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05苏昭说,我以江山为聘
    景陌的话,让偏殿里的人都消了声,都是有脑子的精明人,景陌的话听着荒唐,但若想让顾星朗众叛亲离,这不失为了一个好办法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为了让玲珑公主成为诛日的皇后,那么弃掉一个臣子,这对贤宗来说,是必然的选择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顾星诺,在座的人里,如果顾星诺不反对,那这事多半就成了。

    贤宗跟顾大少说:“言若你坐下想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现在哪里还坐的住?

    景陌看着顾星诺铁青的脸一笑,说:“只是一场戏,假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脸上慢慢地也露出了一个笑容,道:“陛下在诛日时,就已经在盘算星朗去莫问身边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景陌承认。

    左佑忍不住道:“你就这样算计人家啊?”

    顾星诺紧锁着眉头,突然之间就目光一厉,道:“是你告诉星朗药人之事的?”

    贤宗这下子也沉了脸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更是出声道:“什么?驸马他知道了?”

    景陌低声道:“总归是要让他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左佑这时插了一句嘴:“清辉是怎么着了莫问的道的?”

    景陌看了左佑一眼,说:“现在操心这个有用吗?”

    左佑“呵”了一声,说:“行,我不操心这个,景陌,你这个主意其实不错,我觉得行,只是我们都说行,哪怕他顾清辉都点头答应了,公主不答应,你有辙吗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道:“这样一来,不但驸马要遭人耻笑,公主也会担上骂名。”

    好女不嫁二夫,这是世人对女子的要求,再嫁之女尚且要被人看轻,那弃夫另嫁的女人,哪怕你是一国的公主,是一国的皇后,世人对你又能有多少好言语?

    贤宗道:“那国师是不同意了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道:“圣上,此事贫僧觉得不妥。”

    景陌道:“如果星朗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罪人,那么公主弃他另嫁,世人又会说公主什么呢?”

    苏昭开口道:“你想逼死清辉吗?”

    “不把他逼到死路上,莫问又怎么会信他?”景陌说话的声音仍是压得极低,偏殿里的风穿堂而过,让景陌的声音听在众人的耳中发颤,巫师颂出的咒语一般。

    顾星诺又坐回到了坐凳上,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膝,紧紧地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与其让星朗被莫问杀死,我宁愿由我来当这个凶手,我让他遍体淋伤,但我不会害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左佑嗤了一声,说:“说的比唱的好听,景陌,你去问问公主愿不愿意陪你演这出戏吧。”

    “世叔?”景陌问贤宗。

    贤宗这会儿恨不得自己不是皇帝才好,这种糟心事,让他怎么办?

    澄观国师跟贤宗道:“圣上,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道:“那国师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时道:“既然是演戏,那公主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你?”

    景陌一笑,道:“凭我是诛日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突然就想跟这人打一架!

    贤宗双手抱着脑袋,说:“你们让朕想想,让朕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苏昭说:“景陌若是不行,我可以陪公主演这出戏,公主救了我大哥,我拿青龙的江山为聘,求娶公主。”

    贤宗泪了,求别闹啊!

    景陌看向了苏昭。

    苏昭却没看景陌,青龙的新君看着贤宗,无瑕如玉的一张脸上隐隐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左佑看苏昭这么说了,就跟贤宗道:“那这么说来,我也能陪公主演这出戏啊,世叔,我虽不是白虎的皇帝,但我在白虎掌帝王之权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很心塞,没想到他闺女嫁人了,还能这么抢手呢,这一个个的,把景陌,苏昭,左佑三个人一一看过来,这三个还真心都不错。贤宗一口老血憋在心里,当初他为什么要把闺女下嫁顾星朗那小子啊?为什么啊?!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时笑了起来,看着还是不识人间烟火的模样,但说出来的话很尖锐:“你们这是想陪着公主演戏,还是想将计就计假戏真做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”贤宗冲枫林少师一抱拳,说:“少师你就别添乱了。”假戏都不一定能做,还假戏真做呢?

    枫林少师冷笑道:“圣上觉得我是在添乱?”

    贤宗看了一眼一直没再吭声的顾星诺,坐直了身体,跟在座的各位道:“朕生养的闺女朕知道,星朗若是遭遇不测,玲珑这丫头不会随着星朗去死,但身边也不会再有第二人。”

    贤宗的话让偏殿里又是一阵静寂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无欢国师开口道:“这事还是问问公主和星朗的意见吧,他们不同意,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言若?”贤宗喊顾星诺,这事只能你这个当大哥的去跟顾星朗说啊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星朗谈,”景陌道:“公主那里,就劳烦世叔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会不会被他闺女打死?

    偏殿里的烛火燃了一夜,到了天将明时,一骑快马从帝宫门跑出,往驸马都尉府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玉小小和顾星朗进了宫。

    顾星诺和景陌在御书房外等着小夫妻俩,看见这二位来了,顾大少就说:“公主,圣上在里面等你,你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就我一个人进去?小顾呢?”

    景陌笑道:“我与星朗说说话,公主还怕我把你的小顾吃了不成?”

    玉小小乐了,说:“以前担心,现在我不担心,我家小顾疯癫起来,死的那个人一定是景陌你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

    景陌和顾大少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一听这位说话,就感觉顾星朗是药人这事,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呢?

    玉小小拍一下顾星朗的手,真就一点也不担心地自己往御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顾星诺跟顾星朗道:“走吧,我们找个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走进了御书房,发现御书房里就她爹一个人坐着,往日里就算是她爹滚床单的时候,都寸步不离的暗卫们不在。

    “丫头过来,”贤宗冲玉小小招手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了桌前,一桌子的菜,还有一大碗放了很多虾仁鲜贝熬出来的粥。

    “坐下吃吧,”贤宗给玉小小剥了一个煮鸡蛋,希望看在有吃的份上,他闺女一会儿别打死他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

    baidu_clb_fillslot("957512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