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17公主说,别药人药人的喊
    白膜里似是被人滴进了一滴浓墨,从邓大厨的头部开始,这滴浓墨慢慢化开,蔓延至整个头部后,又往邓大厨的身体蔓延,蔓延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邓大厨身上的这层“膜”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蛊虫死了?”顾星诺低声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用手术刀轻轻碰一下黑色蛊虫的虫卵,这粒已经缩至一粒芝麻大小的虫卵,被玉小小一碰,便破裂成了一堆黑色的粉沫。“死了,”玉小小收回了手术刀,蛊虫不在了,那这些虫卵还活什么?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变成药人的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盯着地上的尸体看了一会儿,将邓老三脸上破裂开的皮肤重新贴在了这人的脸上,说:“小顾,大哥你们看,他眼角这里有伤口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蹲下身细看,恕他眼力不够,他是真没看出来邓老三这里有伤口。

    顾星朗却是能看出来邓老三左眼角上有一道细缝,“这是伤口?”顾星朗指着邓大厨的左眼角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皮肤又剥去,用手术刀将发黑的虫卵也剥去,刀尖在肌肉层上戳了一下,邓老三的这一处肌肉便往两旁分开,露出一个挺深的洞。“像是被人扎的,”玉小小说:“虫子就是从这里进入他的身体,还有,你们发现没有?他没有流血。”

    邓大厨死在地上,皮肤脱落,一层发黑的虫卵膜覆在他的身上,脑袋被剖成了两半,死状如此凄惨了,却不见一滴鲜血。

    玉小小将邓大厨的左眼掏空,这里面有已经孵化的线虫,只是也已经死透成了黑色。“这里是最后变黑的地方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和顾星诺说:“这里面的虫子已经孵化,成虫比虫卵的生命力要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身上的血呢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应该是被虫卵当成养份吸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城里还有莫问的人,”顾星朗跟顾星诺低声道:“莫问想让你们都变成药人。”

    邓大厨管着顾府的厨房,只要这人体内的蛊虫长成,在厨房里流一点血,弄些虫卵在饭菜里,顾府里的人很快就都会成为药人,谁也别想逃掉。

    “莫问的人有办法在他身上下盅,就有办法让他在厨房受伤,”顾星朗说:“府里只有他一个药人吗?”

    顾大少这会儿半蹲在邓大厨的尸体旁,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别自己吓自己,”玉小小揉了揉鼻子,说:“虫没长起来呢,害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熊雄,”顾星朗扭头冲门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当家颠颠地跑了来,看一眼地上的尸体,倒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带侍卫们去查,将手臂划破,流不出血来的人,一律看管起来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驸马,要查多少人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向了顾星诺,这府里毕意不是他当家作主。

    顾星诺道:“所有的人都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太太和大少夫人那里?”大当家问,下人们他查一下没问题,内宅里的女主人们,他要怎么查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就是划道口子看看有没有血,这么简单的事,熊熊你也要问?”

    大当家不理这个货,人性世故他跟这个货说得通吗?

    大门外停下了十来匹马,门里的四个人往门外看去,就看见景陌翻身下了马。

    景陌看看顾府门前的情形,让侍卫长等人等在门外,他一个人走进了顾府。到了玉小小的近前,看一眼地上的尸体,景陌没看见虫,也仍是问了一声:“药人?”

    顾星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景陌紧接着就问:“就他一个?”

    玉小小冲大当家说:“你带人去查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”顾星诺跟大当家道。

    有了顾大少这句话,大当家心里就有数了,这是连内宅的人也一个都不能少,人人都要挨一刀放点血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领命带着人走了后,景陌才又问道:“这个药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药人药人的喊,”玉小小不高兴道:“他叫邓老三,也是有老婆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听玉小小这么说了,便改口道:“这个邓老三怎么会变成药人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有什么好想的,他一定是被莫问的人盯上了,趁他不注意给他一下,他就成药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那这样一来,顾府的人不是要人人自危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认为永生寺那帮人的手里没有多少虫子,不然他们为什么早不用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话说的有道理,如果永生寺这帮凶徒的手里有大把的蛊虫可以用,那这些人之前为什么不用?

    “蛊虫对莫问来说很重要,”顾大少站起身,低声道:“让别人知道如何掌控蛊虫了,他还当什么永生寺的主持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我们顾府里没必要人人自危,”顾星诺说:“陛下你要小心。”莫问想他死,自然也会想景陌死的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有办法查中盅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,”玉小小说:“中了盅的人,身上有伤口也流不出血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查,”景陌道:“看看你们顾府有多少人中盅,我们差不多就能估算出一个蛊虫的数量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坐在了地上,莫问不死,她如何过幸福生活?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发现他的?”景陌又问。 重生之悍妻:.ge.

    玉小小手托着下巴想了想,跟景陌说:“我和小顾去逛街,然后我们就想回来看看,谁知道我们走到大门口,就遇见了小顾的两个舅舅,这两位担心小顾他妈住在佛堂别院那里,屋子会漏雨,会淋着小顾他妈,我跟他们说了,佛堂别院那里屋子不漏雨,我们奉京城也没有下雨,可这两位不相信,还骂我和小顾,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,哦不对,是正要打的时候,邓大厨自己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把玉小小的话想了半天,越想就越痛苦,顾星朗的舅父是傻瓜吗?

    顾大少就问顾三少:“舅父担心母亲会在佛堂那里淋雨?他们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自己的媳妇,要再一次暴露他媳妇读书少的事实吗?“他们胡说八道,”顾星朗说:“说的话我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和景陌……,这是听公主说话听习惯了,所以这位已经听不懂正常人说话了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