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10很懂兄弟情的公主
    花厅里的人听了公主殿下的话后,都没办法保持表情的正常,开脑子这种要命的事,从他们公主的嘴里说出来,就跟喝口水似的平常,大家伙儿都接受不能啊!

    玉小小是个说干就干的人,反正动手术该准备的东西她都准备好了,把桌子一拍,公主殿下说:“不选日子了,就今天吧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”

    大当家站起身,颤巍巍地说:“就,就今天?马上?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小顾你看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现在其实什么都无所谓了,他的人生好像就剩下唯一的目标了,那就是把莫问弄死。顾星朗冲玉小小点了点头,说:“那就今天吧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是不是找几个太医来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开脑子是不是得剃头发?到时候莫问看见驸马爷光着个脑袋,他不怀疑啊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傻啊?头发会长的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那得多长时间,驸马爷的头发才能长到跟现在一样长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自家小顾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那就是剃一圈?哪里要动刀,就把这地方的头发剃了?”

    二当家说:“那这模样还能看了吗?”

    二狗子说:“驸马爷剃了头发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边上去,”大当家冲二狗子一瞪眼,命都快没了,他们还操心驸马爷好看不好看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怕,莫问又不是天天盯着小顾的,他能知道小顾的头发有多长?剃了再长好了,反正景陌他们的计划也不是明天就要进行,一口吃不出一个胖子来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看看自家公主的小身板,这位恐怕吃一辈子也吃不出一个胖子来。这个念头在脑子里出现后,大当家抬手敲自己的脑袋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心情想这个?!

    小庄不放心地说:“那万一莫问他就是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他对小顾是真爱哦?他知道?”玉小小撇着嘴道:“小顾,现在在的都是小伙伴,所以我跟你说实话,要是在莫问那边混不下去,你就回来,咱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大当家忙就附和玉小小的话道:“就是这么一个理。驸马爷你不行就回来,活人不能让尿憋死,咱们这么多人,还弄不死莫问?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宫里请太医?”小卫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用了,这事不用太医,让道长帮我。”

    小卫担心道:“就你们两个人行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想,说:“那你去请太医来,先让太医们在外面等着,不行我再喊他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小卫应了一声是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跟大哥说一声,”玉小小又说:“让他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事就不用喊大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摇头坚持道:“这事得让大哥过来,他这次没能护住你,心里估计已经在滴血了,这事你要不让大哥知道,他不更伤心?他要以为你记恨他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花厅里的人们被玉小小这一席话说得,又都发傻了,这么通人情世故的话,真是他们的公主殿下说出来的?他们没听错吧?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大家伙儿,说:“你们这是什么表情?我的话有错吗?”军队就是讲战友兄弟情的地方,这感情玉小小最了解,也最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公主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宫里请太医,还有请大少爷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点头。

    苏易看着顾星朗用深蓝色绸巾扎着的发髻,苏大公子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,这个脑袋要怎么开,便问玉小小道:“你这个要怎么弄?”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在顾星朗的头顶上比划了一个圈,说:“把这里开个洞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易想了又想,感觉玉小小这话不靠谱,“这样能行?星朗不会出事?”苏大公子追问玉小小道。

    “能行,”玉小小肯定道,她家小顾的事,她怎么可能不行?

    “那,”大当家看看自己的兄弟们,说:“那就都别坐着了,烧水的烧水,收拾房子的收拾房子,把这个院子看起来,不相干的人就别让进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将手搭在了顾星朗的肩头上,说:“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玉小小笑了笑,小声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顾星诺带着十几位太医赶到了驸马都尉府。

    大当家把太医们请进了手术室旁边的耳房里,小风小沙两个人忙活着,给太医们上了茶水点心。

    大当家把来府里的太医们都看上了一眼,跟太医们恭敬道:“诸位大人,我家公主说,若是她有事,会请诸位大人施以援手的,所以暂时请诸位大人在这里等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太医正道:“公主要救治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大当家就猜顾星朗的事,圣上不会让太医们知道的,打了个哈哈,大当家说:“我也没看见病人是谁,所以我这还真回不了大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面面相觑,圣上把他们这么多人一起遣到驸马都尉府来,从圣上到公主却都不让他们知道病人是谁,这事古怪啊。

    顾星诺从里到外换了身干净衣服,这才走进了玉小小要给顾星朗动手术的卧房里。

    “大哥,”玉小小正看着在锅里煮着的手术器材,看见顾星诺来了,便挥手跟顾星诺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顾星诺走到了床前,看见顾星朗闭眼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,忙就问玉小小道:“公主,星朗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给他打了麻醉药,等手术完了,他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说:“麻醉药?”麻药他听过,麻醉药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新弄出来的药,”玉小小拿钳子从锅里夹了一把手术刀出来看看,又将手术刀扔进了锅里。

    守在床前的老道说:“公主,你这药是不是什么人都能药倒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理论上是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理论上是?老道很痛苦。

    “这药不能落到坏人手里,”玉小小嘀咕道:“人贩子什么的,把人一药一个准,扛着就走,那我就作孽了。”

    老道抹了一把脸,现在顾星朗等着被你开脑袋,你能想到人贩子药人去,说实话,这个公主的确很作孽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