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44归五皇子说,你大爷的!
    奉天的帝宫不是一座空无一人的帝王宫阙,所以玉小小跟景陌并肩而行,一路走一路说话的情景,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,在玉小小无意,景陌刻意中,诛日新君求娶玲珑公主之事,在之后更是被人传得沸沸扬扬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身为一个不在乎旁人目光的人,玉小小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走进御书房所在的庭院,公主殿下对于诛日之行终于是有点期待了,跟景陌说:“我回去跟熊熊他们研究一下,我们定个菜单下来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自然是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待卫长们什么话都不想说,这位要是对弄死莫问这事这么用心,莫问是不是早就被弄死了?

    “爹,”玉小小跟站在廊下的贤宗打招呼。

    贤宗冲闺女招招手,让玉小小和景陌到他的身边去。

    景陌往贤宗那里走,玉小小却看在归宁身边站着的人,这人身材高大,四方的脸庞,浓眉大眼,神情严肃,看着很是正气凛然。“这是大表哥?”玉小小在归宁的面前站了下来,指一指这人问归宁道。

    归宁对着玉小小就没个好脸,拖着长音说了句:“是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跟这位打招呼,说:“大表哥你好。”

    傅博远这儿还没反应,归宁就说:“什么他就是你大表哥了?能别乱认亲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的大表哥不就是我的大表哥?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们……,这不对,公主,这真的不对,你不能这么认亲!

    “玲珑,”贤宗老脸挂不住了,喊玉小小说:“你站那里又胡说八道什么?过来!”你嫁给归宁了还是怎么着?归宁的大表哥也是你的大表哥?

    玉小小迈步想往贤宗的跟前走。

    景陌这时看看站在贤宗这里的人,看见两个生面孔,景陌就问贤宗:“圣上,他们是?”

    贤宗看一眼景陌问的人,说了句:“他们是玄武的使臣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使臣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,听见景陌问,都冲景陌躬身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景陌也不可能认得所有玄武的官员,听贤宗说这是玄武的使臣,又是两个看着不会武的老者,景陌便没再在意,站在台阶上等玉小小过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都从归宁的跟前走过去了,又退回来低头看看归宁脚下的箱笼,问了句:“闻着挺香的,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归宁没好气地道:“是麝香,不是吃的,让公主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香料,”贤宗怕自己的闺女当着玄武人的面再犯蠢,跟玉小小解释了一句,催道:“你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归宁说:“礼物?”

    归宁咬牙道:“是,是谢公主救命之恩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值钱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归宁说:“这是我玄武茂林里长的麝鹿所产!”

    玄武茂林在哪里,玉小小不知道,麝鹿玉小小听说过,但没见过活物,不过这不妨碍玉小小听出,这几个箱笼中的香料很值钱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,”归宁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边跟归宁说谢谢,一边在心里盘算,不知道拿这些香料出去卖,能卖多少钱。

    归宁看玉小小的样子,就知道这人嘴里跟他说谢,其实根本就是心不在焉,有说谢谢不看着人,盯着礼物看的吗?

    玉小小蹲下身,礼物归宁说送她了,那这东西就是她的了,玉小小伸手就开箱笼,想看看总共有多少香料。

    在一个讲究含蓄的世界里,玉小小这么做很失礼,可在场的人也没有拦她,大家伙儿都知道,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归宁看着玉小小说:“你喜欢麝香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喜欢,但这玩意儿值钱对不对?”

    归五皇子顿时就感觉又挨了一记窝心脚。

    大当家这时候站在离玉小小不远的地方,小声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公主,那箱笼是红木的。”

    红木也是值钱的玩意儿,玉小小停了手,觉得自己得对这箱笼温柔点。

    归宁冷哼了一声,说:“不喜欢你还看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眼看归宁,想跟归宁强调一声这是钱,结果这一抬眼,玉小小看见傅博远伸向归宁的双手了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脑中有了这个认识后,玉小小就从地上蹦了起来,冲傅博远道: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里一出声斥问傅博远,就站在贤宗近前的两个玄武使臣,突然就出手掌击贤宗。

    有暗卫挡在了贤宗的身前,但已来不及做出其他的动作,只能是以身为盾。

    感觉到掌风袭到了自己的脸上,暗卫小哥一闭眼,受了这两掌,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一掌挥向傅博远的同时,一手就拎起了呆坐着的归宁,往她爹的面前扔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天——”

    等待中的死亡没出现,暗卫小哥听见了自家圣上在耳边惊声尖叫,睁眼一看,暗卫小哥呆傻住了。

    两个玄武的使臣面朝下倒在地上,归宁横着身体压在他们的身上,三位看上去都是死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暗卫小哥脑中空白一片地回身看贤宗,这是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贤宗这会儿没工夫关心暗卫小哥的心理状况,暗自掐了自己一把后,贤宗陛下连蹦带跳地冲下了台阶,跑到了归宁的身前,扎着双手喊人:“快,快把五皇子扶起来!”这是玄武的新皇啊,千万不能死在他们奉天,还,还是被他闺女掼死的啊!

    人们被贤宗喊得回了神,忙冲上来看归宁。

    几个大内侍卫扶着归宁翻过身来,看见归宁紧闭着双眼,贤宗的心顿时就凉透了,完蛋了……

    景陌开口道:“五皇子遇剌了!”归宁死在奉天,这个错奉天推脱不掉,可归宁遇剌而亡,总比被玉小小掼死强吧?

    “呃,对,!”贤宗经景陌这一提醒,也喊道:“一定是永生寺!”

    逃过死劫的暗卫小哥,这时弱弱地跟贤宗说:“圣上,五,五皇子睁眼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贤宗低头,这货没死?

    归宁坐在地上,怒睁着双眼,很是清秀的一张脸扭曲着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”贤宗哈着腰问归宁说:“五皇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玉玲珑!”归宁高声叫道:“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完了,归五皇子疯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