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11她凭什么跟长公主殿下争?
    阮逸出了顾府,顾府派了两个侍卫,都没让这位阮少爷在奉京城里落脚,赶在城门关闭之前,将这位阮少爷“护送”出了奉京城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阮逸出了奉京城,在城门前呆站了半天。就算是入夜,城门就要关闭了,奉京城的城门这里还是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,阮逸却站在人群外,周身发冷。受了顾星诺的辱,又觉得自家大伯父算计了自己,阮逸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自处了。

    几个阮府的随从在旁边等了阮逸半天,见阮逸站那里始终不动,一个年长的家丁只得走到了阮逸的身旁,喊了阮逸一声:“七少爷?”

    阮逸被家丁喊了,才回过神来,扭头看向了这个老家丁,

    老家丁说:“七少爷,您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阮逸说:“回去。”这个时候不回家,他们又能去哪里?

    老家丁忙低声跟阮逸道:“七少爷,您还是去看看九小姐吧,毕竟您到了京城这儿,不去见一见,奴才怕主母那里会有话要说啊。”

    阮逸这会儿想着阮恬就心里生厌,可没办法,谁让这个是他们阮家的长房嫡女呢?阮逸一言不发地上了马,带着随从们往官道上跑去。

    两个站在城门里的顾府侍卫见这一行人走了,才转身往顾府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暂住在奉京城外一座农庄里的阮恬,听人来报阮逸来看她了,虽然她与阮逸这个堂哥一向没什么交往,但这毕章是家里来人了,阮恬心下高兴,忙带了丫鬟出房来迎阮逸。

    阮逸见到阮恬,低低地喊了阮恬一声九妹,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阮恬知道阮逸有七木头的名声,也不以为意,将阮逸迎到堂屋坐下。等丫鬟来奉了茶,阮恬便带着几分急切地问阮逸道:“七哥,你见过顾家表哥了?”

    阮逸说:“相爷在府里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?”阮恬知道:“七哥你怎么跟顾家表哥们这么生分了?”

    阮逸听了阮恬的话,没气笑了,表哥?顾家认他们这门亲戚吗?

    阮恬见阮逸不说话,便又道:“七哥,大表哥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阮逸眼皮都不抬,将顾星诺的原话跟阮恬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阮恬如同遭了一记闷棍一般,坐在阮逸对面的椅子上半天没能说出话来,顾星诺是个武夫,为人处事蛮横不讲理,可顾星诺这个一向温文的人,也会这样对她?

    阮逸说:“我回去后,会请大伯父尽早来接你,你要愿意跟我走,你也可随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阮恬下意识地摇头,问阮逸道:“是不是你说错了什么话,让大表哥生气了?”

    阮逸本来就生气,这会儿火更大了,看着阮恬冷笑道:“你口中的大表哥如今根本也不愿认我们这门亲戚,我能与他说什么?我劝你也不要再心生妄念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阮恬不相信道:“大表哥不是这么绝情的人!”

    阮逸冷笑连连,问阮恬道:“什么叫不可能?顾相爷也回京这么长时日了,他有派人来问过你吗?这是大伯父第二次推拖有事不来接你回去了,我看顾相爷的意思,大伯父再推托不来,他就要对我们阮家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父亲为什么不来?”阮恬被阮逸说急了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阮逸冷道:“这你得去问大伯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,”阮恬揪拽着手里的绣帕,道:“你没有去见姑奶奶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阮逸说:“你还想姑奶奶出面为你作主吗?”

    阮恬的脸上又换上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,低声道:“我只是担心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阮逸站起了身,道:“九妹,姑奶奶说到底是个内宅妇人,她得从夫从子从孙,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吧。”

    阮恬的眼中闪过恼意,说:“你没见到姑奶奶?”

    “你要随我回去吗?”阮逸不答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姑奶奶,”阮恬道。

    阮逸见阮恬如今跟疯魔了一般,不准备再多说什么了,跟阮恬道:“那你就好生在这里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阮逸转身就往堂屋外走,阮恬坐在堂屋里没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几个伺候阮恬的丫鬟站在了大门外,愁眉苦脸地看着阮逸上了马,一个婆子从大门里匆匆跑了出来,站在了阮逸的马前,说:“七少爷,您这就要走?”

    阮逸说:“你们没事就劝劝她吧,让她想想自己的份量。”

    婆子哀声叹气,里面那小姐她们要是劝的动,她们如今还会住在这里不归家吗?

    阮逸一刻也没多留,带着人骑马走了。

    婆子在大门口发了半天的呆,看七少爷的样子,在顾府也没讨着什么好,顾府现在对她们是不闻不问,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小姐这是在较什么劲,”一个丫鬟小声抱怨道:“她跟长公主殿下能争什么?也不知道顾三少爷现在还认得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婆子回头瞪了这丫鬟一眼,道:“小姐的事也是你这奴才能说的?回去吧,再有乱说的,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丫鬟们跟着婆子往大门里走,虽然被婆子骂得都不说话了,可个个都是神情不忿的模样,谁知道跟着这么一个心比天高,命却看着比纸薄的主子,她们会是个什么下场!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大门被人关上之后,一个身着黑色短打劲装的男人,从巷口的背光处走了出来,望着紧闭的大门望了很久,又在这条巷中走了一个来回,才又将身形没入黑夜里,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时的顾府里,顾星诺和孙氏夫人站在老太太的床前,一个大夫坐在圆凳上,给老太太把脉。

    大夫将把脉的手拿开后,顾星诺问这大夫道:“崔先生,我祖母的身体?”

    姓崔的大夫就没看出顾家的这个老太太有什么病来,但是老太太自己说身体不适,他也不好拆老太太的台,恭声跟顾星诺道:“回相爷的话,老夫人年事已高,要多休息才好,在下看老夫人是力气有些不足,在下开几副滋养的药方,先让老夫人用着,过几日在下再来看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让管家带大夫下去开药方,看着床上躺着的老太太,温言道:“祖母若是想用什么,尽管命人去跟孙氏要,保重身体最要紧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