痛苦你就修练这功法好了,只记住,有一日你觉得痛苦了,就不要再练它,以防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无欢又与顾星朗说了几句叮嘱的话,之后便沉沉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累了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受伤以后,他一定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皮肤溃烂是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的脸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将顾星朗的头一抱,说:“等他身体好了,我给他做矫正手术,没事的,我们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呼吸间全是玉小小身上的味道,这味道让顾三少放松了一些,在玉小小的手上亲了亲,顾星朗说:“清心咒会回回都管用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当我们蠢哦?在你六亲不认的时候,我们还不要命地往你跟前凑?今天是特殊情况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笑,说:“也是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给顾星朗看自己的拳头,说:“再说,不还有我在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握着玉小小的手站起身,小声道:“走吧,时候不早了,我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去睡觉吧,我守无欢大哥一夜,万一他一会儿再有事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就抬手揉了揉玉小小的头发,说:“饿了厨房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驸马都尉府的厨房一天24小时都有吃的,只要呆在家里,她就一定饿不着。

    顾星朗走出了无欢的卧房,抬头看一眼雨过天晴后的夜空,大当家在这时匆匆跑了来,跟顾星朗说:“驸马,大少爷,二少师,还有少师进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“嗯”了一声,往庭院外走。

    大当家跟着顾星朗走,说:“驸马,无欢国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没事了,”顾星朗说:“你师父和五殿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我师父已经睡下了,五殿下跟狗子要了纸笔,不知道在写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府里今晚你带着兄弟们好好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大当家忙就领命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快步走远,大当家站着发了一句牢骚:“这得折腾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顾星朗到了一处院墙下,翻墙而过,往府外这条街的街尾走去。

    深夜的街头没有行人,刚下过雨,道路泥泞,顾星朗走出这条街,十字路口的一家店铺的屋檐下,老道天星子的师弟天杰坐在石阶上,脚下倒着几个空了的酒瓶。

    顾星朗走到了天杰的面前,问道:“这么晚了,道长怎么会坐在这里?”方才他在回来的路上,就已经看见了这位。

    天杰用浑浊的双眼盯着顾星朗看,道:“驸马是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妖孽王爷小刁妃:http://t.cn/R278rmV

    天杰晃一下手里的酒瓶,道:“无家之人,呆在哪里都一样,驸马有什么要问的,就问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天杰笑道:“你是顾星朗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冷道:“我是药人吗?”

    天杰笑着摇头,道:“是药人又如何?你仍是顾星朗啊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