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07我们都不算聪明
    贤宗点头,说:“是,你生是顾家的人,死是顾家的鬼,父皇就是想知道,你愿不愿意跟景陌演这出戏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爹,你跟我说实话,我化妆一下,跟小顾一起混到莫问的身边去,你觉得能行吗?”

    贤宗眼皮直跳,说:“你这脸是可以易容,你这小身板怎么易容?一个月之内,你把自己吃成个胖子?你当莫问眼瞎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胸脯,抑郁了,一个月之内吃成胖子?这个难度系数太大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丫头啊,”贤宗附下身,靠近了玉小小说:“景陌的这个主意很毒,他要不是跟我们是一伙的,朕都要怀疑他爹娘是星朗杀的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景陌他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星朗会受苦,”贤宗说:“可这样做,能保住他的命。景陌的一肚子坏水,冲着莫问去,这我们应该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撇了撇嘴,说了句:“为什么是景陌呢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那你想跟谁演这出戏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还能选谁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苏昭,左佑,朕想那个归宁,还有江卓君你都能选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除了个左右,换来换去都是残暴女帝的姘头,这有毛意义?

    贤宗跟玉小小分析:“朕是觉得还是景陌好,毕竟诛日的国力最强,景陌来求娶你,朕这个嫌贫爱富的嘴脸才能最明显不是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怎么听你这话这么别扭呢?”

    “戏,”贤宗说:“这是演戏,你父皇要是真嫌贫爱富,会把你下嫁给顾星朗那小子?朕是信守承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噗,”玉小小喷了,说:“你还能不能好了?这种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,你都做的出来?我嫁给小顾,是为了什么?要我再跟你回忆一下你的赵妃娘娘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贤宗抹不开脸了,说:“这事就不要提了。你到底愿不愿意?父皇也不逼你,你不愿意,那这事你就当父皇今天没说过。”但以后顾星朗要是回不来,你也别怪你老子,这话贤宗想说,但是没敢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只是演戏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景陌不会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贤宗嘴角抽了抽,说:“他就是想对你做什么,他打得过你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想,也是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把莫问弄死了,”贤宗跟玉小小承诺道:“父皇给你和星朗重办一个婚礼,上回你出嫁的时候,他受伤没办法将你牵上花轿,与你站在喜堂之上拜天地。玲珑啊,等一切风平浪静了,父皇让星朗重新来娶你一回,父皇倾尽所有,给你们办一场最好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”贤宗看着玉小小,忍不住伸手轻轻碰一下玉小小的脸,说:“父皇欠你们的,父皇就加倍的补偿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在心里盘算了一下,再来一个婚礼的话,那就又得摆酒席了,有酒席,那就意味着小伙伴们又能聚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了,多好!

    “那你是答应了?”贤宗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顾没问题,那我就没问题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贤宗脸上的笑容苦涩起来,叹道:“虽然大罪过都由星朗背了,但毕竟好女不嫁二夫,玲珑,你多多少少是要担骂名的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碗里的粥喝完了,好女不嫁二夫,这是什么道理?不懂。

    贤宗拿起筷子,想给闺女再夹些什么,一看桌上的碗碟,全都空了……

    “世叔,”御书房外传来景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”贤宗应声道。

    景陌和顾家兄弟走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贤宗看顾星朗,见女婿神情正常,心里好像更不得劲了。

    景陌看一眼被吃得空空如也的碗碟,又打量了玉小小一眼,贤宗道:“世叔,我与星朗谈过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问顾星朗说:“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要跪下回话。

    贤宗把手一摆,说:“站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,臣受的住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了顾星朗的跟前,问道:“你要演这出戏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只是演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演戏,”玉小小说:“我还能跟景陌出点什么故事吗?”

    景陌的手神经反射似地一握。

    顾星朗笑了起来,说:“那我还要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死太多的人,所以宁愿让我和景陌演一出戏哦?”玉小小看着顾星朗问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没说话,仍是看着玉小小笑,受辱跟杀人,顾星朗宁愿选择受辱,有些事自己受了,总比欠别人的命债好。

    玉小小拿脑袋撞了撞顾星朗的胸膛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手用手背擦一下玉小小的嘴角,将媳妇嘴角边沾着的粥擦去,小声道:“你有时候也不算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个世界聪明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谁来跟她解释一下?

    贤宗清了清嗓子,道:“既然你们小夫妻俩都没意见,那我们就再商量商量,看看这出戏要怎么演。言若啊,你马上派你的亲信,去望乡关,把事情跟顾元帅说一下,让他即刻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,”顾大少跪下领旨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苏昭他们请过来,”景陌说着话,转身就往御书房走了。

    贤宗跟玉小小和顾星朗说:“坐吧,我们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退下,去安排亲信往望乡关送信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就剩下了一家三口,贤宗看着坐在一起的女儿女婿,长吁短叹了一番,跟顾星朗说:“星朗啊,朕跟你先说好,后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你不要记恨朕,更不能记恨玲珑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没说话,玉小小就道:“小顾为什么要恨我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闭嘴,朕在跟星朗说话。”男人的心思,他的这个傻闺女能懂多少?演戏?就顾小三对这傻闺女的在乎劲儿,这闺女跟景陌多说几句话,顾小三可能都不乐意啊!

    顾星朗起身跟贤宗郑重道:“圣上,臣明白的,这是臣自己选的,若臣真回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玉小小跳了起来,说:“你不可能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