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09不要怕,别怨命
    贤宗摸着下巴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也要星朗送消息出来?那么多的兵马呆在一个地方,莫问有办法把这些兵马都藏住了?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藏不住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”

    “那还要麻烦星朗做什么?”贤宗是觉得,他女婿在莫问的身边,越少动作越安全。

    左佑说:“世叔啊,等我们看见莫问把兵马安在哪里了,我们再聚集兵马,这不是给莫问在半路就把我们分头击破的机会了吗?”

    左佑把贤宗问住了。

    景陌道:“永生寺位于珠峰,山下是他们永生寺挖出的深湖,我们想攻进永生寺,必须过深湖。这仗一打,莫问的兵马若是在荒原之上败北,他们一定退守山中,只要他们把湖上的四座桥毁去,我们想过湖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那我们准备船呢?”

    苏昭道:“世叔,我们乘船过湖,永生寺的兵马站在山上,居高临下,乱箭一发,我们的兵马就成了他们的靶子,没有多少人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这事怎么就这么难呢?!

    “只有冬天,”无欢国师这时道:“隆冬时节,深湖会冻上,冰面可行车马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叹了一句:“只是在隆冬时节搏杀也不是易事,关外的隆冬滴水成冰,人在外行走都难,如何作战?”

    景陌道:“再难也要打,否则我们就只有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贤宗抚一下额头,大战未开,他已经能预见到,这一仗之后的尸骨如山,血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“卓君还没有到,”景陌手指点着桌案道:“还有铜铃之事,这事不解决,我们就不能让星朗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怎么就这么难呢?!”贤宗在这时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没上馆子吃饭,两个人在街边买了两笼包子,一包花生,一只烤鸭,外带不少可以包烤鸭吃的小面饼,小夫妻俩带着这些东西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路上没出什么事吧?”大当家站在驸马都尉府的大门口问小夫妻俩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有不少人看小顾,长得帅也是一种烦恼哈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…

    门前的众人……

    那些人是为着驸马爷杀舅屠庄的事,看着驸马爷议论吧?

    “把小二他们都叫来,哦,还有苏大哥,”玉小小边啃包子边说:“我们开会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跑去召集人开会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小庄,小卫,前海盗们,还有苏易都到了小夫妻俩院中的一间花厅里。

    小卫看看到场的人,问玉小小说:“要去把归五皇子请来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嚼着花生米说:“我又不画相,我找他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省点事吧,”大当家拉小卫坐下,说:“那人来了能干啥啊?吓着了,你还得费力气哄他。”

    苏易看看玉小小,又看看顾星朗,开口就道:“那个叫阮恬的女人,你们把她处理掉了没有?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是不是当将军的人,说话都这么狠?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苏易见顾星朗摇头,这脸色就是一沉,道:“你还留着那女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唉,”玉小小叹气。

    大当家给玉小小倒了杯水,说:“你把花生米咽下去再说话。”这一说话,喷一桌子花生屑子,这像什么话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和小顾摊上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是驸马爷去莫问身边当卧底的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景陌出了一个主意,要我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花厅里顿时连喘气声都听不见了,在场的人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苏易才开口道:“公主,你说景陌出了一个主意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”玉小小把景陌的打算,跟自己的这帮小伙伴们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玉小小的话后,花厅里又是半天没人出声。大家伙儿难得能一点障碍没有的听懂公主殿下的话,只是他们这会儿又宁愿自己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倒抽着气问顾星朗:“驸马爷,你真要听景陌的话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神情不喜不怒地道:“这是个好主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主意,”大当家说:“这主意再好,受苦的人是你啊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只是演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胸口憋闷地厉害,就算是演戏,要他看着李婉再穿一回嫁衣,嫁给别的男人,他铁定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苏大哥,”玉小小问苏易说:“你说这事靠谱不?”

    苏易说: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。

    苏易……,你都答应了,那还问什么靠谱不靠谱呢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其他的不怕,我就怕我家小顾出事。”

    苏易看顾星朗看了半天,说:“只要能保证星朗不被莫问所用,能控制住自己,那这事也不是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一起看着苏易。

    苏易跟顾星朗道:“当年我也是可以骑着战马,驰骋沙场的人,我也受过家破人亡的苦,到了如今我是一个废人,不过总算最苦的时候我熬过去了。星朗,只要你受得住,你不怕,那这个关口我倒是相信你能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,没有经历过的人没资格说,没有尝过众叛亲离滋味的人,有什么资格跟顾星朗说,为了天下,你要去受一回众叛亲离的苦,我相信你受得住呢?可苏易不同,苏大公子风光无限过,也经受了快半生的磨难苦楚,所以苏易的话,对于顾星朗而言,是良言,也是忠告。

    “会很苦,”苏易跟顾星朗说:“但你要忍耐,想死的时候,你就想想公主,想你答应过公主的事。事情落到了自己的头,不能怕,也别怨命,等过了这一关,你再回头看看,你就会发现现在的这一切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了点头,神情认真的跟苏易说:“苏大哥,你的话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小心翼翼地问苏易说:“师父,你同意我们驸马爷去莫问那里啊?”

    苏易说:“箭已在弦上,如何再收回?莫问一日不得到星朗,奉京城就一日不得安宁,今天是香河庄的人都死了,明天就会有第二个香河庄出现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桌子一拍,说:“那行,看来这事一定得做了,小顾,我们先开脑子,先看病,然后我们一起去弄死莫问那个死秃去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(梅果各种求中……)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