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981顾大少想,为什么一定要作死?
    “小顾你吃过野猪肉?”玉小小问顾星朗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说:“没吃过,想来都是猪,味道应该差不多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对顾星朗的话不认同,说:“可大哥说,野猪肉香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野猪肉香不香他不知道,他就知道他大哥这会儿一定弄不来野猪肉。“以后我们进山自己去捉一只来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:“就在山里烤了吃。”

    “成,”玉小小点头,但凡是找食的活动,公主殿下是绝不可能拒绝的。

    顾星朗悄悄抬手,拉着玉小小往中军帐走。

    带路的侍卫扭头看看,顿觉自己是个多余的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了一会儿,见她爹和景陌这帮人还是没跟上来,侧耳听听,发现听不到这帮人说话的声音,玉小小低声跟顾星朗说:“我爹的智商我不担心,左佑的脑子也还好,可景陌和苏昭都是奸诈的人,他们是不是在跟我爹一起密谋我的金山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用一种很无所谓的态度说:“他们打不过你,要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拧着眉头,干架她肯定是不怕,可是玩脑筋,一个景陌就够她受的了,现在还再加一个苏昭!(为什么,你总是不待见你爹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顾星朗这会儿其实心情很苦恼,他也知道现在六国都缺钱,他老丈人和景陌那帮人都在想钱,可要让他媳妇出了这笔军费开销,那不等于割他媳妇的肉,剜他媳妇的心吗?顾三少这会儿愣是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嘴里嘀咕:“大哥怎么就蹲在伙房不过来了?”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站在了贤宗的身后,小声喊了一声:“圣上。”

    贤宗正苦思冥想怎么坑闺女的钱呢,突然听见顾星诺的声音,贤宗还吓了一跳,扭头看看自己的相爷,贤宗招手道:“言若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伸头看看这几位在沙石上写的字,顾大少眼角抽了抽,说起来都是君临天下的大人物,结果被他的公主弟妹逼到连话都不能说的份上了。

    贤宗往顾星诺的手里塞了一根小木棍,在沙石上写道:“你弄到野猪肉了?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圣上,臣……”

    贤宗冲顾大少摇头,手里的小木棍唰唰几下,沙石上出现三个字:“用写的!”

    顾星诺只得在沙石上地写道:“臣命人去附近的农庄买猪去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写道:“家猪肉,野猪肉的,玲珑吃不出来?”

    顾星诺想了想,在沙石地上写道:“多放大料,都是猪肉,应该吃不出区别来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着景陌三个人,写道:“是这样?”

    景陌和苏昭没什么话可说,谁没事吃肉的时候,去在意吃进嘴里的肉是家猪还是野猪啊?

    左佑就写道:“我吃过,野猪肉紧,吃起来味道比家养的香。”

    贤宗忙看一眼顾星诺,写道:“在吃上面,你不能拿玲珑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“哦”了一声,刚想说话,见贤宗瞪着他,便低头在沙石地上写道:“味道不对,那是因为军中的伙头兵没烧过野猪肉,厨艺不佳而已。”

    左佑看着奉天的这位相爷大人,觉得这人真心属狐狸的!这种借口也想的出来!

    贤宗点了点头,写道:“好吧,猪肉的事解决了,那金子的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星诺写道:“臣谨遵圣上的圣意。”

    贤宗冲景陌三个人哼了哼,那意思是,朕说什么来的?

    景陌写道:“我的意思是,跟公主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写道:“陛下去跟公主说?”

    景陌拿着小木棍的手一僵,他不想被玉小小看成是坑钱的坏人。

    左佑写道:“这事我干不了,我嘴笨。”

    苏昭写道:“我与公主认识的时日尚浅,我去说,公主不会信我。”

    贤宗写道:“朕打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景陌……

    顾大少在沙石地上写道:“那就有劳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不是个认命的人,看了顾大少一眼,景陌陛下写道:“你是公主的家人,由你去说,应该更好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就写:“此事事关国之存亡,我与公主毕竟尊卑有别。”

    景陌很想让顾大少去死,这个时候你知道尊卑有别了?你拿家猪肉充野猪肉,糊弄公主的时候,你怎么不尊卑有别了呢?!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倒是笑了,这个钱只要不是他去坑,那怎样都行啊,他闺女就是想弄死谁,也弄死不到他头上来,不是?

    景陌看着贤宗脸上的笑容觉得很剌眼,景陌的脑子肯定是灵光的,看着贤宗不顺眼,他的脑子里也就想出办法来了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个时候就拉自家圣上走,把事情推了,就得快点走,等景陌反应过来,那这事最后落谁头上就又不一定了!

    可是贤宗陛下这会儿觉得自己难得看到景陌吃瘪,想多看一会儿,在沙石地上写道:“世侄还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顾大少……,为什么一定要作死?!

    景陌一笔一画地在沙石地上写道:“事情由我去说,但这金子也不能白拿公主的,还望世叔给公主写个欠条,就当是借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着面前的字,想吐血了,写欠条?这么多金子,他得还到什么时候去?本来跟闺女在一起日子就难过了,那货又成了自己的债主?那这往后的日子他还过不过了?贤宗看向了顾星诺。

    顾星诺只得又写道:“这欠条得平分。”

    左佑拍一下脑门,听说过平分家产的,平分赃物的,他就没听过欠条还有平分的。

    景陌写道:“最后究竟要用多少钱,我们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写道:“公主是明事理的人,只要有欠条,我想公主会同意把金子悉数借出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写道:“那就有劳世叔了。”

    混蛋啊!

    贤宗瞪着景陌,这绕来绕去,这笔债还是得落到他头?

    景陌也不在意被贤宗瞪,仍是一笔一画地写道:“我写下的欠条只怕公主不受。”

    贤宗写道:“你放心,她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笑了,写道:“那若是公主不受呢?”

    “圣上,”在贤宗还要往景陌挖得坑里跳时,顾大少出声把自家圣上拦了。公主怎么可能会接受全由景陌一人担下的欠债?到时候景陌拍拍屁股回诛日去了,就是不还钱,公主还带兵去打诛日吗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

    baidu_clb_fillslot("957512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