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11顾三少的脑中……
    “道长你替小顾剃头,”玉小小守着炉子喊老道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老道拿了把剃头刀在手上,冲玉小小喊:“真剃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怎么剃个头你都这么多话?”

    老道看看顾星朗的一头黑发,说:“下不了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还能不能好了?

    顾星诺从老道的手里拿过被磨得镫亮的剃头刀,说了句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道忙就让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玉小小见到这一幕,没吱声,剃头谁剃不是剃?

    顾星诺很小心地给自己的弟弟剃头,因为一直低着头,老道也看不清他的神情,光看动作,老道就觉得顾相爷这刀下得也太小心了,哪有人剃头这么剃的?

    老道拍拍自己的脑袋,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站着了,这会儿顾星诺的心里不好受,老道能理解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看看老道,说:“道长,你觉得我是长命相吗?”

    老道冷不丁被玉小小这么一问,愣了一下,说:“公主自然是长命相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长命百岁?”

    老道点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我要活不到一百岁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道……,在你活到一百岁之前,我指定死了,我要管你什么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活不到一百岁,你是不是会因为业务水平不行,以死谢罪呢?”

    老道眨了眨眼睛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跟顾星诺说:“大哥你看见没有?道长的话就是不能信的,什么破军,都是扯淡。”

    老道呛咳了两声,这货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!

    顾星诺笑了一下,下手仍是小心翼翼,是破军也好,不是破军也好,顾星朗都是他弟弟,不是吗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,景陌让你们演什么啊?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为了活命,我们顾家得把星朗逐出家门。”

    “景陌这个混蛋,”玉小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道感叹道:“太狠了。”景陌做事太狠辣,这会儿老道看着大锅沸水里煮着的大刀小刀,也感觉这个医病的方法太狠了,跟要杀人似的。

    顾星诺将顾星朗的一头头发剃干净了,拿热水又替顾星朗把没有头发的脑袋洗了一遍,随后就看着弟弟光溜溜的脑袋发呆,除了还在襁褓中时,顾大少还没见过小弟光头的模样,这会儿看着心里仍是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问:“大哥你那里好了没有?好了我们就开始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我这里好了,公主,圣上说要来,要再等一等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端着大锅到了床前,说了句:“他又不是大夫,我等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道估摸着顾星诺这会儿是心里紧张,舍不得,就劝顾大少说:“相爷,这事易早不易迟,再拖下去,麻药的药性过了,驸马爷醒来那就白费工夫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说:“大哥,道长这话对,他只要不算命,基本上还是个靠谱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道现在拿玉小小没什么办法,只得是催玉小小道:“那您就赶紧动刀,有说话的工夫,这事都完工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拿了手术刀,跟顾星诺说:“那大哥,我动手了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点了点头,不敢离玉小小太近的站着,怕自己碍事,但也不敢离得太远,怕万一顾星朗出事,他帮不了忙。

    贤宗这时带着景陌等人走进了院中,小卫迎到了贤宗的跟前,跪下就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贤宗看看这院子里唯一一间门窗紧闭的房间,指着说:“公主他们在里面?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!”玉小小听见了自己昏君爹的说话声,边动着手术刀,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贤宗一听玉小小喊忙着呢,不敢说话了,里头在开脑子,不是在开玩笑啊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圣上,您去花厅稍等片刻吧。”

    “平身,”贤宗让小卫起身,背着手开始在庭院里转圈,这会儿他哪能坐得住?

    “去搬桌椅来,”小卫转身就跟二当家道。

    二当家答应了一声,带着几个前海盗往花厅里跑,给贤宗,景陌们搬桌椅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玉小小将顾星朗的一块头骨撬开。

    顾星诺不忍心再看,但仍是逼着自己不能转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现在对蛊虫在人脑中栖身的地方,已经是闭着眼睛都能找着了,可这一次,玉小小在应该有蛊虫的地方,没看见蛊虫的存在。

    愣了一愣后,玉小小又往别的地方找,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,结果一无所获,玉小小顿时就有点懵了,难不成他们之前全都猜错了,她家小顾根本就不是药人?

    觉着不可能,玉小小又找了一遍,还是没找着蛊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老道觉出事不对来了,问玉小小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脸上戴着一个自制的口罩,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嗡声嗡气的,“没有蛊虫,”玉小小说:“小顾的脑子里没有虫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星诺急声道:“会不会看错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又找了一遍,说:“看三回了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星朗不是药人?”顾大少也产生了这种疑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是药人,那小顾的那些行为要怎么解释呢?”总不能说,她家小顾是天生的精神病患者吧?那也太虐心了。(你家小顾是药人就不虐心了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老道想了想,指着顾星朗的心口,跟玉小小说:“蛊不在脑便在心,公主,你看看驸马爷的心房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开了脑子还得再剖心?

    顾星诺就声带怒气地道:“还要将这里剖开?”

    老道说:“相爷你息怒,脑子都开了,那心有什么不能剖的呢?”

    顾大少想把老道给扔出去,和着不是开你的脑子剖你的心,这说的是人话吗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蛊不在脑便在心?”

    老道神情肃穆道:“是,就是苗地的大巫来了,要说的也是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将撬开的头骨替顾星朗缝合上,查看一下顾星朗的情况,她的动作够快,这会儿离顾星诺麻药的药性过去还早,玉小小咬了咬牙,跟顾星诺说:“大哥,那我们就看看小顾的心好了,我动作快,不会伤到小顾的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这个时候除了点头,也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r5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