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15顾三少说,来不及了
    玉小小听见叫声,抬手一划拉,把顾星朗和顾星诺都划拉到了自己的身后,她自己往大门里望去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大当家不用玉小小喊,自觉地站在了自家公主的身旁,有这位在,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来,他也不用怕啊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来之后,大门里的众人就四散站开,这样一来,站着僵直不动的这位,就变成孤零零,站在人圈中央的突兀存在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刚才好几个人在喊,怎么就他一个人站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了句:“只是声调不同,是一个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看这人身上的衣服,就知道这是顾府的一个管事的,这位低头站在人圈中的样子,看上去也没什么怪异的地方,可是人们这会儿就是心头发慌,有想逃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看顾星朗,问了一句:“小顾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脸上还是能隐隐约约地看见血色图腾的轮廓,但双眼已经恢复正常,顾三少冲玉小小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抬头了!”有顾府的侍卫这时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忙都往门里看去,就见这个管事的抬头看向了他们这里,更准确点的说,这个人在看顾星朗。

    “他这眼晴,”大当家手按着刀柄道:“他这眼晴是不是不对?”

    管事的双眼这会儿眼白占了眼睛的四分之三,看着就像没有长眼球一般,这人就盯着顾星朗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人啊?”玉小小问顾星诺。

    顾星诺对这个管事的没印象,毕竟不管内宅事,顾大少不可能对府里的每一个下人都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“他是管厨房的邓老三,”管家这时开口跟几个主子禀报:“今天,今天这事,他不应该来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,公主跟舅老爷们在大门口干架,关你一个厨子什么事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怎么就盯着小顾看呢?总不能是他对我家小顾相思成疾,这会儿终于绷不住,疯了吧?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是不是除了动手干架,公主殿下就没靠谱的时候了?他们是永远也跟随不上公主殿下的脑子啊!

    “都退出这个庭院,”顾星诺这时下令道。

    偌大的前门庭院里,眨眼间就只剩下邓老三一人了。

    “邓老三?”顾星诺喊了这人一声。

    邓老三却仍是看着顾星朗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问顾星朗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把人先抓起来?”大当家这时问玉小小,老这么对峙着也不是个事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揉了一下眼睛,再抬头时,浮在面上的血色图腾彻底消失了,只是在忍过那阵经脉逆转的剧痛之后,顾三少这会儿手脚无力,要不是自家大哥在身后用手推着,给了他支力,顾三少甚至都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里恢复如初了,门里的邓老三却是张嘴又发出了叫喊声,跟方才的凄厉相比,这个中年汉子这会儿的叫声,已经不像是人声了。

    顾林带着几个侍卫要进门里抓人,玉小小把手一抬,说:“等一下,你们别动。”

    顾林几个人又站了下来,这会儿门外的侍卫们,连同大当家在内,都将兵器亮在了手里,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公主?”顾星诺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再等等,这人的眼睛里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家兄弟忙都看邓老三的眼睛,这人的眼睛这会儿看上去似乎是全白了。

    邓老三叫喊着迈步要往前走,只是刚迈出一步,人就重重地跌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在门外齐齐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掌灯,”顾星诺又下令道。

    四个下人忙靠近门口站着了,将手里拎着的灯笼尽量远的,往门里伸去。

    四只灯笼,在门里的地上组成了一片挺大的光晕,邓老三这会儿嚎叫着,在光晕里打滚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什么病犯了?”大当家猜测道。

    大当家的话音还未落,邓老三就又做出惊人之举,这个中年汉子抬手就要插自己的双眼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一回没有再在门外看了,闪身到了邓老三的面前,在邓老三的双手手指要插进眼窝的时候,将邓老三的双手拽住了。

    邓老三冲玉小小大张着嘴,脸部的五官已经错位,看起来神情狰狞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”玉小小背对着门外的众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诺在门外冲众人摆了摆手,示意人们先别过去。

    邓老三的眼底有东西在蠕动,上下起伏着,幅度越来越大,似是下一秒就会拱破邓老三的眼部组织,见到天日。

    玉小小眼睁睁看着邓老三的眼睛里出现出血点,然后一只她熟悉的线虫,在邓老三的眼中露出了头。

    操!

    玉小小在看见线虫的这一刻,脑子里“嗡”了一下,这特么没完没了的,得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这只线虫很快就趴伏在了邓老三的眼中,跟玉小小见过的那些成虫不同,这只明显就是一只幼虫,身长还不到一厘米。

    伸手在邓老三的眼睛上大力地扇了一下,线虫被扇离邓老三的眼睛时,被玉小小放了一道电流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走到了玉小小的身旁,看见邓老三不停鼓动的双眼后,顾三少就道:“虫子?”

    “药人,”玉小小说着话,就拿手帕将邓老三的双眼紧紧地缠裹起来,开脑袋取出蛊虫,说不定这大厨还能活。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”顾星朗手指着邓老三的颈子让玉小小看。

    玉小小顺着顾星朗的手指看过去,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邓大厨的脖子已经开始溃烂了,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卵,就呆在皮肤与脂肪层之间。虫卵很小,顾星朗只能看见邓老三的颈部皮肤在溃烂,至于虫卵,光凭肉眼,顾三少还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他刚中盅没多久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明明院中有灯光,顾星朗却整个人都融在了黑暗中一般,低声道:“他怎么跟一般的药人不一样?”

    一般的药人,就算是线虫长成,只要脑中的蛊虫不受威胁,线虫就应该不会有自己要出来的情况,邓老三这样的情形,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