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44阿昭啊,你这是什么个...
    玉小小跑上前,把被她昏君爹扔了的茶杯拣起来看看,还好,没坏,就洒了茶水,“这是要钱买的,”无视了自己这个爹铁青的脸色,玉小小教育贤宗道:“你给的军费很多吗?我听说我们的军队穷的就快当裤子了,你还砸茶杯?”

    贤宗下意识地往景陌那边瞧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景陌低头看地面,穷的当裤子什么的,他没听见。

    贤宗手指着玉小小的鼻子,说:“谁跟你说军里穷的要当裤子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说是我二哥,可是这个时候她顾大哥咳了一声,玉小小动了动自己的小脑瓜子,面瘫着脸问贤宗说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你还想去打击报复说实话的人吗?”

    朕去你的打击打复啊!

    贤宗很痛苦,每回跟这个闺女呆一起他就痛苦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已经被人收拾过的方桌,吃的都没了,再看看她的昏君爹,回回跟这货说话,她都心累,感觉她得先撤退了。

    “桌上有什么?”贤宗扭头也看桌子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在来军营的路上看见有玉米田,我去摘点玉米来,给大家煮玉米吃吧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们什么时候说到玉米的?这个货怎么突然又想起玉米来了?!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小顾,你要跟我去吗?”

    贤宗厉声跟顾星朗道:“你去一个试试!”

    老丈人毕竟是皇帝,所以顾三少只能哄媳妇说:“我们回城去大碗菜馆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贤宗:“你什么时候走啊?”

    贤宗板着脸说:“这是朕的军营,朕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!”

    玉小小吸吸鼻子,她爹是有霸气侧漏资本,谁让她爹是皇帝呢?“那行,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,我去摘玉米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很想喊一句,把这个混账给朕拿下!可皇帝陛下转念想想,他手下的人里,谁能把他闺女拿下?一想到这个问题,贤宗陛下就蛋疼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问了顾星朗一句:“小顾你跟我去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扭头瞅一眼老丈人,很违心地跟玉小小说:“我在这里陪圣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自家小顾,又看看自家的昏君爹,她家小顾要跟她爹联络感情,她没理由拦着啊,于是公主殿下自己走了。(你确定他们是要联络感情咩?)

    看着自家闺女走了,贤宗就目光幽幽地看着女婿了,问了句:“你就这么让她走了?什么时候田里的东西,是可能随便摘的了?”

    在场的几位……,所以您还打算治您闺女一个偷摘玉米的罪吗?

    顾星朗一本正经地跟贤宗说:“圣上,公主身上带着钱。”

    带着钱,所以公主就是摘了玉米,也可以给主人钱。

    贤宗能明白他女婿这句话的话意,只是,为什么闺女能噎他,这个女婿现在也能噎他了?“有,有钱她就能去摘人玉米了?”贤宗问顾星朗:“你确定那货知道给钱?”

    顾大少就又咳嗽,这会儿景陌和无欢国师都在,枫林少师也在,他们要不要这样不把这几位不当外人看?公主好不好的,是不是在自己人面前说说就算了?

    顾星朗仍然很正经地跟贤宗说:“圣上,公主知道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这是在跟朕犟嘴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臣不敢,陛下,白虎的左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跟朕犟嘴,朕说一句你说一句?“贤宗打断顾星朗话的道。

    见自己说什么都是错,顾三少闭嘴了。

    顾三少这里闭嘴不说话了,贤宗却又一激灵,跟顾星朗说:“等等,你刚才说白虎的谁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,白虎的左佑被永生寺的人绑至西山,被公主救了回来。“

    贤宗差点没跳起来,冲顾星朗高声道:“左佑被永生寺的人抓了?这么大的事,你看见朕的时候不知道说?!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认错:“是臣的错。”

    帐中的众人……,就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,你给机会让人说话了吗?

    贤宗想了想,问了句:“左佑伤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重吗?”贤宗问:“会不会残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,他是被永生寺的人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算了,”贤宗松了口气,人不是他女婿伤的,那他管左佑残不残呢?只要这人能活着回白虎就行。

    “算了?”枫林少师开口道:“圣上,这事怎么能算了?”

    贤宗斜眼看着少师,问了句:“少师的意思是,朕还得为左大元帅报仇去?”

    顾大少这时候说:“圣上,害左大元帅的人,都被公主和星朗抓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拿手点着顾大少,说:“刚才是你跟朕说山谷中事的,言若啊,你怎么不跟朕说左佑的事呢?”

    顾大少……,圣上这旧帐是不是翻得也太快了一点?随后顾大少自己就又感觉很囧,他刚才还真没想起来要说左佑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不说呢?”贤宗问自己的相爷。

    是左大元帅的存在感太低吗?顾大少想了半天,跟贤宗道:“臣知罪。”

    贤宗(#‵′)凸,看见没有?他的臣子就这么个本事,一说事,发现不对了,就跟他说臣知罪,你知罪了,你到是告诉朕你到底犯了什么罪了啊!这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!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圣上,您是不是去看望左大元帅一下?”

    “看,”贤宗说:“他现在在白虎一言九鼎,朕怎么能不去看他?”有哪家的皇帝,有他这么个累法哦!心累,身也累!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站在玉米田里,手里拎着个装玉米的布袋子,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面前衣衫不整的两个人。这个世界不是讲究男女大防,白天里就算是夫妻也不能滚床单,野战更是罪的吗?难不成她被欺骗了?为什么她来摘个玉米,能看见一个现场版呢?

    玉米田里的这一小片,硬是被人滚出来的空地上,男下女上,身材很是丰腴的女子跨坐在男子的腰上,女子的大胸脯露在外面,白花花的一片,男子的胸膛也祼着,看着比女人的胸膛更白,白得耀眼。

    天了噜!

    玉小小冲地上的男子喊:“阿昭啊,你这是什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