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26景陌说,我会夺人所爱
    景陌在这天晚上,经地道进入驸马都尉府,正好这个时候,小庄带着人往被分割了的尸体上洒生石灰,玉小小带着大当家一帮人在一旁围观中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景陌理解不了这帮人的心理,分成块的尸体有什么好看的?景陌自己杀人不眨眼,但自认为对看尸体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    玉小小蹲在边上,跟身边的大当家嘀咕:“这日子真心难熬,我讨厌坐牢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那您出去逛逛去?反正把脸蒙了,谁敢指着您鼻子认定,您就是公主殿下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不行,小顾坐牢呢,我怎么能出去逛去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受着吧,”大当家说:“哎呀,现在我们也就剩看看碎尸块打发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带着大家伙儿学学人体解剖学嘛,”玉小小说:“看见在肋骨后头的肺叶没有?”

    大当家点头,说:“看见了,怎么了?这家伙的肺有毛病?”

    玉小小冲大当家翻翻眼睛,说:“他都死了,我还管他的肺有没有毛病?”

    大当家跟不上玉小小的思维,但他又闲着没事想跟玉小小唠嗑,所以大当家只得问玉小小说:“那公主你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匕首拿在了手里,放平了,做了个斜着上剌的动作,说:“看见没有?跟人干架的时候,这么下刀,刀才不会被肋骨卡住,直接扎进肺叶里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眯着眼开始琢磨玉小小的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扭头冲景陌那里招了招手,说:“要一起看看吗?”

    跟在景陌身后的侍卫长又想给这位跪了,有喊人一起看碎尸的吗?他家主子为这位操心操心得整宿整宿合不上眼,侍卫长看着跟大当家蹲一块儿的玉小小,真心为自己的主子不值,公主殿下还有心情蹲那儿看碎尸呢!

    景陌冲玉小小摇了摇头,说:“我去看看星朗,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喊小卫:“卫啊,你带景陌去小顾那里。”

    小卫走到了景陌的跟前。

    景陌扭头吩咐侍卫长说:“你在这里看看尸体好了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……,他可以去地道里等的,他一点也不想看碎尸啊!

    看着景陌跟在小卫身后走了,大当家跟玉小小说:“他又找驸马爷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还能为了什么事?谈谈怎么弄死莫问呗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一想也是,横竖这二位不可能谈情说爱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个没有?”玉小小这时指着碎尸堆,跟大当家:“看见那两条大长腿没有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看见了,这怎么,腿长也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干架的时候,遇上比自己个子高的人,”玉小小教大当家道:“不要想着上来就抹人的脖子,往肚子上先捅一刀。”

    二狗子凑过来说:“公主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手就在大当家的肚子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大当家抱着肚子就倒地上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身边的前海盗们说:“看见没有?人的肚子被打到,就会弯腰,只要这人一弯腰,他的个头就会变矮,你们这个时候再抹他的脖子,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除了大当家躺在地上哼嘅外,前海盗们都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借着眼前的这堆碎尸块,尽可能的,把自己知道的格斗杀人技巧都教给这帮小伙伴们。打仗就有伤亡,这个玉小小能接受,不过玉小小也相信,避免不了伤亡,但她能减少伤亡。

    景陌跟着小卫往后宅走,问小卫说:“星朗这会儿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驸马爷刚跟小江将军喝过酒,这会儿可能在房里醒酒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那卓君呢?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他现在跟我夫人和小宝在房里说话,陛下找他?”

    景陌笑道:“不打扰他了,他们姐弟很久没有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小卫试探着问道:“陛下找我家驸马爷有事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只是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卫看了景陌一眼,知道自己没有从景陌这里套话的本事,小卫便闭嘴不言了。

    景陌到了顾星朗和玉小小住着的庭院外后,跟小卫说:“星朗一个人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是,”小卫恭声道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你去公主那里吧,我去跟星朗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景陌走进了垂着藤蔓的院门,院子里寂静无声,走到了亮着烛光的房门前,景陌抬手敲了敲虚掩着的房门,道:“星朗?”

    景陌在门前等了一会儿,顾星朗才来开了房门,身上一股酒味,人看着倒还清醒。

    顾星朗侧身,跟景陌说:“陛下,请。”

    景陌迈步走进了房里,也没急着坐下,而是走到了窗前,将关着的窗一一推开了,让屋里的酒味能尽快地散去。

    顾星朗站在门前,跟景陌说:“公主应该在前院。”

    景陌看着窗外花园的目光一跳,扭头看向顾星朗笑道:“我是来找你的,过来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走到了桌前坐下,晃了晃脑袋,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景陌在顾星朗的身边坐下,给顾星朗倒了一杯茶水,说:“喝点吧,解解酒,若是难受的厉害,就让厨房给你做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茶水温热,顾星朗也没觉自己好过一点了,跟景陌说:“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没醉,你今天这酒也没少喝,卓君的酒量是有名的好,你找人拼酒,应该找个酒量没有你好的才对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被景陌说的笑了起来,说:“我的酒量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景陌拍一下顾星朗的肩膀,小声道:“苏昭那里传出苏易伤重要不治的消息了,今天圣上去看过苏易,跟苏昭做样子争执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今天有空,我特意来找你,有句话我一定得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向了景陌。

    景陌将桌上的灯烛移得离自己远了一些,跟顾星朗低声道:“你一定要活着回来,不然的话,我不会放公主离开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双眼蓦地一睁。

    景陌的脸在烛光映得发红,他看着顾星朗说:“所以不想失去公主,你就一定要活着回来,我跟你说过,我不是君子,我会夺人所爱。星朗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