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72公主说,我爹是皇帝
    两个前海盗往黑衣男子的脸上泼水,将这男子泼醒了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“说说吧,”玉小小蹲在这男子的面前,问道:“为什么要抓阮事浩?”

    男子看着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掰开这男子的嘴巴看了看,还好,这位的舌头还在。

    “说话!”大当家跟过来,一脚踢在这男子的肩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了想,把这男子头上的黑巾拿了下来,看看这位还健在的头发,说:“不是和尚,被永生寺花钱雇来干活的?”

    男子仍是不语。

    大当家跟玉小小说:“这货一直跟在我们后面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说:“走路能用飘的,这货的轻功应该算是很好了吧?”

    大当家马上就夸玉小小道:“他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能跟公主你比?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点头,跟大当家严肃道:“做人要谦虚。”

    “哎,废物,”大当家又在这男子的脑袋上招呼了一巴掌,说:“别傻看着了啊,说话,你们为什么抓人?人胖也惹到你们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为什么不杀他呢?”阮事浩的命,对莫问那个死秃而言就这么重要吗?

    男子在这时冷笑了一声,看着玉小小道:“怕被别的女人抢走男人,你就连这个女人的父亲也要杀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被这男子说得发懵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亲娘,”大当家抬手就抽这男子的嘴,骂道:“你小子原来不会说人话啊!那老子今天就教教你!”

    “别,”玉小小把大当家拦住了,又把这男子的脸打量了一眼,说:“你是代表那个又软又甜,要跟我撕逼是不是?”

    男子被大当家抽得嘴唇肿起,看着形象有些滑稽,但脸上的冷笑,又让这人显得阴沉刻薄。

    “其实呢,我爹是皇帝,”玉小小跟这男子说:“我就是杀了又软又甜的全家,你又能拿我怎么地呢?”

    男子说:“妒妇。”

    “啥,啥?”玉小小问大当家。

    大当家被玉小小拦着不能动手揍人,憋着气说:“这孙子在骂你善妒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要往前走,被二当家拦住了,小声道:“驸马爷,你再看看,我相信咱们公主一定能虐到他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拧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男子,说:“善妒?你脑子有问题吗?我爹是皇帝,我要去妒谁啊?”

    “嗬,”男子又是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,随便你怎么说吧,反正我也不打算跟你做朋友,”玉小小说:“你还是老实交待一下,你们为什么要抓阮事浩吧。别跟我说,你爱上了阮甜,而她爱我家小顾,所以你才要跟我们作对,我没这么好骗。顺便说一句,我家小顾对又软又甜没有好感,又软又甜看不上你,一定是你的问题,跟我家小顾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男子就感觉一口血憋在心头,让他吐不出,也咽不下。

    “说吧,”玉小小说:“别逼我玩刑讯逼供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这个时候说:“公主,他真跟那个又软又甜有点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没把人堵在床上,所以这话我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为什么要把阮事浩绑起来呢?”二狗子这个时候很疑惑不解地道:“都是自己人了,还有用绳子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想吗?”有前海盗笑道:“一定是老丈人看不上女婿,所以女婿跟老丈人翻脸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突然之间就对这男子跟阮聒之间的关系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男子的脸上已经不见了冷笑,变成了一脸土色。

    二当家就简直要给这帮人跪了,这怎么就变成这男人跟阮恬的风流情事了?别跟着公主殿下的话题跑啊!

    顾星朗抚额,他媳妇就是有本事带领一帮人胡说八道,还能说得有鼻子有眼,就好像事情真的发生了一样!

    “不,不能,”阮事浩这个时候终于发声了,道:“你们,你们不能败坏恬儿的名声!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?”玉小小没搭理阮事浩,只是盯着男子问,阮事浩什么都不知道,她要操什么心呢?

    顾星朗跟二当家道:“把我们在路上捡到的虫卵,扔他的眼睛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二当家跟顾星朗配合默契地高声应了一声是,边往男子的跟前走,边从兜里摸出一个装伤药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男子的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大当家瞅见男子的这个反应,催二当家说:“老二你慢吞吞地干啥呢?快点儿!”

    男子看向了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脸上神情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了我?”男子问顾星朗道。

    大当家又一巴掌招呼到了男子的脸上,说:“你当你是天王老子,我们在乎你的命呢?你爱说不说,你们这帮孙子这么能跑,不一样被抓着了?有你没你,我们一样能弄死莫问。”

    二当家拿着瓷瓶在男子的面前蹲下身来,跟玉小小说:“直接倒眼睛里?还是开个口子,直接把这些卵放他脑子里?”

    玉小小用了手术刀在这男子的头上比划,说:“直接进脑子,说不定能成功变身成药人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口子!”二当家大声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里装模作样地要在男子的脑袋上开口子,众人身后的四个哑巴,却在这时发出了惊慌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众人忙就回身看,就看见一个哑巴倒在地上身体抽搐,成团的小线虫从这人的五官里往外涌。

    “药人!”大当家嚎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退后,”顾星朗慌忙就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也是!”二狗子指着另一个哑巴跳脚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,”玉小小把二狗子拎起来就往身后一扔,说:“他是被蛊虫进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哑巴的脸部皮肤下不知道爬了多少线虫,皮肤随着线虫的蠕动上下起伏,如同一个人生了一张麻脸,脸上的麻点还在不停变化中,骇人至极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一眼另两个在地上尖叫的哑巴,离线虫这么近,这两个自然也不可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公主,驸马爷!”大当家带着兄弟们跑出去几百米远,扭头一看他家公主和驸马还站原地没动,急得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回的线虫很小,团成团,密密麻麻地爬了一地,向顾星朗的脚下慢慢爬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闻到这一股味道,回头一看,之前很英雄的黑衣劲装男子吓尿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