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58隔三差五就犯蠢的闺女
    跟玉小小沟通不能,景陌只得又问顾星朗:“星朗,你手上拿着的人头是谁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看看自家小顾的手,抬手揉揉自己的鼻子,说:“小顾,你就这么一手拎着个人脑袋,一个拉着熊熊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大当家……,能别把他跟人头放一块儿说吗?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大当家那货跑,玉小小能理解,毕竟熊熊这货是他们的小伙伴,可拎着人头这个,玉小小就无法理解了,就算是对人肉有渴望了,大腿上的肉不是比脑袋上的肉多得多?(你能想你家小顾点好的吗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顾星朗把手里的人头举高,问玉小小:“你觉得这个人像谁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看这个人头,这还是顾星朗在地道里拿着的,那个少年人的人头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大当家盯着这人头看了两眼,说:“这脸上都是泥的,看不出长相啊。”

    大水这个时候已经淹到离与高地齐平不远了,顾星朗想了想,蹲下身,把人头按水里涮了涮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无语中,第一次看见人这么洗人头的!

    “他们中了毒,”玉小小还跟众人解释:“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毒,但这毒可以让尸体在不发臭中腐烂,化学的世界很神奇,有木有?”

    大家儿伙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,化学是什么玩意儿?还有,在不发臭中腐烂?发不发臭,这人就得烂,那这味道好闻点,这又有什么意义呢?公主殿下的话槽点太多,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“一个庄子的人都在地道里,”玉小小又说:“一定是吃宴会的时候被人下毒毒死的,啧,我给一个人验过尸了,哦,她长得不错,是个美人,”玉小小看着贤宗道。

    贤宗木着脸说:“这人就算是个天仙,只要是个断了气的,朕就对她不感兴趣,你跟朕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说:“我以为你会对这个感兴趣啊,那是个美人哦。”

    “朕说了,朕对死人没兴趣!”贤宗终于暴跳了,冲玉小小咆哮道:“你能不能说重点,到底能不能?长一脑袋草,这究竟是谁的错啊,啊?!”

    玉小小被自己的昏君爹喷了一脸的口水,问了句:“我这也没说什么啊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你心疼那个美人的死亡吗?”

    贤宗伸手要掐死跟前这个货,他心疼他自己啊!

    景陌把贤宗的双手按住了,劝道:“圣上,您冷静一下。”你自己养出来的闺女,这个时候着急,是不是太迟了?

    “你说!”贤宗看向了顾星朗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看过那美人的胃啊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贤宗冲玉小小叫喊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给朕闭嘴,一个字也不要说!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玉小小说:“尸体是我验的,你不让我说话,你觉得这像话吗?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都看着贤宗,心里对贤宗陛下都抱以同情之心,这是造得什么孽哟。

    贤宗把景陌的手甩开了,手指着玉小小说:“朕真想,真想,朕真想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听贤宗真想了半天,也没说出真想什么来,就拧着眉头问:“你说啊,你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跟着贤宗过来的大内侍卫,禁卫军们都心肝发颤,千万别喊他们把公主拿下,他们打不过,上去一定是挨揍的份,圣上求放过!(tot)

    贤宗胸膛剧烈地起伏几下,说:“你接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……,您这个样子,就别怪公主殿下不拿您当皇帝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看过那美人的胃,她的胃里除了鱼虾肉外,还有不少虎皮蛋。”

    贤宗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胃,他胃疼。

    景陌倒还是神色正常,说:“虎皮蛋有毒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没来及查,”玉小小说:“不过她的内脏都发黑,胃里黑得就像是个墨水瓶似的。”

    顾二少说:“墨水瓶?”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想起来这个世界的人不用现成的墨水,而是用砚台磨墨用的,玉小小换了一个说法:“她的胃黑的像个砚台,肠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行了,”贤宗说:“你不要跟朕说这些了。”再说下去,他以后还能面对砚台了吗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她的胃壁上还有被灼伤的痕迹,但肚里的其他器官没有这种痕迹,所以毒发是从这美人的胃部开始的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那有没有可能,这个女人原本就有胃病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灼伤的面积很大,而且是突发性的,这不属合她有胃病这个推断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所以公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个美人的面部表情是笑,这说明她死时并不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肚子里的物件都黑了,”顾二少说:“她还不疼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这可能是那个毒药的又一种功效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所以下毒的人,不希望他们死的痛苦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说:“永生寺弄死人的时候,什么时候又请客吃饭,又选毒药过?能一包耗子药解决的事,他们一定不会用打胎药啊!”

    玉米地里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耗子药和打胎药之间,到底有什么关系,在场的诸位,甭管有文化还是没文化,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玉小小很得意,文化不行,可她的逻辑能力一流啊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贤宗清了清嗓子,跟顾星朗小声道:“以后没事,你陪着玲珑多读点书吧。”有个隔三差五就要犯蠢的闺女,这也太糟心了!

    景陌捏了一下眉心,跟顾星诺说:“看来下毒的人,跟这庄上的人是熟识的,彼此之间的关系还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丰谷庄,”顾星诺念一下这个庄名,跟景陌道:“这个庄子没什么特别之处,庄中的人大多姓傅,有子弟经商,但大多数庄人都是农耕为生,没有人在朝为官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如果这庄中的人没有特别之处,又怎会有此灭顶之灾?”

    顾大少就又问玉小小:“公主,这庄中没有活人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公主就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我数过我听见的心跳声,”玉小小说:“跟两座木楼,还有大屋里的人,人数相等。”话说到这里,玉小小的眉头一拧,她是不是忘了什么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,打赏,票票,收藏还有留言,谢谢亲们~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