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62景陌说,我们都会是妖物的
    带着人头上永生寺认爹去?玉小小的话让在场的诸位都呆了呆,这个想法一般正常人想不到吧?

    贤宗自己把自己呛咳了,拿过顾星诺送上的水壶,连喝了几口水,才把这阵咳给压下去,手指着玉小小,贤宗说:“朕就知道你要胡说八道,光凭一个长得像莫问的人头,你就能用破色戒这个名头,把莫问告倒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为什么不能?这娃长成这样,跟他能一点关系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这少年人若是还活着,你还能弄个滴血认亲,当然这还要你有办法弄到莫问的血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现在人都死了,你怎么滴血认亲?朕要是莫问,朕看到这个人头,朕就说,阿弥陀佛,此子与我佛有缘,只可惜命数不长,终归是无缘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被自己昏君爹的无耻惊着了,这样也行?!

    景陌点头道:“圣上说的是,公主,就算这人和他的生母都活着,你也没办法告莫问破了色戒。”

    “滴血认亲也不行?”虽然知道滴血认亲就是扯淡,但玉小小还是想问问,凭什么这娃和亲娘都活着,她也告不倒莫问呢?

    “先不说莫问有很多理由,推掉这个滴血认亲,”景陌说:“就算莫问愿意,他与这少年的血也的确相溶,莫问也可以说这母子二人是妖物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是没道理可讲了吗?

    顾星诺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莫问对于他的信徒而言,言出法随,他说这对母子是妖物,那这母子就是妖物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他说我是妖怪,那我也是妖怪了?”

    景陌笑道:“到了最后,我们都会是莫问口中的妖物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嘀咕了一句:“那我还捞什么尸?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人头我们得留着,”景陌从顾星朗的手里拿过了人头,道:“永生寺的人屠尽庄人,将庄子毁去,显然是不想让世人知道这个庄子的秘密,这个少年,”景陌说到这里,走到了坐在地上的女子面前,蹲下身将人头给这女子看。

    女子看一眼与自己近在咫尺的人头,一声惊叫,连滚带爬地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景陌将这女子的衣袖一拉,将这女子又拉了回来,说:“好好看看他,他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女子也不敢再看景陌手上的人头,别过头去说:“他是庄主的小,小儿子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你们庄主一共几子?”

    女子说:“三,三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父子长得相像吗?”景陌又问。

    女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景陌站起了身,说:“看来这个庄子,跟莫问的关系一定非浅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候问道:“莫问的俗名叫什么?”

    站着的几位都摇头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但愿国师和少师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叹了口气,嘟囔道:“知道这个庄子跟莫问关系不一般又有什么用呢?庄子里就活了三个妹子,这对莫问能够有什么打击?”

    干架的时候,还要问对方的祖宗八代是谁吗?玉小小是怎么想,都觉得自己今天是白被水淹一回。扭头看看二当家们扛着,背着,抱着,拎着的物件,玉小小的心情又好了点,好歹忙活一场,让她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个时候跟自己的两个弟弟,贤宗,景陌还有苏昭小声道:“那两个庄中的女子应该不会知道太多的东西,否则的话,这庄中的人怎么会放她们走?”

    顾星言说:“那他们为什么不把知情不多的老幼妇孺都放走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石屋里的死人,面部表情并不痛苦,公主也说,他们是赴宴之后中毒而亡,那他们在死之前,应该不确定永生寺的人是否是真的要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星言说:“那这三个要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顾星诺扫一眼地上女子平坦的腹部,道:“为了以防万一,他们想留后。”

    景陌问玉小小:“公主,她真的有孕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有,我能听到两个胎心,她怀得是双胞胎,呃,是男是女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冲闺女哼哼了一声,说:“你听个心跳就能听出男女来,那老子就给你跪了!”

    “圣上,”顾大少喊了贤宗一声,当着另两位皇帝陛下的面,您是不是应该保持一下形象?

    贤宗挺直了背脊,跟顾星言说:“不管江卓君那里是从南门进奉天,还是他乔装入的我奉天,你回军营,调京畿之地的兵,分四路,给朕去找人,务必把江卓君安然无恙地护送回京。”

    想想左佑和苏昭的遭遇,贤宗这会儿顾不上什么暗中行事了,他不能赌江卓君也有这个好命,落到永生寺手上的时候,能碰上他闺女。

    顾星言下跪领旨。

    “去吧,”贤宗把自己随身带着的一个虎符给了顾星言,挥手让顾二少赶紧去忙活调兵的事。

    顾星言就带了两个亲兵,骑马急匆匆地先回军营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,”贤宗看着自己的闺女道:“你就留在这里,找那个什么洞还是暗河的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带着你身边的那帮货,哦,星朗你跟着去,照顾好玲珑。”这个时候,贤宗哪有胆子让顾星朗呆在自个儿的身边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我能先回家吃个饭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找着人了,你再回家吃饭,”贤宗这一回没跟玉小小发火,很冷静地跟玉小小说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人要是跑了呢?我饿死哦?”

    “你把西山给父皇翻一遍,”贤宗在兜里掏了半天,掏了包桃酥给玉小小,说:“这是父皇送你吃的,你和星朗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接过桃酥,掂掂份量,撇了撇嘴,这还不够她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贤宗挥手赶苍蝇一样地赶女儿女婿走,说:“快去吧,父皇今日也不回宫了,就在顾小二的军营里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指指二当家们,问:“那我的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少一件,父皇按十倍的价钱赔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”玉小小说:“你们把那个墙看看,我发现墙的背面也有字,看着也像是人名,但联不成句子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