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53刻满人名的墙壁
    苏昭在岸上喊小心有机关,玉小小抬脚就踹挂着锁的铜门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铜门应声破碎,至于里面有没有机关那就不重要了,因为就算是有,也随着铜门一起被公主殿下毁灭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,小夫妻俩一起往门里看,一道石阶在往下十米后拐向东南方。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看东南方,这座大屋位于丰谷庄的最深处,再往里的话,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这条路是通往西山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里面有人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侧耳往门里听听,冲顾星朗摇摇头,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昭在这个时候走到了两人的身旁,也伸头往门里看看,石阶和两旁的墙壁上,都结着厚厚的青苔,这让苏昭的眉头马上就皱起来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一眼苏昭皱着的眉头,又顺着苏昭的目光看看门里的墙壁,跟苏昭说:“这是苔藓,看着滑不拉几的,其实这种植物是可以吃的,我弄点给你尝尝?”

    看着都恶心了,还要他吃?

    苏昭忍着不让自己吐,就这么吐出来,好像也太丢人了。(不是好像,是一定,好吧?!)

    “吃不吃啊?”苏昭这里都要吐了,玉小小还在很没有眼色地问。

    三个侍卫小哥目光恳切地看顾星朗,管管你媳妇吧,我家主子一会儿要是被公主折腾倒了怎么办?

    顾星朗拉一下玉小小的手,转移话题道:“我们要进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边冲顾星朗点头,一边跟苏昭说:“太爱干净是病,得治。”

    苏昭木着一张很漂亮的脸看着玉小小,我们俩个到底是谁有病?

    玉小小跟着顾星朗往台阶下去,还不忘跟顾星朗数落苏昭:“他这样的,饿个三天,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扭头看看身边墙壁上的青苔,青苔里爬出了一只蜈蚣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您要进去吗?”一个侍卫小哥小心翼翼地问苏昭,看他家主子的脸已经不是阴沉这个词足以形容了,这脸上已经在下雨了。

    苏昭迈步要往门里走,没有玲珑公主和顾星朗不嫌脏,他嫌脏的道理啊。

    大当家这个时候带着几个前海盗跑了来,看见一点滴水不见了的池塘,大当家傻眼了,他就离开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这么大的一个池塘就干了?!

    “怎,怎么回事?”大当家跑进池塘里问侍卫小哥。

    “公主用火焰掌干的,”一个侍卫小哥说。

    大当家……,那货什么时候又他娘的会火焰掌了?

    一个前海盗指着没了门的地道口,说:“那我家公主和驸马爷进去了?”

    三个侍卫小哥一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喊兄弟们来,”大当家看看地道里长长的石阶,跟站自己左手边的前海盗说:“看来又得干架了,叫兄弟们把家伙什都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这个前海盗答应了大当家一声,拔腿就往岸上跑。

    苏昭想说,你们公主说了,这地道里没人,可他都没来及张嘴,从他眼前跑过的这个汉子,就已经跳到了岸上,脱了肛的野狗一般,疯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!驸马爷?!”大当家扯着嗓子冲地道里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咋啦?”石阶那头传来玉小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我带着兄弟们下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让人看着我们的钱!”

    大当家嘀咕:“有你这尊大佛在,得倒霉成什么样的贼,才能撞上来?”

    一个兄弟说:“大哥,我们进去?”

    “走,”大当家带着这几位往石阶下走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工夫,前海盗们手里抄着家伙都跑了来,乱哄哄地一起往门里跑,眨眼的工夫,一帮人就都消失在了长长的石阶上。

    三个侍卫小哥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他们是不是很多余?

    苏昭抚额,他得静一静,奉天这帮人说风就是雨的,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也就算了,这帮人连思考一下的时间都不给他!

    一个侍卫说:“这大屋是不是只有我们在了?”

    苏昭没好气地道:“还有几十个晕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偷眼看看苏昭的脸色,说:“那,主子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听公主的话,这个庄子出去往西走,有奉天的一座军营,”苏昭跟自己的一个侍卫道:“顾驸马他们是骑马来的,你去借一匹马,去那军营报信,让营中的主将前来支援。”

    这个侍卫领了命,转身跑走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的两个侍卫就都问苏昭:“主子,那我们?”

    “跟我在这大屋里走走,”苏昭往岸上走去。有玲珑公主在,他根本也不用担心那帮人会遇上危险,他现在对这个大屋的兴趣更大。

    大当家一帮人找到玉小小和顾星朗的时候,小夫妻俩站在一间头顶不断渗水的石屋里。

    大当家抹一把头上的汗,看看这个空空如也的石屋,说:“公主,驸马,这屋子里有明堂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有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们使劲嗅了嗅鼻子,血腥味他们没闻到,就闻到一股东西浸在水里太久,发了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了右手边的墙前,弯手指敲敲墙体,说:“这墙新糊过墙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大当家是什么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巴掌拍在墙上。

    墙上的墙泥断口整齐,且对称地碎成两半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石屋里湿气很大,整片的墙泥倒下,也没有激起什么灰尘,只是倒下时带出来的风,将前海盗们手里的火把,弄得一阵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大当家从一个兄弟手里拿过火把,往前走了几步,靠站在墙前照亮。

    被覆盖在墙泥之下的墙壁上,竟然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字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眼看见这满墙的繁体字,马上就晕菜了,问顾星朗:“这是什么啊?有人在墙上写了一个故事吗?还,还是咒语什么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看着面前的墙壁,说:“是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玉小小想不明白了,刻一墙的人名?这刻名字的人都有多无聊?有这个空,不如学归宁画画去啊!(你就放过归宁吧o(╯□╰)o)

    大当家跟顾星朗说:“看着是像是人名,可是怎么都没姓呢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