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04景陌说,我心悦公主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相拥而眠的时候,帝宫御书房的偏殿里,贤宗用冷毛巾覆了一下额头,让自己发涨的脑子能清醒一点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景陌几个人的面前都放着香茗,但这个时候大家伙儿都没有心思去碰奉天帝王家的香茗。

    贤宗把冷毛巾扔了桌案上,问道:“现在要如何行事?朕这就治星朗的罪?”

    苏昭摇头道:“只凭杀舅屠庄这个罪名,将清辉打入大牢,若我是莫问,我会有疑虑,只是杀人罢了,言若兄现在是奉天的丞相,顾家有兵权在手,清辉本人还是当朝驸马,就这么着让一个女人给告倒了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那朕还得安排他演一场当街杀人的戏?把那个阮恬当街杀了?”

    景陌笑着摇头道:“圣上,区区一个阮氏女,怎么可能把星朗的心迷住?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真糟心,怎么他的心思这个货都能知道?他想趁机把阮恬给除了,让他闺女少一桩心事,这有错吗?!

    “那就不杀阮恬,弄点天生该死的死囚?”左佑开口道。

    苏昭说:“这是个办法,但只怕还是瞒不过莫问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你看呢?”贤宗问就坐在他左下首处的澄观国师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摇头道:“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眼皮都不抬,说:“那要如何是好?让星朗在大庭广众之下,将圣上杀上一回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是杀朕?”贤宗叫了起来,他就说这个小娘泡不是个好东西!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看在座的三皇一王,说:“可以在四位之中挑出一个来。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景陌三个人,这三位,不管他女婿把谁伤着了,那都是难办啊,贤宗咬了咬牙,道:“让驸马伤朕一回好了。”

    无欢国师摇头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这样还不行?朕得驾崩才行吗?”用不着这么狠吧?

    无欢国师低声道:“既然是作假,当然就不可以闹出人命来。星朗就是伤了圣上,凭着公主在奉天的地位,我想圣上不可能将星朗置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贤宗摊了摊双手,那完了,伤了皇帝,顾星朗都不用死,那他们还忙活个什么劲?不过贤宗细想想,若顾星朗真是疯病发作,将他重伤,贤宗想自己也的确不会置顾星朗的罪,最多骂上几句。

    苏昭说:“香河庄的庄民也说杀人的人是清辉,这说明永生寺有杀手在假扮清辉杀人。”

    左佑说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再等等,让永生寺的人再扮成清辉的样子杀几个人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,道:“这样一来,百姓何其无辜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国师,朕都让阮氏女得意一回了,这事不能就放弃了吧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圣上,让驸马去莫问身边,风险太大。况且,只要言若还是丞相,老元帅和顾二公子还在统领乡关铁骑,星朗遭难,他们怎么可能不救?再说公主,凭着公主的个性,她又怎么可能看着驸马陷入人人得而诛之的境地?莫问善识人心,他与公主打过交道,公主什么都不做,莫问是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左佑苦着脸道:“我们是按着莫问定好的路在走,怎么被澄观国师你这么一说,我们好像做不什么都不行呢?”

    “圣上有危险,”澄观国师看着贤宗道。

    贤宗被澄观国师说得发懵,怎么话题又到他身上来了?

    景陌这时道:“到了最后,圣上死于星朗之手,奉京城药人横行,变成人间地狱,事情到了如此地步,顾家也好,公主也好,谁都护不住星朗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倒吸了一口冷气,皇帝陛下胆颤了,莫问打的是这个主意?!

    苏昭摇头道:“总不能拿一城人的性命来演这场戏吧?”

    左佑道:“有公主在,莫问的这个打算,我看不可能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可能得逞,”贤宗忙就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开口道:“莫问无非就是想让星朗众叛亲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要演的是就是一场众叛亲离的戏,”景陌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一起看着景陌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景陌站起了身,冲贤宗躬身行一礼。

    贤宗惊得身子一跳,道:“朕不会拿命演戏的。”想都别想啊!别说他怕死,他真死在顾星朗的手上,以后他闺女和顾星朗还能做夫妻吗?

    景陌说:“既然是演戏,那自然不能伤到性命。”

    左佑不耐烦道:“那你的主意是什么,你倒是快点说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拿茶杯喝茶,圣上要压压惊。

    无欢国师这时眉头一皱,跟景陌道:“陛下,您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无欢国师的话还没说完,左佑就说:“景陌你想死在顾清辉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景陌没理左佑,跟贤宗道:“我在诛日为皇之后,莫问派人找过我,希望我立一个大族的女子为后。”

    贤宗嘴角一抽,说:“这个死秃管得还挺宽,连你立哪位女子为后,他都要操心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这女子的家族是永生寺一手扶植起来的,在我诛日也算得上根深蒂固。”

    苏昭沉声道:“莫问不想与你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他视公主为大敌,现在自然就不会想与我为敌,”景陌说道。

    贤宗听了这话都牙疼,他闺女何德何能哦!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做的?”左佑问。

    “我将那族的人杀了,”景陌语调平平地道:“不过我要杀来使的时候,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你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那时我安排进永生寺的人已经全军覆没,”景陌低声道:“所以我故意让那来使偷听了我与我母后的一席话。”

    贤宗喝了口香茗,道:“你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心悦奉天的玲珑公主,若是有机会,我想求娶玲珑公主为后,”景陌看着贤宗说道。

    贤宗“咕嘟”一声,把嘴里的香茗咽下了肚,然后看着景陌发傻。求别闹啊,他女婿疯起来,真心要是出人命的啊喂啊!

    “你,”顾星诺从座位上猛地起身,冷眼看着景陌道:“陛下,你这个办法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一笑,道:“只是演戏罢了,到了最后,世人会明白一切,星朗可以保住性命,也不会名声有损,既然决定破釜沉舟,那我的这个办法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