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34顾三少说,父亲
    顾星朗听了江卓君的话,先是没反应,随即反应过来,惊愕之后就是狂喜,酒也醒了大半,下了床就要走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江卓君把这位拦住了,说:“你就这样出去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可能是猛地睁眼,让眼睛不舒服了,抬手揉了揉眼睛,顾三少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只得道:“你就这么光着膀子出去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看看自己,这才发现他这会儿就穿了条单裤,上半身光着。

    江卓君从床榻上找了两件衣衫给顾星朗,说:“大将军的样子瞧着很怪,你心里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这话如同这个冷夜里的第二盆冷水,一滴没留的,全泼顾星朗头上了,“很怪?”顾星朗问江卓君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江卓君想想顾大将军的样子,摇了摇头,跟顾星朗说:“我说不上来,他将屋里的一扇墙打塌了,方才还冲公主出手,不过公主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,他也不问江卓君什么了,他站这里问,不如自己去看。

    等顾星朗跑到东南院的时候,玉小小正抱着脑袋坐在门槛上,景陌,无欢国师,枫林少师站在门前,两位大巫站在窗口,顾大将军仍是站在原地没动过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眼看见站在那里的父亲,脚步猛地一停。

    江卓君在后面说:“走啊。”现在哪有工夫,让这位发呆?

    玉小小听见顾星朗的脚步声快到跟前了,才站起了身,跟顾星朗说:“小顾,咱爹刚才要揍我。”

    就算江卓君跟顾星朗说了公主没事,听见玉小小的话,顾星朗仍是把玉小小上下打量了一番,急声问道:“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不可能受伤啊,咱爹的问题大发了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倒了半边墙的屋子还有地上的坑洞,说:“这都是我爹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“是啊,咱爹别的不好说,这武功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往后退了几步,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哪里是能老实呆着不动的人,要跟着顾星朗进屋,景陌把手臂一抬,说:“你先让星朗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也冲玉小小摇头,让玉小小先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伙伴都这意见,玉小小才站着不动了,跟顾星朗喊:“小顾,咱爹要揍你,你记得跑啊!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嘀咕了一句:“他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冲枫林少师翻白眼,说:“我家小顾是孝顺儿子,他爹揍他,他一定是生扛的,这种感情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心塞,他爹早死了,他是被莫问养大的,父子之间的事,他怎么可能会懂?!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站在了顾大将军的面前,顺着父亲的视线看过去,发现他父亲还是在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江卓君这时在门外说:“大将军认识星朗吗?”

    景陌啊了一声,说:“大将军还没有见过星朗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拍一下自己的脑门,对了,这个爹出事的时候,小顾刚出生没多久,这个爹有意识的时候,压根就没有见过小顾这个儿子,又特么是个忧伤的故事!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喊了顾大将军一声:“父亲?”

    顾大将军听见顾星朗的声音,看向了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被自己的父亲看着,突然就手足无措了,回头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景陌顿时就服了这少爷了,你媳妇比你还不靠谱呢,这个时候你能从你媳妇这里拿到什么主意?“你先试试看,看大将军能不能跟着你走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,”景陌教顾星朗道,眼看着就要入冬的时节里,他们站在这里吹风没事,顾大将军这个病人能受得住吗?

    “小顾,我们带爹回我们的房间,”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景陌干脆站在了玉小小的身前,跟顾星朗说:“就在这院子里找间房。”只要顾大将军今天跟着他们走出这个庭院,谁能保证只有他们自己人看见这一幕?生怕别人不知道顾大将军还活着吗?

    顾星朗跟顾大将军说:“父亲,你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大将军没反应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你拉他走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喊:“小心爹揍你啊!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起了顾大将军的右手,试着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顾大将军的脚看,当看见顾大将军被顾星朗牵着手,往前迈了一步后,人们都是心头一松,都觉得这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去房里点灯,”玉小小先跑了,看见她家小顾牵着顾大将军走路,公主殿下突然就两眼发酸,想好好哭一场。

    玉小小选了一间离倒了半边墙的房间最远的一间偏房,进屋点亮了灯烛,将屋里的环境稍看了看,玉小小很满意,屋里很干净,桌椅板凳都不缺,还放着一张坐榻,可以让她的这个爹躺下。

    顾星朗将父亲带进这间偏房,玉小小就站在坐榻边上,说:“小顾,这里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将顾大将军带到了坐榻前,拉着父亲坐下了,跟玉小小说:“他的手很凉,是不是得给他加一件衣服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去给咱爹抱一床被子来。”

    景陌这时走上前,将自己的外袍披在了顾大将军的身上,跟顾星朗说:“星朗,这个天里你穿成这样不冷?”

    玉小小听景陌说了,才发现她家小顾这会儿就穿了一件内衫,一件外袍,领口的盘扣还扣错了。

    明明问题是景陌问的,顾星朗却看着玉小小说:“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行,那我们就来谈谈咱爹的事。”

    景陌弯腰看看顾大将军的双眼,说:“他这会儿倒是不伤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看起来认识小顾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顾大将军的手喊:“父亲?”

    顾大将军低头看顾星朗的手。

    玉小小便也低头看顾星朗的手,然后叫了起来:“我去,小顾,你手心里怎么有一根针呢?”

    屋里的几个人忙一起看顾星朗的手,就见顾星朗的左手手心里嵌着一根绣花针,深陷在肉里,可能刚才顾星朗手上的动作有些大,这会儿手心里还有点出血。

    玉小小问景陌说:“我们替他洗澡的时候,好像没看见这根针吧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baidu_clb_fillslot("957512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