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1052归宁说,不可能
    “归宁倒是愿意回去,”景陌听了苏昭的话后,跟面前站着的几位道:“只是回去之后要怎么做,我看他现在还什么都不会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沉默,打仗,造反,复国这种事,的确是需要一些天赋的,几位想想归宁,都觉得这位皇子可能连穿盔甲都穿不出一个样子来,指望这位回玄武去力挽狂澜,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顾星朗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,被玉小小拉着坐在台阶上,低声问道:“归宁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指一指那头的偏殿,说:“跟他大表哥在里头玩沉默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那间偏殿。

    景陌这时道:“我们是不是进殿去说话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教归宁怎么带兵?”

    左佑瞥了枫林少师一眼,说:“少师,您别嫌我说话难听,您会带兵打仗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我不会,可我也无国要复啊。”

    左佑……,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贤宗就道:“现在教是不是来不及了?”带兵是教就能教得会的?那人人都能带兵打仗了。

    苏昭看了景陌一眼,跟贤宗道:“教不会,就只能派人去帮他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问:“派谁?我们奉天无将可派。”这话贤宗觉得还是事先说清楚的好,打个莫问他手里的将军就不够用了,再派几个去玄武帮着归宁复国去?这是开玩笑!

    玉小小坐台阶上跟顾星朗嘀咕:“有没有觉得,我爹现在说话越来越直接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心里呵呵了一声,圣上以前给他的感觉也不是这样的,这种变化要“感谢”他媳妇啊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玉小小站起了身来,跟顾星朗说:“他们商量商量他们的,我们去会会归宁的大表哥。”

    偏殿里,归宁跟傅博面对面坐着,傅博远低着头,归宁脸色阴沉,可这人天生对骂人不怎么在行,要归五皇子对着傅博远,也像对着玉小小一样,骂一句你大爷的,这基本上没有可能,所以两个人面对面坐到这会儿了,也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两个前海盗看见玉小小和顾星朗过来了,忙就跟这二位小声道:“到现在五皇子也没跟那个姓傅说一句话,这是不是没戏啊?”

    玉小小小声呸了一声,说:“个怂货,谈不成,他怎么不动手为自己出口气呢?”

    一个前海盗嘴角抽抽着道:“公主,五皇子都动不了,他怎么跟他表哥动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吐口水他不会?”

    两个前海盗……,吐口水这种事,打死归五皇子他也做不出来吧?

    玉小小拉着顾星朗进了偏殿。

    傅博远看见顾星朗,就是一惊,但没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归宁说:“你带星朗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傅博远说:“现在你知道我家小顾没有被软禁了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要不是自己人,要不是死人,你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傅博远一路从玄武走到奉天,顾星朗嗜杀成瘾,景陌求娶玉玲珑之事,他都是知道的。这会儿看着玉小小和顾星朗手拉着手站在自己的前面,傅博远还有什么想不通的?“你,你们,”傅博远震惊于这帮人的胆大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说说吧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归宁问道:“五皇子,你要回玄武吗?”

    归宁说:“我自然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回玄武?”傅博远看向了归宁。

    归宁冷笑,道:“你以为我是个怕死的?”

    傅博远说:“你要向诛日借兵?”

    顾星朗冷道:“玄武已经落入莫问之手,你还要担心玄武落入景陌之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景陌总比莫问好吧?”

    傅博远这时道:“五殿下,只要你不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归宁打断了傅博远的话,道:“莫问不死,我此生难安,我劝你也不要相信莫问的话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给归宁点赞,不会干架不要紧,但人总要有血性的。

    顾星朗跟傅博远道:“你不愿出力也行,至少把玄武的事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说,”归宁看着傅博远。

    傅博远报了几个人名出来。

    归宁听了这几个人名后,脸色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玉小小悄声问顾星朗:“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玄武的大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莫问的人,”傅博远跟归宁道。

    “那份名单上有这几个人的名字,”顾星朗小声跟玉小小说:“看来,景陌派去玄武送名单的人,迟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那外祖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归宁问。

    傅博远腮帮深陷一下,说道:“永生寺,他们都被送去永生寺关押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父皇呢?”归宁又问。

    傅博远回避了归宁的目光,小声道:“陛下驾崩了。”

    归宁又是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眨眼间,父母双亡,玉小小很同情地看着归宁。

    顾星朗突然问傅博远道:“那莫问呢?在你们玄武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傅博远这会儿倒是知无不言了,跟顾星朗说:“我没有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逼你来我们奉天干坏事的?”玉小小忙就问道。

    傅博远说:“永生寺的一个和尚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时从门外走进了偏殿,问傅博远道:“这个和尚的法号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枯骨,”傅博远说:“他身边的人,叫他枯骨大师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枫林少师:“还有人叫这种名的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沉着脸道:“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偏殿里安静了一下,永生寺少师都不认识的和尚,竟然是永生寺里的高僧,这还像话吗?

    “你,”玉小小想吐槽的,却又忍了,说多了都是泪,何必再说呢?

    “这个枯骨武功很高强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傅博远说:“我看过他将手掌贴在人的后心,将这人全身的血液吸干。”

    “吸血鬼啊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傅博远反问玉小小:“吸血鬼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(v?v)

    枫林少师道:“他只能是住在后山里的人,这个人若是呆在寺里,我不可能不知道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啊,”玉小小说:“我看我们就不要纠结这个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枫林少师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顾星朗开口问傅博远道:“归顺了永生寺的兵马有多少?你们玄武的边军也归顺永生寺了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