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59朕是为了你好
    见玉小小说完数心跳这事后,就不说话了,景陌问玉小小说:“是不是又想起什么事来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冲景陌摆了摆手,说:“我好像忘了什么事了,你让我想想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忘事了?这不可能吧?那大屋里能拿的东西,我们都拿了啊。”

    人们看看这帮子前海盗们,连被子都扛身上呢,还有人抱着花瓶,二狗子手里抱着的大竹筐里,垒放着的锅碗瓢盆比他的个都高,还有不少位把桌椅绑在身上,想必那大屋里但凡值点钱的东西,这帮人是一个也没放过啊。

    大当家对自己的兄弟们也很有自信,开什么玩笑,当过海盗的人,怎么可能不会搬运东西?(话说,你真的需要对这种职业怀着自豪感咩?╮(╯_╰)╭)

    玉小小捶自己的脑袋,说:“我一定是忘了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住手吧!”已经够傻的了,再捶脑袋,这货要把自个儿捶得更傻吗?

    站在顾大少身旁的顾林这时手指着被水淹没了的丰谷庄,大声道:“那里是不是有三个人?”

    众人忙一起顺着小林子的手指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片汪洋之中,三个单薄的身影在水中浮沉着。

    贤宗眯着眼说:“是三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叹口气,看见没有?她的昏君爹就看见妹子的时候眼神好使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不是说庄中没有生者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定睛看看这三个妹子的脸,这不就是晕在小河岸上的那三个吗?

    “你们进庄的时候,看见过这三个女子?”顾星诺这时问顾星朗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他带大当家们进庄的时候,就看见了昏迷在废墟上的人。

    小河岸,想着小河岸,玉小小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苏昭呢?”玉小小急声问顾星朗道:“阿昭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顾星朗也是一愣,回过神来后,马上就往人群里看去,显然顾三少也把苏昭给忘了。

    贤宗狠狠地一拍脑门,他说有什么事老是压在心头呢,原来是苏昭!

    景陌看见贤宗的举动后,嘴角抽了抽,明明就是苏昭的侍卫去军营里求救的好不?他们还是跟着苏昭的那个侍卫一路赶到的丰谷庄,为什么圣上你还是能把苏昭给忘了?

    玉小小一边也往人群里看,一边跟顾星朗说:“我出来的时候没看见阿昭啊,小顾,阿昭他会不会游泳?他要是不会,那不完蛋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身边有侍卫在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要是那三个侍卫小哥都不会水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安慰媳妇说:“不会的,在皇帝身边当侍卫的人,一定是会水的。”护卫皇帝,是那么容易的事?会水是基本条件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眼在人群里没看见苏昭和那三个侍卫小哥,公主殿下胆颤了,她保住了苏昭的清白,却又把人丢水里淹死了?早知道这样,她还不如让苏昭被牡丹公主强上一回啊!

    景陌听玉小小嘀咕牡丹公主,皱眉道:“公主你说什么?牡丹公主?”

    玉小小张嘴就说:“牡丹公主就是龙方砚他爹的妹子,她把苏昭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话还没说完,顾星朗轻碰一下她的手,说:“苏昭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扭头,然后看见了站在人群后头的苏昭和他的三个侍卫小哥。这不能怪她眼神不好,她看错方向了。

    景陌追问道:“牡丹公主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!”苏昭叫了一嗓子,带着气急败坏的意味。

    贤宗看看在人群外单站着的苏昭,这人看眉眼跟苏易有相似的地方,只是,贤宗问景陌和顾星诺:“他真是苏昭?不是说苏昭这人喜怒不形于色,公子如玉的吗?这会儿的这个,朕看着不像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你让景陌陛下和顾相爷怎么回答呢?要知道,苏昭方才是落到了公主的手上啊!

    “阿昭你没事吧?”玉小小冲苏昭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快让开,让陛下过来啊,”大当家招呼挡着苏昭路的众人道。

    人们分开了一条路,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条路可以让苏昭直接走到玉小小的跟前。

    苏昭要往玉小小的跟前来,公主殿下却又想起来水里的三个妹子了,冲苏昭说:“阿昭你等等,我先去救人,我们回聊。”

    苏昭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跃身往水里去救人了。

    贤宗冲苏昭招了招手,说:“明臣啊,来来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昭走到了贤宗的跟前,以晚辈的身份,躬身冲贤宗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贤宗笑着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明臣你,你没事,朕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昭跟贤宗客气道:“多谢圣上关心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应该的,来者皆是客,你若是出了事,朕要如何跟青龙的国民交待?”

    顾星诺等人这时给苏昭行礼。

    景陌也冲苏昭一抱拳,笑道:“身上这套衣物是从哪里来的?我看着不像是明臣你的衣物。”

    苏昭冷冷地看了景陌一眼,这事他不想再提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你原先的衣物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苏昭第一次发现景陌也是这么无聊的一个人,他又没睡这人的女人,这人操心他的衣服去了哪里做什么?(你这话说出来,会把景陌惊到的,Σ(°△°))

    贤宗把苏昭又上下打量了一遍,问苏昭说:“玲珑刚才说要跟你回聊,你竟然能跟玲珑聊天?能跟朕说说,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在听完贤宗问话的这一刻,苏昭发现了一个真理,永远不要觉得一个人很无聊,因为会有一个更无聊的人在后头等着你。

    贤宗看苏昭不说话,就又问:“不能说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”苏昭这会儿笑不出来,木着脸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贤宗没被苏昭的冷淡吓退,说:“朕主要是想听你先说,一会儿玲珑回来说,朕就能知道,她的哪句话是胡说八道了。”说完话,贤宗一脸朕是为了你好的样子看着苏昭。

    苏昭不能骂,更不能动手打,因为这个让他各种暴躁的人,是奉天的皇帝,玲珑公主的亲爹,可他又真的很想动手,苏昭这会儿就想找个靠谱的人问问,他该怎么办?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