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47精明,关心人民的公...
    大当家们惨白了脸色,金箔是被大当家从箱笼的夹层里扣出来的,一般人不一定能找到这个地方去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这一点,从这些箱笼能被傅博远带进奉天帝宫就能知道了,连守宫门的禁卫军都没能发现箱笼里的猫腻,宫里的太监宫人又怎么可能发现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!”贤宗问玉小小,心里猜到是什么了,贤宗陛下却死活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虫卵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什,什么虫的卵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蛊虫卵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心里所有的侥幸都被闺女的一句话,打得尸骨无存了。

    两个总管太监看圣上身子摇摇晃晃要倒的样子,忙扶着贤宗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玉小小眼角颤了两颤,瞧瞧她爹的这点出息。

    大当家跟玉小小嘀咕说:“不对吧?这些虫卵不进人体怎么孵化?藏在箱笼里,没人动,这些玩意儿也能害到人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拿起一个八角小香盒,打开盒开,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大当家和小卫都伸头往香盒里看,香呈膏状,深褐色,看着没什么蹊跷的地方。

    玉小小手指戳一下香膏。

    贤宗猛地深吸了一口空气,用一种赴死的心情问自个儿的闺女:“这香也有问题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问题大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眼前一黑,但还是坚持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混着人血和人肉,呃,也有可能是人体内脏,”玉小小晃着手里的小香盒说:“这不是香,这是养蛊虫的器皿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?”景陌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,”玉小小说:“虽然人肉被剁得很碎,不过我能看得出来,总不能这肉是猪肉吧?人血混猪肉?”

    贤宗一阵一阵地犯恶心,看着庭院花台里的花木看了好一会儿,贤宗才感觉自己好点了,扭头再一看,他闺女还捧着香盒在那里晃呢,“扔掉!”贤宗冲玉小小喊:“你捧着这么个玩意儿不撒手,你想干什么?别跟朕说,你还吃人肉!”

    庭院里的人们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把香盒放回了原处,跟贤宗说:“你冲我发什么脾气?爹啊,我们差点就让莫问这个死秃给全灭了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又急又气,又惊又吓之下,出了一头的大汗,指着傅博远问归宁:“这个混帐你要怎么处置?”他把这个混帐剐了,也不为过吧?

    归宁怒视着傅博远,道:“你先回答景陌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傅博远没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蹲下身,把一只箱笼整个拆散了,看看箱笼的夹层,跟贤宗说:“这里面糊着血肉,应该也是人的,还有骨头渣呢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双手使劲地在衣服上蹭了蹭,刚才他翻过这些箱笼来着。

    贤宗面色发白,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问玉小小说:“你能闭嘴不?”

    玉小小站起了身,跟贤宗说:“我闭嘴有什么用?我闭嘴莫问就不杀你了?这些虫卵要是孵化出来,你这一帝宫里的人就一起等着变药人吧。”

    院中的一个小太监身体软倒在地,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景陌这时跟贤宗道:“世叔,让熊雄这几个人留下,其他的人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贤宗冲院中的太监,大内侍卫,宫人们一挥手。

    庭院里片刻之后,就剩下玉小小这帮子人,景陌还有贤宗,归宁,外加一个傅博远了。

    景陌站起了身,先就问玉小小:“这些箱笼要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血肉是新鲜的,所以他们一定是在进宫之前,将蛊虫卵和麝香放进去的,这种箱笼也一定是他们在进宫之前找人现做的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城里还有莫问的人?!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古记木器店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我怎么听着这个店名这么熟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旁边有家老杨包子铺,我们经常去吃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说老杨包子铺,前海盗们就都知道这个古记木器店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有前海盗说:“公主,你怎么知道这些箱笼是在那家店做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弯腰拎起了一个箱笼,让众人看箱笼的底部,指着一朵雕刻而成的山茶花说:“这是一个古字,想用朵花来掩盖,当我是瞎的吗?”

    景陌走上前细看,玉小小不说,景陌不刻意看,还真看不出来这朵山茶花里隐着一个字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凭一个古字,你就确定是这家店了?”

    “那家店的标记就是这个样子,我怎么可能会认错?”玉小小撇着嘴跟贤宗道。

    大当家跟贤宗禀道:“圣上,公主不会认错的,她进那家店逛过,还跟那家店的老板聊过天。”

    贤宗冲玉小小说:“你还跟个木匠聊天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家店我回回路过,都看不见他家有客人上门,所以我就去关心了那老板一下,卖买不赚钱,不如改行干别的啊。妈了个蛋的,原来他不是做生意的,他是莫问的奸细!”

    景陌和归宁看着公主殿下又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贤宗就想给这闺女跪了,他真的不知道,他闺女平日里还能这么操心!

    “指定是你们带来的红木料不够,拿了老板店里的红木充数,”玉小小看着傅博远说:“你觉得把店里的红木放在箱笼底,再雕上朵花,就能瞒天过海了?那老板人挺小气的,舍不得拿整木出来,正好有些盖了标记的碎木在,就用上了,我说的没错吧?“

    傅博远……,还真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小卫,”贤宗命小卫道:“你带一队禁军,去把这家店给朕封了,一定要把人给朕抓了!”

    小卫领了旨,飞奔着跑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归宁说:“你大表哥妥妥的是莫问的人,你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    公主殿下突然之间的精明,把归宁弄懵了,这货明明连人话都不怎么会说啊!

    见归宁又发呆了,玉小小捉急了,冲归宁喊: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归宁看着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拿手指傅博远,说:“你看他行不?现在我们在说你大表哥的事!”

    归宁喃喃自语了一句: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跳脚了,抱着脑袋说:“我的天,玄武人民能幸福吗?!”

    庭院里的人……,玄武百姓幸不幸福,到底关你这个奉天的公主什么事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r562

    baidu_clb_fillslot("957512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